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当前文学研究中的学术失范与规范 刘忠  
 

    当前文学研究中的学术失范现象十分严重,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技术层面上的体例残缺、不加引注、少引注、过度引注等。二是道德层面上的不尊重前人和同时代人,采用隐匿学术源流、东拼西凑、伪装删改等手段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三是内容或精神层面上的缺乏原创,一些研究成果虽然符合基本学术规范,也不存在明显的抄袭或剽窃现象,但因为学养的不足、积累的不够,大多停留在低水平的重复阶段。学术失范现象的存在不仅破坏了正常的文学环境,而且背离了文学研究的自由精神,导致文学研究要么沉溺于观念的自我言说,要么滞留于已有结论的转述,成为文学史料的奴隶、西方观念的派生物。

    大量失范现象的存在使得规范问题尤为突出。文学研究是一项继承性很强的活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大可能存在前人或他人完全没有涉及的空白,有些学者有意回避他人成果,在所著论文或著作中,不对已有的研究做出评述,似乎他的工作是从空白开始的。当这种“研究”形成风气时,学术上势必会出现大量的低水平的重复之作,学术的积累和创新也就无从谈起。有些选题确实比较独特,很少有人涉及或从未涉及,但是,任何文学现象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一个严肃的学者还应该对与这一现象相关的领域进行文献检索,轻率地认为自己的研究是填补空白,或者以回避他人研究成果的方式来填补“假想的空白”,都是不规范的。

    如果说注释的规范、体例的完整、论证的严密仅仅是为文学研究划出了“底线”,那么学术创新则从更高层面上重申了“规范”的目的与意义——规范即创新,创新即自由。不管是古代文学还是现当代文学,抑或是外国文学,它的最高旨趣都是创新,这一点,远胜于技术层面的规范和道德层面的尊重。长期以来,文学界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学术规范:一种是“形式上的学术规范”,即人们在审读学术成果时,往往忽视内容上是否具有原创性,是否对所研究的对象具有实质性的推进,而只关注其形式上是否具有合法性,是否具备中英文标题、内容提要、关键词和主要参考文献,有没有涉嫌抄袭、剽窃等。另一种是“内容上的学术规范”,即人们在阅读研究成果时,不仅关注是否遵守形式上的学术规范,更在意是否具有内容上的原创性,是否对研究的对象具有实质性的推进意义。作为学术规范的应有之意,“创新”堪称文学研究本身的内在诉求。换言之,学术规范的作用不是促进学术创新,而是把创新理解为学术成果得以存在的前提。

    应当说,在创新与自由上,文学研究的本质与学术规范的目的是统一的。文学是人学,它的最高境界是自由;学术研究的正常状态是创新,继承与创新、规范与自由之间并没有冲突,它们只是与学术探究中的非正常状态,比如剽窃、抄袭、低水平重复等发生冲突。这正如文学的本质是人性与审美,文学研究的本质是什么呢?自然是追问什么是健康、优美、自然的人性,什么是娱情娱性、赏心悦目的审美。当前,文学创作中所谓的身体写作、青春写作、娱乐写作有悖文学的自由精神,文学研究中的事件化、知识化、资料化也是远离学术研究的创新本质的,对此,我们的文学研究工作者当引起高度重视。

    也许有人会问,有了基本的学术规范,文学研究中的创新就会实现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事实上,把学术规范的作用仅仅理解为防止学术活动中不良倾向的出现,乃是对学术规范作用的消极理解。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对学术规范的作用做积极的理解,即学术规范的最终目的是维护创新、促进创新、实现创新。为了实现创新,文学界至少要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

    首先,学者要自觉加强学术传承和积累。学术传承是研究工作的基础,没有“量”的积累也就没有“质”的突破,我们要谨防那些做“红学”研究而不读《红楼梦》,做鲁迅研究而不读《呐喊》、《彷徨》、《野草》的空头文学家的空头理论。他们往往喜作惊人之语,无知者无畏,标新立异的背后却是文学史知识的匮乏。那些漠视前人和同时代人已有研究成果,视博览群书为知识积累的修辞行为的看法注定是错误的,文学研究都是在前人基础上进行的,博览群书的目的是为了熟悉前人和同时代人的研究成果,以便自己研究时不重复已有观点。事实上,一个文学研究者,如果不对自己以前的研究成果做出必要的回顾,任何原创性的研究都是不可能的。学术创新一定要建立在学术传承与学术积累基础上。

    其次,学界要展开自由、平等的对话与批评。学术批评要守规矩,却不能有定式,更不能有等级和尊卑,对话与批评不仅能够把研究问题引向深入,而且有利于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王元化先生曾主张“有学术的思想,有思想的学术”,“有学术的思想”强调的是学术规范,“有思想的学术”强调的是学术创新,而从“规范”走向“创新”的具体路径就是对话与批评。当然,提倡批评并不是说我们可以对某一个作家或某一部作品进行攻其一点不计其余的酷评、恶评,批评必须建立在平等、真诚的基础之上,批评者要做到全面冷静,客观准确,被批评者也要做到心平气和,“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最后,营造健康、良好的学术环境。文学研究的根本目的是创新,但是现在的管理体制却是行政化的,评价体系却是数字化的。这种只追求数量而忽视质量的管理方式,不仅有可能催生学术研究的泡沫,也为某些学术不端行为培育了土壤,一些学术管理机构好大喜功,热衷于规划文学工程,相互攀比,即使动机是好的,却违反了学术研究的规律。应当说,不完善、不健全的体制给一些人从事不道德的学术行为留下了可乘之机。从这个角度上说,改革和完善当前的学术机制和评价体系要比单纯的道德谴责、行政处分显得更为迫切、更为重要,如建立匿名审稿、评奖、论文答辩制度。现在,许多学者撰文呼吁要有学术规范,大多出于学者的良知,基本上是学者个人道德修养的体现。而健康、良好的学术环境的营造却是学界、学人的共同事情,只有形成共识性的规范,学术创新才会最终实现。

    总之,文学研究的创新问题必须建立在学者的个人学养上、学界的平等对话上、学术环境的健康运行上。学术规范贵在践行,学术研究重在创新。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