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戴安娜”纷扰不断 王妃生母呼吁停止情感伤害

石河

     1997年8月31日英国王妃戴安娜在巴黎遭遇车祸,随着她的男友、埃及亿万富翁穆哈默德·法耶德的儿子多迪香消玉陨。世上无数的人为她抛洒了泪水,伦敦戴安娜的住所肯辛顿宫前变成了鲜花的海洋。

    三年过去了,“悲情戴安娜”的纷扰从来没有停止过。每年到了戴安娜的忌日,在她的寝宫前—肯辛顿宫,在她的安息地—斯潘塞庄园,在她的遇难地—巴黎塞纳河畔,都有来自世界各地凭吊的人群,一束束鲜红的玫瑰仿佛向人们诉说王妃的悲情。更有甚者,在车祸发生后不久,穆罕默德·法耶德就向人们表示戴安娜王妃和儿子多迪两人的死亡是预先策划的阴谋。他决心揭开这一切内幕,向世界证明。

    今年,关于“悲情戴安娜”的纷扰似乎更为强烈一些。

    6月30日是戴安娜的生日。这一天,英国伦敦纪念戴安娜花园正式对公众开放。戴安娜的弟弟和朋友,以及王宫内务大臣出席了开放仪式。引人注目的是王室成员没有一人出席,公开的理由是没有给他们发邀请。戴安娜弟弟斯潘塞表示,他对王室成员没有出席并不感到难过。“谁想来就会来,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我的姐姐已经在这里超脱了情感的折磨,这是多么困难。”

    8月30日,美国华盛顿,多迪父亲法耶德的律师举行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法耶德的律师公布了有关那次车祸的最新资料,并揭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戴安娜的电话,并通过最先进的卫星系统,跟踪戴安娜和多迪的行踪,并把所有的监听监视纪录送给了英国情报部门。律师称,他们一直要求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提供这些纪录材料,但是,在英国情报部门的压力下,美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8月31日,法耶德的律师根据《美国信息自由法》,正式起诉美国政府,要求获得与这起车祸有关的信息资料。

    美国中央情报局发言人对此表示,他们拒绝法耶德的指控,那些认为中央情报局对戴安娜进行监听和监视,认为中央情报局参与谋杀戴安娜和多迪,或与这一悲剧有任何关系的说法都是毫无根据的。

    法耶德坚信美英政府和情报部门策划杀死他的儿子和戴安娜。他还声称是真主选择他进行还击。他在接受英国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将接受权力,揭露谋杀的计划,因为真主正在帮助我,可能真主知道,我已受托为世人揭开真相。”

    9月3日,戴安娜王妃的生母弗朗西丝·香德夫人,首次接受记者的采访,向公众谈及女儿逝世对她三年来心灵上的痛击。弗朗西丝·香德夫人表示,戴安娜在巴黎遇难当时,一直没有人通知她到法国陪伴女儿。她慨叹道:“我未能亲赴巴黎把女儿遗体带回家乡,因为无人通知我……我不能送女儿最后一程,更无法将她抱在怀中,对于身为母亲的我来说,这实在是莫大的悲哀。”香德夫人透露,她仅在戴安娜死讯公开宣布前一小时才获悉噩耗,但根据礼仪,她要在一小时后才可通知其他朋友。

    关于为何在女儿去世三年后,她才首次向公众谈起戴安娜。香德夫人说,她对目前有关戴安娜死于谋杀的传言感到十分不满。她不想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再利用她的可怜的女儿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她认为法耶德关于她的女儿戴安娜是被谋杀的说法是靠不住的,她谴责这种说法。香德夫人特别强调,她的女儿之死,除了车祸不会有其它的原因。她说,那种戴安娜和她的男朋友多迪是死于谋杀的说法是“一种虚幻的推理”。她没有发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表明有一个阴谋要杀害戴安娜和她的男友。

    香德夫人表示:“对戴安娜不幸去世,我像蓖子梳头一样,让我的思绪沿着大量的事实从头到尾梳了几遍,没有发现任何根据支持法耶德的说法”。“现在有些根本没有见过戴安娜的人也突然煞有其事地说,戴安娜曾经干过什么,戴安娜想干没有干成什么。”香德夫人说,现在商店的橱窗里到处都贴满了戴安娜的画像,此情此景迫使她每每把头扭过,以免心中受到更重的伤害。她认为,这一切表明,许多人们明面上是纪念戴安娜,实际上是利用死人捞取金钱。

    香德夫人对这一次又有人提起戴安娜之死感到相当悲愤。她说:“这种对我情感上的伤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情感伤害对我来讲,就好比做大手术时,没有麻醉师,其痛苦是没有任何言语可以描述的。”她表示:“我说这番话并不表明我的愤怒,我的泪已经流干。我也不是乞怜,我从来不需要怜悯。我只是想证明,有那么多伟大和善良的人们,他们只是平静地面对这件不幸的往事,并经常地不嫌麻烦地给我写信,表达他们的关心和祝福。”

    对香德夫人的这番话,法耶德通过他的发言人表示,香德夫人可以保留她的看法,但是,无论怎样说,在这个悲剧的整个过程里存在着许多问题没有回答,有许多情况没有搞清楚。“请不要忘记我的儿子也已经死了,只要真情不搞清楚,我就不会罢休。”

    (光明日报2000.9.7.)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