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史学 社会 人生 文玖  
 

——谈为什么要学习历史

为什么要学习历史,这似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而且对于它,人们也能够给出多种答案,如历史知识能够增长人的智慧,学习历史能够提高治国安邦的本领,学习历史有益于个人的修养等等。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学习历史还会有不同的作用。所以,肯定性的答案能够给出很多。然而,在西方,受后现代思潮的影响,出现了所谓的后现代史学。后现代史学具有否认历史的客观性、真实性的倾向,对历史学的功用和价值也提出了质疑。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对为什么学习历史这样一向勿容置疑的问题也感到困惑了。

其实,后现代史学对历史客观性的否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一百多年来,西方的相对主义史学思潮一直都说,历史有历史学家的主观因素在里面,历史学不是科学;还有的史学家甚至用挑衅似的语言说:“历史是历史学家制造出来的”。在中国,近代以来,也有历史相对主义思潮出现,这当然与西方的思潮有联系,但是在整个史学界,它始终没有占据主导地位。学习历史的意义,已经受到千百万人民群众个人经验的证实,受到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实践的证实。

党的几代领导集体都非常重视历史,号召全体党员学习历史,指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尤其要重视学习历史。在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深感历史知识的重要性,并把它提到关系革命事业能否成功的高度。他说:“指导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的政党,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于实际运动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学习我们的历史遗产,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给以批判的总结,是我们学习的另一任务。我们这个民族有数千年的历史,有它的特点,有它的许多珍品。对于这些,我们还是小学生。今天的中国是历史的中国的一个发展;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对于指导当前的伟大的运动,是有重要的帮助的。”邓小平把历史经验比作“宝贵财富”,他的政治智慧与深邃的历史意识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在他的讲话和文章中,处处闪耀着历史总结的光芒。他在论述撰写《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时,指出历史认识对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具有重大意义。在与戈尔巴乔夫的会谈中,他谈到近百年来的中国史,谈到了近几十年来,中国人感到对中国的威胁从何而来。邓小平为什么要讲这个历史?他说“讲清这个问题可能对解决遗留下来的问题,对弄清‘开辟未来’的某些概念有好处,所以值得讲一讲”。这是说,国家之间的交往重点是向前看,朝友好的方向发展,但必须尊重历史。只有对历史有正确而清醒的认识,未来的友好关系才有可靠的基础。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也多次讲到历史学习的重大意义。

学习历史、从历史中取得借鉴,是人类社会一个永恒的课题。自进入人类社会以来,人类就知道向历史学习了。梁启超20世纪20年代讲中国历史研究法,在讲到史学的起源时,对史学的最初形式作了想象的描述:“当人类之渐进而形成一族或一部落也,其族部之长老,每当游猎之隙暇,或值佳辰令节,辄聚其子姓,三三五五,围炉藉草,纵谈己身或其先代所经之恐怖所演之武勇等等。听者则娓娓忘倦。”也就是说,最初的历史形式是传说故事。人们通过这些传说故事,就能够从历史中汲取智慧。“史”的产生,是人类社会的大事。一般动物也有记忆和模仿的本能,但它没有知识,它不能将第一代所积累的经验传至二代、三代,这是因为动物没有“史”。人类则不然,先代的生活经验,能以记诵或记录的形式,留传后世,历数百年数千年而不失坠。人类文明之所以不断进化,“史”的作用可谓大矣。完全可以说,历史意识的产生和历史记载的出现,是人类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的一个重要标志。

“中国‘历史作家’的层出不穷、继续不断,实在是任何民族所比不上的”。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中,通过与其他国家的横向比较,得出这样一个认识。的确,中华民族历来就有治史、学史、用史的传统。西周时期的周公就提出“殷鉴”思想,司马迁作史,意在“述往事,思来者”。历史学家大都怀着匡世救俗的责任感,来研究和写作历史著作。对于历史的价值,唐代的史学评论家刘知几讲的十分精彩,他说:“史之为用,其利甚博,乃生人之急务,为国家之要道,有国有家者,其可缺之哉?”

史之有用,大概谁都否认不了。至于为什么有用,中国传统的史学理论很少上升到科学理性的高度,回答这个问题。20世纪20年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奠基人李大钊,以唯物史观为指导,讲述史学理论,指出:“横着看人类,便是社会;纵着去看人类,便是历史。历史就是社会的变动。”从而指出了历史与社会的关系。西方生机主义哲学提出,历史为进化而存在,为生机开展而存在,历史具有生命性,认为历史、现实、未来都是一线下来、有机联系的。这一点与唯物史观的认识有相通之处。据此,我们可以认为,“历史”具有二重性的特点:一方面,历史是过去的事情,过去的事情就一去不复返了;另一方面,过去的事情虽然形式上过去了,但它的精神,它的影响有很多遗留下来,对现实、对未来产生这样或那样的作用。所以,如何认识历史,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纯粹的认识论或知识论的问题,而是关系着如何处理现实和开辟未来的问题。同时,由于历史与现实、未来有这种割不断的联系,所以,探索过去,对了解现在、预测未来是有帮助的。《易传》中说“彰往而知来”,道理就在这里。

认识历史,必须通过历史学才能实现。历史学是人文社会科学当中的一门基础学科,也是关乎人的素质修养的学问。无论从事科学研究,还是了解社会现实、制定各项政策、提高个体人文修养,离开了历史学,都是没有根基的。80年前,李大钊说过:“研究历史的趣味的盛行,是一个时代正在生长成熟、正在寻求聪明而且感奋的对于人生的大观的征兆。这种智力的老成,并于奋勇冒险的精神,不但未有以消阻,而且反有以增进。”他认为,“立在过去的世界上,寻出来的新世界,是真的,实的,脚踏实地可以达到的”。他把历史比作“时”在人生世界上建筑起来的一座高楼,登之愈高,无限的未来世界,才能看得愈加清楚。史学对于人生修养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史学能够陶炼人们科学的态度。所谓科学的态度,一是尊疑,一是重据,而史学即以此二者作为宝贵的信条。史学这种求真的态度,“熏陶渐渍,深入于人的心性,则可造成一种认真的习性”,以这种态度求学,则真理可明;以这种态度作事,则功业可就。“这种科学的态度,造成我们脚踏实地的人生观”。李大钊这些话,虽很朴实,却意味深长,值得重温。

由此可见,一个国民,不能没有一定的历史知识;一个领导干部,更不能忽视历史学的修养。一个民族,只有重视历史,她才具有高度的自我发展意识,才能胸怀宽广,视野开阔,才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