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电力危机与布什能源政策

    5月18日布什签署行政命令,开始实施前一天公布的一项综合性的新的全国能源政策。这一以增加供应为核心的能源政策提出了105项建议,主要内容包括增加石油、天然气、煤炭和电的产量,加强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在今后10年内投入100多亿美元鼓励节能和能源开发等。

    “能源危机”将打击美国经济

    石油价格上涨,电力供应不足,不仅将造成今年夏天加州甚至纽约市的限电危机,更将打击已疲弱不振的美国经济,危及企业经营。

    1998年至2000年,美国的电力消耗增加39%,今年虽然经济减缓,但预估电力的消耗仍将再增加9%。对企业来说,电力消耗量增加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自1998年以来,能源价格暴增达2000亿美元。

    美国《商业周刊》企业名单中,超过800家的企业将整体经营获利大跌26%的主要原因,归咎于能源价格上涨,导致经营成本增加,造成近十年来获利最大跌幅。少数能在这波能源危机中脱颖而出的,只有能源公司和他们的投资银行。

    另一方面,油价与电价上涨,加上部分地区轮流限电将增加民众的不安,尤其失业人数日增,股市下跌,将使民众减少支出,对已疲软的经济无异是雪上加霜。

    布什说,“如果我们的计划不能在国会通过,美国人将面对更多的拉闸限电”。

    惟一可以让布什喘口气是的,美国的能源工业一片繁荣,私人企业今年将新修4300英里输油管,发电厂在今后18个月计划新增9万兆千瓦发电能力,私人企业已经回应了市场,而布什先生还希望帮它们寻找解决美国能源问题的长期方案呢。

    “能源危机”出路何在?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麦克法登在评论加州电力危机时戏谑说,那些学不会供求这两个字的人名叫政治家,他指出加州将零售价格冻结并用政府资金补偿是把事情误导到危险的方向,这种政策不是鼓励节约而是让加州被玩弄于德州发电商的股掌之间,这比电力不足还要糟糕。自愿节电不可行,解决危机只有允许供求关系来操纵市场,尤其是运用真正的高峰用电价格达到鼓励用电大户或是将电力买回给电力系统才是消除电力压力的有效办法。

    控制需求、增加供给、减少政府的干涉,任何一个试图解决目前“能源危机”的计划都必须诉诸这三条途径。

    任何一种事物都是短缺的,即便我们呼吸的空气、引用的水,以及居住的土地莫不如此。但是,只有在价格无法行使其在市场上的职能的时候,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危机”——需求大于供给。

    当价格机制运作的时候,结果就会大不相同。能源价格的上涨将迫使终端用户减少能源使用量,并寻找大量的替代能源。

    28年前,第一次石油危机的时候,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在1973年开始了石油禁运,随后,到1974年年底,原油价格已经增长了300%。禁运开始的时候,欧佩克控制着全球原油产量的60%。非石油输出国家组织成员(经合组织)的原油年产量只有26亿桶。

    当时,飞涨的油价的确使人感到了切肤之痛,但是,与此同时,这也促使人们开始疯狂寻找新的产油区和新的能源。很快,北海、阿拉斯加的North Slope,以及墨西哥都成为了新的石油产地。从页岩中开采石油的技术也开发出来。液化煤气、地热、太阳能和核能等替代能源也进入了试验阶段。

    到1980年代早期,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在世界市场上的份额已经降至30%以下,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原油产量则增长至36亿桶。

    同时,普通人开始青睐节能型汽车,并且减少了驾车时间。平均每部汽车每加仑汽油行驶的里程从1973年的13.4英里增加至十年后的17英里,增幅达到27%;平均每部汽车年行驶里程减少至9118英里,降幅8%。这样的结果是平均每部汽车年耗油量从十年前的737加仑减少至534加仑,降幅28%。从那时起,每加仑行驶的英里数还在进一步增加,目前已经达到了21.6英里。虽然去年每部汽车的平均行驶里程达到了1万1870英里,但是,我们使用的汽油数量只有549加仑,较之1983年只上升了15加仑。

    这些进展已经与供应方面的因素无关,那么,其原因在哪里呢?正是在于政府没有像1970年代那样对价格和供应管道进行管制。

    自从布什就职以来,欧佩克今年两次减少石油日产量,总数为每天减产250万桶,原油价格升至28美元每桶。而美国在过去20年中没有新建炼油厂,因为炼油赢利低。销售商把赌注压在欧佩克会增产上,他们忽视了建立石油储备,对市场判断错误的结果是最近两年,天然气、石油、家用取暖油和其他石油精炼产品的储量急剧下降,油价一路攀升。

    所以,无论对于能源危机,或者是其他任何问题,自由市场重新调整供求关系都是惟一有效的解决方案。

    瑞银华宝公司的专题报告“全球电力改革的立法和监管问题”提出,全面的电力行业改革规划至关重要,整个电力行业改革的规划和实施应该是全面而综合的。电力市场改革的核心原则是使市场价格信号能够引导经济行为,有效的价格信号可以促进行业效率的提高、产业投资的发生和政府社会政策的推行。而且,建立透明度高,电力行业专有和独立性的监管体制十分必要,所有行业监管设计都必须充分体现该市场的具体情况。

    高盛公司认为,电力行业重组应使股东价值、服务质量和价格水平达到最优平衡,实现三方总价值的最大化。加州电力危机是设计错误的市场结构和有缺陷的监管框架的必然结果。

    美国著名产经分家家詹姆斯·弗拉尼甘指出,“加州电力危机并不意味着电力改革的终结,电力产业正处于一个漫长的改革过程。这和电话业务没有什么不同,而电话业务在过去20年已经发生巨大变化,AT&T在美国的垄断地位被打破,而在海外的州立电话公司也被分拆。尽管上一代电话巨头们逐渐削弱,有的甚至破产,那段时间还是涌现了大批全新的技术和全新的公司。现在,电力产业很快就要进入那样一个充满机遇和风险的阶段。而这正是投资者认为电力产业令人兴奋的原因。”

    《中国经济时报》 2001年5月25日

    

相关新闻
布什将为美国带来哪些变化?
布什解决能源危机方案受抨击
美国总统布什公布国家能源政策
评布什的新能源政策出台
布什引爆了“能源炸弹”
加州长怒揭电价黑幕:抬价者多为布什哥们
布什在耶鲁发表讲话:成绩差不用怕,将来可以当总统
华裔成为美国加州最大的亚洲族群
参议员杰福兹“跳槽” 布什将丧失绝对权力
美国第一家庭的女儿们
布什政府表示将与朝鲜展开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