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斯大林“热”及其误读 郑异凡  
 

近年来有人说俄国出现“有组织的重评斯大林”,其实这是对近年俄国出现的斯大林“热”的误读。我和一些同行问过俄国的历史学界和社会学界的多位学者:在他们国家是否出现“重评斯大林”的热潮?回答都是否定的。

不过,俄国确实出现了某种斯大林“热”。究其原因,有下列几点:

首先是同连续出现的纪念日有关:2003年是斯大林逝世50周年,2004年是斯大林诞辰125周年,为此俄国各报刊纷纷发表文章,谈论斯大林的功过。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周年,二战的胜利自然离不开主角之一的苏联和斯大林大元帅。

其次,还有社会心理原因。苏联解体后超级大国地位丧失,社会秩序混乱,社会福利减少,生活艰难,贪污腐败盛行,引起各阶层的不满。这就引发对故去大国地位的怀念,对低水平然而是普遍的社会福利的怀念,对以前相对廉洁的社会的怀念。此外还有对苏联这个联盟国家的怀念,由于苏联的解体,许多家庭变成了“一家多国”,亲戚来往成了国际交往,平添了许多困难。这一切都引发了人们对斯大林时代的记忆。而人们的记忆往往是记住好的,忘记坏的。人们的习俗也往往是对逝者多说好话,少说坏话。在国力衰落,社会秩序混乱的情况下,人们一直希望有一个像斯大林那样的铁腕人物,来重振河山。

这些现象在民意调查中得到一定的反映,因此我们看到有不少被调查者说斯大林的好话。例如去年尤里·列瓦达分析中心在斯大林诞辰125周年前夕公布的材料表明,29%的人认为,不管他有多少过错和罪行,最重要的是在他的领导下,取得了战争的胜利。21%的受调查者认为斯大林是一位“英明领袖”,使苏联走向强大和繁荣。有16%的人认为,“我们的人民少不了斯大林这样的领袖,迟早将出现一位斯大林式的人物,建立起秩序”。只有31% 的俄国人认为斯大林残酷,是没有人性的暴君,是造成数百万人丧命的罪人。

不过民意调查反映的只是民众的一时情绪和看法,是即兴发表的意见,而不是科学的研究结论。正因为如此,其提供的数字并不稳定,而是不断变动的。可姑妄听之,但代替不了科学研究的结论,否则一个人物的评价就可以看民调或者由选票来决定了。

当前的俄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各种意见、看法都可以自由表达。有反斯大林的报刊,也有为斯大林辩护的报刊,甚至有专门的“拥护斯大林”的网站,反斯大林的和为斯大林辩护的文章可以看到。有人反对,有人赞扬,这本来是正常现象。但是如果把肯定斯大林的言论收集在一起,说俄国出现“有组织的重评斯大林”的现象,就未免牵强。试问,在“言论自由”的俄国,目前谁有力量和本领去组织“重评”斯大林?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做不到,俄国总统普京也做不到。有学者指出,当局同右翼和左派都保持同样的距离,这是意识形态问题,他们不感兴趣,他们是非常实用主义的。

对各种言论应当持分析的态度。例如《参考消息》(2004年12月24日)刊登的一篇题为《政权党领袖呼吁重新看待斯大林》的文章报道,俄国杜马主席格雷兹洛夫认为,对斯大林的态度应该改变,因为“作为国家领导人,他在伟大的卫国战争期间做了大量工作,是雅尔塔、德黑兰等地举行的会谈的领导人,因为这些会谈才有了第二战场的开辟”。不难看出,他这里涉及的仅仅是斯大林在卫国战争中的作用问题,而不包括斯大林的全部,格雷兹洛夫说得很清楚:“在国内政策方面他所采取的那些过激行为并不光彩。”至少这里看不出是全面重评!

《参考消息》对这篇文章的报道是不全的,还有误译。报道说:“要求重新评价斯大林历史作用的呼声在俄国政治家和百姓中引起了震动。”这句话准确的翻译应当是:“政治家和俄国公民要求这样重新评价斯大林的作用确实使专家感到震惊。”是使专家感到震惊!接着是几位专家的评论。独立议员弗·雷斯科夫评论说:“这完全是发疯。”他说,“社会的多数人有权持错误的观点,但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抓住”斯大林时代的稻草,只能更快地沉到水底。高等经济学院学术领导人叶·亚辛持同样的立场:“斯大林的形象越来越远地走进历史了。人们记住好事,忘掉坏事。这是人类心理的特性。人们只是评价当今周围所做的东西,而较为宽容地对待过去的事。对人民来说,斯大林首先是战争的胜利。”“至于把几百万人‘投入’泽劳弗高地,关于非战争时期的其他牺牲者,我就不讲了,这说明在我们这里人的生命是不怎么值钱的”。

前两年俄国出版了轰动一时的卡尔波夫的《斯大林大元帅》一书。此书今年有了中译本。中新社报道说,这是“迄今为止比较全面、客观地记述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著作”。实际上,这本书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作家的政论性的著作,许多论断缺乏根据。举一个例子,作者把十月革命和革命胜利后直至20年代的一段时间写成一批“犹太复国主义者”操纵苏联的政局,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同斯大林的斗争。这样解释历史能叫全面客观吗?

前些时候看到一个有关卫国战争的纪录片,解说员说,普京已经下令把伏尔加格勒城恢复旧名“斯大林格勒”,还就此发了一通议论。实际情况是,红场旁边离无名烈士墓不远有一个卫国战争胜利纪念塔,塔上列有英雄城市的名字,过去写的是伏尔加格勒,为历史真实,恢复为“斯大林格勒”。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举措,并不涉及重新评价斯大林。为纪念雅尔塔会议,有人建议搞一个三巨头(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的雕像,有人就认为要重塑斯大林的金身,为他恢复名誉了。实际上,这不过是纪念二战的一个举措罢了。

对俄国出现的各种现象,需冷静地看待。从苏联时代起到现在的俄国,谁也没有否定过苏联的卫国战争,只是对斯大林的作用有不同的评价,出现这种现象是正常的,因为斯大林本人的表现和各种措施并不是无可指责的。从总结教训来说,对斯大林在战前、战争中和战后的表现进行实事求是的研究和分析是必要的。

关于斯大林的评价已经争论了半个世纪,看来还会继续争论下去。不过就我们中国而言,基本评价还是有的,这就是邓小平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对斯大林的多次评论,如说列宁的新经济政策的思路比较好,后来苏联的模式僵化了;十月革命后一些侵害中国的事情,如雅尔塔秘密协定等都是斯大林时期发生的。

当然,斯大林的功过是非,是历史学家的一个长期课题,需要历史学家以及有关专家根据历史事实,依据可靠的档案资料,进行深入的客观的研究,才有可能得出较为符合历史的结论。俄国、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学者都在做这件事,出了不少著作,但离得到大家认同的结论还早。例如莫斯科历史学家茹科夫在一本专著中提出一个论断,说斯大林在30年代中期曾经想搞“自由化”,使共产党同政府和经济管理分开,实行普遍平等秘密的差额选举制,等等,还说那时存在一个所谓“线球”(клубок)阴谋。对此学者反映谨慎。一方面否定“自由化”的可能性,同时认为对“阴谋”的说法,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需要依据事实研究。

归根结底,斯大林的功过是非只有历史才能做出最后的裁决。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