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 推荐朋友 ] [ 进入论坛 ]
您的位置: 首页>>国 际>>博览>>史海漫游
我是赛珍珠——从中国到诺贝尔文学奖(图)
中国网 | 时间: 2007-03-09  |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

《大地》在中国的命运:集体封杀?

赛珍珠的《大地》在中国的命运是耐人寻味的,鲁迅、巴金、茅盾、胡风等人都不喜欢其作品,这是集体封杀还是另有隐情?是我的地盘我做主还是文人相轻?

1932年,中译本《大地》在中国问世。《大地》受到许多人的好评。鲁迅也阅读了《大地》。1933年11月11日,《申报•自由谈》上发表了姚克《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一文后,鲁迅致信姚克,说:“先生要作小说,我极赞成,中国的事情,总是中国人做来,才可以见真相,即如布克夫人(笔者按;即赛珍珠),上海曾大欢迎,她亦自谓视中国如祖国,然而看她的作品,毕竟是一位生长中国的美国女教士的立场而已,所以她之称许《寄庐》(笔者按:《寄庐》系美国女作家诺拉•沃恩所作),也无足怪,因为她所觉得的,还不过一点浮面的情形。只有我们做起来,方能留下一个真相。”

毋庸讳言,多少年来,人们对赛珍珠的译介与评论始终持低调乃至不屑一顾的态度,不能不说鲁迅的评论起了重要作用,以致后人对赛珍珠的评价沿袭了从概念到概念的批评,极大地妨碍了对赛珍珠的全面认识与客观评价。其后,《大地》虽于1938年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中国文艺界仍以鲁迅先生对《大地》的评价为准,赛珍珠及其《大地》热,半个世纪内再也没有在中国出现过。

茅盾在《给西方的被压迫大众》一文中,批评赛珍珠的小说歪曲了中国农民的形象。胡风也不满意《大地》里的中国,他认为《大地》的内容“是被一个略带架空色彩的故事贯穿着的” 。胡风认为,赛珍珠把握不了中国农村的经济结构,不能揭示中国农民悲剧命运的根由,忽略了中国与帝国主义间的矛盾,而去美化外国人。所以,胡风得出结论说,“《大地》虽然多少提高了欧美读者对于中国的了解,但同时也就提高了他们对于中国的误会。”

巴金对赛珍珠也持厌恶的态度。他在《鲁迅风》上曾坦率表白“我从来对赛珍珠没有好感……她得了诺贝尔奖金以后还是原来的赛珍珠。”所以,当曾经认为赛珍珠何足道哉的朱雯受商业利益的鼓励而加入抢译《爱国者》的队伍,并一改初衷,吹捧这本书时,巴金拍案而起,质问道:“我不明白赛珍珠女士的《爱国者》为什么会被中国(上海)作家和出版家注意。我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文化人’抛开别的更有意义的工作,抢着翻译一本虚伪的书。” (不过,赛珍珠和中国的其他一些高级知识分子例如老舍,关系不错。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徐志摩是她的好朋友,有些人还认为他们之间有恋情)。

后来,当好莱坞米高梅电影公司(MGM)于1934年在中国拍摄根据《大地》改编的电影,南京政府官员也表示了不满,尤其是对《大地》描写了饥寒交迫的农民、小老婆、土匪抢劫等情节恼羞成怒。政府官员决心阻止拍摄任何让他们感到尴尬的镜头。按照赛珍珠的说法,他们“指派一个村庄给电影公司,坚持要求女人都穿上干净的衣服,头上插着鲜花。他们也反对电影中出现水牛,他们认为这会让中国看着像中世纪一样落后,他们想用拖拉机替换,虽然这时候在整个中国只有两台拖拉机” 。最后,赛珍珠指责政府代表在摄制组离开中国时,焚烧了上海的摄影棚,往电影胶片箱子上泼硫酸。电影胶片到了美国后几乎全部得重新拍摄。

赛珍珠与林语堂:皆因版税断情义

从林语堂跻身世界文坛的起点之作《吾国吾民》开始,赛珍珠就一直是林语堂图书的出版人。当时,她的《大地》已畅销世界,40万美元的版税,使她成为一个富有的女人。

事实上,林语堂未到美国前,还只是赛珍珠的特约撰稿人,直到赛珍珠不满于那些写中国题材的外国作家的作品。而林语堂正是在这样的契机和鼓励下,化10个月时间创作了《吾国吾民》,问世后,即在当年美国畅销书目上名列榜首,终于在美国一举成名。《吾国吾民》得到了3万美元的版税(林语堂拿到了6000元版税)。

自此,从1935年到1953年的18年间,赛珍珠所在的约翰•黛公司先后出版过林语堂的《吾国吾民》(1953)、《生活的艺术》(1937)、《京华烟云》(1938)、《风声鹤唳》(1941)等12部著作。不过在1953年之后,林语堂突然有了一个大发现——

依照惯例,一本书的海外版及翻译版的版税,原出版公司只抽10%,而约翰•黛却一直按50%抽取,并且版权还不属于林语堂,而是仍属公司所有。林语堂的书在约翰•黛出版后,往往又被译成多国文字,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出版发行,销路也都不错,这样一算,这么多年来,林语堂觉得吃的亏着实不算小。

还有一件让林语堂如骨鲠在喉的事情是,在他全力研究中文打字机而将全部积蓄10多万美元花光后,曾向赛珍珠借钱,但赛珍珠并没有借钱给他——这大大刺痛了林语堂的自尊心,他觉得受了污辱。一向精明强健的林太太在此打击之下,也竟至精神焦虑,夜里失眠,常常啼哭,并且成天嘟囔着:“我们没有钱了,我们欠人家钱……”

也许,赛珍珠夫妇是以西方的文化价值观念来看待自己与林语堂的关系的:朋友是朋友,赚钱是赚钱,朋友的钱照赚不误。

1954年,林语堂要去新加坡出任南洋大学校长。离美前,他从纽约给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赛珍珠夫妇打电报辞行,而对方居然置之不理。这时伤透了心的林语堂,意识到他们之间已情断义尽,决定就此绝交。

幽默大师林语堂。林语堂在西方文坛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要得益于赛珍珠的帮助,可惜两个人后来却因小事反目成仇,形同陌路。

回家只在一步之遥

在赛珍珠将近80岁时,心中一直想的是回中国一趟。1934年赛珍珠回到美国,但是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和结婚17年的丈夫约翰•洛辛•布克(John Lossing Buck)离婚,当天在雷诺(Reno)嫁给了约翰•戴出版公司总经理、《亚洲》杂志主编理查德•弗•威尔士,这在当时引起众人的非议。直到1970年,赛珍珠已经有将近40年没有踏上中国的土地了,在这期间中国经历了日本侵略,内战,和共产党的胜利。

在那段中国与美国还没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岁月,美国人根本不可能访问中国。但1971年由乒乓外交的中美关系的解冻让她看到了希望,她给他认为能够帮助她搞到访问中国的邀请函的任何人写信,包括尼克松总统。1972年2月,在尼克松总统访华后,赛珍珠信心十足地向美国媒体宣布,她也要尽快访华。为此,她还同意主持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为配合中美关系解冻而播出的专题节目“重新看中国”。1972年5月,她终于收到中国政府通过前国务院官员转交的回信:

亲爱的赛珍珠女士:

来信收悉。

考虑到长期以来您在著作里采取歪曲、攻击、谩骂新中国及其领导人的态度的事实,我被授权告诉您我们无法答应您访问中国的请求。

您的忠诚的,

二秘H. L. Yuan

赛珍珠惊讶得目瞪口呆。

回家的路是如此艰难,不幸的是就在赛珍珠离它只有一步之遥时,却永远倒下了。1973年3月6日,享年81岁的赛珍珠逝世于佛蒙特州丹比城。在一个简短的非宗教仪式后,赛珍珠被葬在了离她的宾州住宅几百米处的一棵白蜡树下。她自己设计的墓碑上没用一个英文字母,只是铭刻了“赛珍珠”三个汉字。她选择使用汉语和她早年的名字来永远代表自己,可说是意味深长。

据说,当赛珍珠被安葬时穿的是一件她平生最喜爱的中国丝绸旗袍,也许她要穿着它回家。

墓碑上的名字。赛珍珠的墓碑上没有任何墓志铭,只有她亲笔写的这三个中文篆字“赛珍珠”。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相 关 新 闻
· 与赛珍珠为邻
· 赛珍珠:中国味的洋小说家
· 赛珍珠、斯坦贝克小说中的华人
· 七十年后美国今秋重温赛珍珠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乐购
我要网上开店
我要购物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