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军事改革的精英——克劳塞维茨 夏征难  
 

在西方,说到战争理论,不能不提到《战争论》。该书自1832年面世以来,已再版20多次,各种译本在世界范围广为流传,被推崇为西方资产阶级军事理论的奠基作,并把它奉为军事院校的教科书和军官的必读书。

1808年普鲁士军队实行大改组时,克劳塞维茨就任军事改革委员会主席办公室主任,积极协助沙恩霍斯特将军主持的军事改革工作,起草了许多重要的决策性文件。

当时,普鲁士军队的军官普遍老化,训练墨守成规,装备在欧洲是最差的。为维持这样的军队,普军主要靠实行全欧洲声名狼藉的体罚。士兵稍有过错,就要遭到耳光、军棍以至夹鞭刑。

针对这种情况,沙恩霍斯特和克劳塞维茨从管理制度、征兵体制、训练方法,以及装备改进等一系列问题上,对普鲁士军队动了“大手术”,包括改革兵役制,在普军中以义务兵制取代雇佣兵制,以普鲁士人取代从各处招募的外邦人,废除体罚,废除贵族在军队中的特权等。尽管军事改革困难重重,但在沙恩霍斯特和克劳塞维茨等人的努力下,还是取得了重要进展。旧的军事体制被打破,新的军事体制开始建立;不称职的军官被清除,每个士兵不问家世和出身,而靠知识和勇敢都可获得晋升的机会;速成兵制度使新军得以建立,军事训练得到加强,民众的尚武精神也空前强烈。

1809年秋,克劳塞维茨调到总参谋部工作,并参加了整编后的军队为期3周的秋季演习,丰富了他在部队指挥方面的实际经验。1810年夏,克劳塞维茨在总参谋部晋升为少校,并被任命为柏林军官学校战略学和战术学教官,同时还担任给15岁的王太子讲授军事课的任务。这样,他又有机会对自己积累的知识和经验从理论上加以概括。在他为此而准备的8本总计244页的讲授提纲中,已经初步勾勒出其战争学说的大致轮廓。

1818年5月9日,克劳塞维茨被任命为柏林军官学校校长。同年9月晋升为少将,时年38岁。

克劳塞维茨原想以沙恩霍斯特的精神培养未来的指挥官,以使他们能胜任所面临的伟大任务。然而,让克劳塞维茨大为失望的是军官学校的校长是一个只管行政不得过问教育的职位。

在军官学校,别人在教课,他却只能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处理单调得令人窒息的例行公事:审核履历表,处理违纪学生,安排入学和毕业问题等。每天早晨,副官进来,不声不响地鞠个躬,呈上公文,很少有事需要讨论。克劳塞维茨经常默默地签署各类文件,若碰到不合意的呈文,便立即涂了重写。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使得他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而痛苦。

此间,克劳塞维茨常常和妻子玛丽在好客的格乃泽瑙家中与一些可以信赖的朋友聚会,开诚布公地交谈,其中有黑格尔、施特芬斯、劳赫、申克尔,以及格德的女友玛莉和其他许多精神世界的代表人物。慢慢地,一项计划逐渐在克劳塞维茨心中孕育成熟:著书立说,把自己的思想和想说的一切写下来留给后世。于是,他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著述工作。

起初,克劳塞维茨采取“孟德斯鸠研究问题的方法”,只是把对问题的想法写成简短的格言式的篇章,也就是他所说的“谷粒”,随着研究的深入,他把这些短文串起来,发展成长篇,并力求把多年思考的结果总括为一部使人经常翻阅的著作。

在克劳塞维茨看来,写一部有思想、有内容和有系统的战争理论并不是不可能的,但却决不能写那些人人都知道的、谈论过千百遍的、已为大家接受的泛泛的东西。为了避免用罗嗦的语言吓跑有头脑的读者,避免在少数好东西里掺入清水,冲淡它的美味,他宁可把自己对战争问题经过多年思考而获得的东西,把自己同许多天才人物交往中和从自己的经验中获得的明确了的东西,铸成纯金属的小颗粒献给读者。

为了从战争的广度和深度去阐明战争的本质,为了最大限度的弄清这个问题,克劳塞维茨阅读了大量前人和同时代的哲学、历史和军事理论著作,依据自己的作战经历,认真回忆了历次战争经历,并悉心研究了130多个大大小小的战例,撰写了论述荷兰独立战争、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战争、路易十四战争、腓特烈二世战争、拿破仑战争、1812年卫国战争,以及1813年德意志解放战争等许多战史研究的评论,还整理总结了自己所亲身经历的几次战争的经验,写下了许多重要的战史著作。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综合提高,使之上升为系统的军事理论。其名著《战争论》就是这样产生的。

克劳塞维茨注意运用德国古典哲学的辩证法考察战争问题,阐发了一些“在战争理论中引起一场革命的主要思想”:

“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

“政治意图是目的,战争是手段,没有目的的手段永远是不可想象的。”

“政治贯穿在整个战争行为中,在战争中起作用的各种力量所允许的范围内对战争不断发生影响。”

“消灭敌人军队和保存自己军队这两种企图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它们是相互影响的,它们是同一意图不可缺少的两个方面。”

“不管军事行动从现象上看多么简单,并不怎么复杂,但是不具备卓越智力的人,在军事行动中是不可能取得卓越成就的。”

“知识必须变成能力。”

“军队的武德是战争中最重要的精神力量之一。”

“一般说来,民众战争应该看作是战争要素在我们这个时代突破了人为的限制的结果,看作是我们称之为战争的整个发酵过程的扩大和加强。”

“防御这种作战形式决不是单纯的盾牌,而是由巧妙的打击组成的盾牌。”

“数量上的优势不论在战术上还是战略上都是最普遍的制胜因素。”

战争理论应该“培养未来指挥官的智力,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指导他们自修,而不应该陪着他们上战场……”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