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和宫在“金瓶掣签”制度中的历史作用

雍和宫网站 www.yonghegong.cn       时间: 2008-10-27

将金瓶置于雍和宫并在此掣定内地各大转世活佛的人选,足以证明雍和宫在维护民族团结,加强蒙藏地区与清中央政府关系中所发挥的特殊历史作用。下列档案材料详细记录了蒙古三音诺彦部活佛转世在雍和宫的掣签情况:

“三音诺彦部落署盟长扎萨克多罗郡王库鲁固木札布呈报:查光绪三十年二月间,本部落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棍布扎布圆寂时,呈报大部并饬该商卓特巴,访寻该呼图克图之呼弼勒罕在案。今据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之商卓特巴车伯克多尔济呈称:访得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之呼弼勒罕,系本徒黑人索诺木多尔济之子,津巴车林,现年三岁。黑人塔尔济雅之子,巴札尔,现年三岁。此二子均异常颖悟,笃嗜黄教,气象尤属清洁,识认前辈呼图克图旧用金铃等物。该徒众等心悦诚服,均愿将津巴车林、巴札尔等人于金本巴瓶内签掣。该商卓特巴车伯克多尔济出具印结等因,呈报大部照案转奏,为此呈报。光绪三十三年九月二十四日。”

签掣三音诺彦部落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之呼弼勒罕。

掣出 沙毕索诺木多尔济之子津巴车林 现年四岁

沙毕塔尔济雅之子巴札尔 现年四岁

“员外郎存瑞、笔贴式桂樟谨奏为掣定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之呼弼勒罕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窃据三音诺彦部落署盟长扎萨克多罗郡王库噜固木札布呈报:本部落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棍布扎布圆寂。后经伊徒众寻访得沙毕索诺木多尔济之子津巴车林、沙毕塔尔济雅之子巴札尔均现年四岁,此二子于该呼图克图旧用金铃等件,均能识认,似本师之呼弼勒罕,恳乞由部入瓶签掣等因。呈报前来。臣等查转世呼图克图诺们汗及各项喇嘛等圆寂后,经伊等徒众访出幼子,应为呼弼勒罕者照例呈报理藩部。理藩部堂官会同掌管京城喇嘛印务之呼图克图喇嘛等,缮写名签人于雍和宫供奉之金本巴瓶内公同掣定,作为各呼弼勒罕等因,奏经办理在案。今据三音诺彦部落署盟长扎萨克多罗郡王库噜固木札布呈报:该部落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棍布扎布圆寂后,经伊徒众寻访得沙毕索诺木多尔济之子津巴车林、沙毕塔尔济雅之子巴札尔,均现年四岁,恳乞人瓶掣定等情。臣等核舆例案相答,谨将该二子缮写名签,臣思前期会同护印札萨克喇嘛乌尔吉巴雅尔封人于雍和宫所供之金本巴瓶内。札饬该札萨克喇嘛乌尔吉巴雅尔等讽经三日,臣堃于第三日会同护印札萨克喇嘛乌尔吉巴雅尔将索诺木多尔济之子津巴车林掣出,即请作为咱雅班第达呼图克图棍布扎布之呼弼勒罕。理全恭奏闻,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谨奏。于光绪三十四年二月十八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

雍和宫设置金奔巴瓶之后,据不完全统计,掣签认定了蒙古、青海等地十几位著名活佛的转世灵童。

青海地区佑宁寺、塔尔寺等著名寺院经雍和宫金瓶掣签确认的大活佛转世灵童有:

1.五世章嘉·洛桑图丹达吉(1847—1874)

道光三十年(1850),由西宁办事大臣哈勒吉那呈报幼童,经雍和宫金瓶掣签,从三名中确定一名,同治元年(1862)来京,安禅嵩祝寺。

2.六世章嘉·洛桑丹增坚赞(1875—1888)

光绪七年(1881),由西宁钦差大臣及三世章嘉的弟子选出幼童,呈报清廷,经雍和宫金瓶掣签认定。

3.五世阿嘉·耶喜格桑克珠嘉措(1817—1869)

道光元年(1821)掣出。1827年进京供职,1833年奉旨人藏考察经典,受赐“阿嘉呼图克图禅师”银印一方,1836年回京复命,任扎萨克达喇嘛。

4.六世阿嘉·洛桑丹白旺秋索南嘉措(1869—1909)

光绪五年(1879)掣定。1888年进京供职,任副扎萨克达喇嘛,1894年为慈禧太后祝寿诵经,钦赐黄蟒袍、黑底绣花蟒袍等,接扎萨克达喇嘛。

5.七世阿嘉·洛桑隆多久迈丹贝坚赞(1910一1948)

民国五年(1916),由民国政府蒙藏院副总裁到雍和宫拈礼,会同京师喇嘛印务处副扎萨克达喇嘛在雍和宫掣签认定。1925年到北京供职,曾任北平喇嘛寺庙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青海省参议员,立法委员等职。

6.七世敏珠尔·多杰扎布(1905—1937)

1909雍和宫掣签认定,1913年民国政府加封“广慈弘教净照禅师”名号。1925年到京供职,1932年作为青海各大活佛代表到南京筹建青海七呼图克图驻京办事处,担任处长。

7.十世东科尔呼图克图·噶居嘉措,1893年在雍和宫掣定。

由此可见,雍和宫在清代,为维护国家统一,巩固清王朝同西藏、蒙古地方的隶属关系做出过重大贡献。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充分证明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传佛教各大活佛的转世,必须经过中央政府的批准,历经二百多年的雍和宫足以说明这一问题。

责任编辑: 苏娜

文章来源: 雍和宫

 
版权所有 雍和宫 电子邮件: yonghegong@yonghegong.cn 电话: 86-10-8419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