首页 >> 世界

茶叶扭转岛国命运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2-02-02

撰文/高月娟 摄影/邱衍庆


自然界中,没有其他植物受到的赞誉能比得过茶树——它被称为神赐之物。茶水被誉为肉体的理疗师,饮茶也被视为一种生活艺术。在西方世界的眼中,茶叶来自“神秘的东方”。这是种优雅且广受欢迎的饮料。是热情好客的象征,并令人头脑清醒。日初时分,雾气未消,晨光中的茶园令岛国斯里兰卡更加翠绿;伏贴的沿着山脊起伏,采茶女仿佛乐谱上的音符。最新鲜的叶片由她们的双手采下,背负在她们的肩头送往工厂加工,最后再踏上运往中东和欧洲市场的路途。


      原以为采茶女都是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但当我们真正看到她们的时候,才发现大多是满面皱纹的老年妇女,皮肤因常年被暴晒而比本族人更加黝黑。这些在茶园中采茶的女子大多穿着防晒的白色衣服,手指动作快的几乎看不清,再见那茶树时,已经像被机器收割过一般。然而就是她们,在采茶的日子里,用双手摘下数百公斤的新鲜茶叶,才有了享誉世界的锡兰红茶输送到中东和欧洲市场的后续道路。

      在斯里兰卡著名的红茶产区纽瓦利•埃利亚(Nuwara Eliya),采茶工人大多是来自印度的泰米尔人。据说,因为斯里兰卡人更喜欢稻田里的耕作生活,因此印度劳工成了茶园的主力军。

      薄雾随时改变着光线,一眼望过去,翠绿无边的茶园,零星点缀几个缓缓移动着的影子,这是最让摄影师灵感迸发的画面。仿佛被太多热情洋溢的镜头摄取过,采茶女们在镜头前大多很镇定,手里的节奏却没有停下过。

      这些妇女每天必须摘够22公斤的新鲜茶叶,多余的重量则以每公斤10卢比计入她们1200卢比(约人民币72元)的月工资。然而有资料显示,尽管斯里兰卡的贫困问题在过去三十年内有所改善,但这一地区的贫困问题仍然低于全国平均值。

      在茶园对面的一个木棚里,一个老人坐在小屋门口,窗框上招牌似地悬吊着一串香蕉。在他的对面就有一片茶园,几个采茶女正在忙碌。退休之前,老人曾经担任茶园的监工,每月可以领到3000卢比(约人民币180元)的薪水。退休之后,由于心脏不好,不能再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67岁的老人只得摆起地摊儿卖香蕉,喝着价格极低又劲头十足的茶沫子。我们买了些香蕉之后告别老人,车子上了继续前往蓝地茶厂的山路。

      蓝地茶厂坐落在斯里兰卡的中部偏南的纽瓦利•埃利亚。这间工厂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最早由英国人开办。共有茶园250英亩,年产成品红茶约60000公斤。每当红茶积累到一定数量,茶厂就会将茶叶送到首都科伦坡,与来自其他茶厂的茶叶拼配,再输送到中东和欧洲国家。更多>>




  责任编辑: 兰少赓视频来源: de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