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国际舆论谴责小泉参拜靖国神社  
 

   《朝日新闻》文章说:“21年前的这一天,中曾根康弘首相也曾参拜了靖国神社,但在中国的强烈反对下于翌年停止了参拜。因为中曾根认为‘国际关系和外交不是单行线’。小泉则不同,他也许会以逆中韩愿望而行感到骄傲,其实那不过是执拗地实行‘单行外交’而已。”

    文章说,小泉动辄挂在嘴边的“心灵问题”,的确心灵问题的确不容侵犯。但小泉的老师福田赳夫首相在1977年提出了“福田主义”,其中的关键词就是“心与心”的关系。只有尊重对方的心情,才能受到欢迎并得到理解。文章认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小泉还有一大功绩。由于他的参拜,才使得更多的国民对靖国神社和甲级战犯进行深入思考,进而唤起对那场逐渐远逝的战争的关注。

    《朝日新闻》还发表社论指出:小泉首相看不到国内正在不断扩大的反对意见,根据7月的舆论调查,反对参拜的占57%,是赞成势力的两倍多。绝大多数的报纸也持反对参拜的立场。自民党内以历届前首相等重量级人物为首提出的参拜反对论和慎重论也不在少数,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明确表示反对。社论说,首相6度参拜靖国神社是个错误。导致国内在追悼战殁者这等重大问题上产生分裂,并刺激了狭隘的民族主义,导致外交走进死胡同。文章指出,首相把靖国神社问题定位于“一个不同意见”,显然没有认识到这是一个关系国际关系发展的重要问题。靖国参拜是直接关系到日本领导人对过去的侵略和殖民统治的历史认识问题。

    《日本经济新闻》文章说,小泉固执己见的行动为“亚洲时代”泼了冷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缺乏深思熟虑”。文章指出,首先是(小泉的)历史认识与行动存在偏差。对战争责任的暧昧既得不到国民的理解,也无法获得国际社会的信任。其次,(小泉的)国际感觉存在偏差。既然提出了东亚共同体构想,为何又要参拜靖国神社?日中首脑会晤断绝的事态引起了国际政治的不安。美国也对因首相参拜引起的日中关系冷却表示了忧虑。第三,(小泉的)经济认识存在问题。冷战后的全球化经济使亚洲的兴盛处于历史转折期。日本经济的复苏离不开亚洲的发展,而“政冷”则阻遏了民间主导的东亚经济圈的苗头。文章指责小泉“履行承诺”的借口使其作茧自缚并导致日本外交陷入困境。

    《每日新闻》的社论文章指出,小泉总将参拜定位于“私人性质”,但只要参拜成为外交问题,就不仅仅是首相的私人感情了。首相的立场是代表日本国民,在职期间无法简单分辨公私。国内存在参拜与宪法政教分离原则的对立意见。靖国神社合祀的甲级战犯的存在,会刺激曾遭受日军侵略的近邻诸国的国民感情。文章说,下任首相的候选人都无法逃过这个由小泉留下的靖国参拜的“礼物”,候选人应该准备出能在国内和国际社会都通用的答案。

    《纽约时报》8月15日的文章指出,小泉再次参拜靖国神社让日本在东亚地区日益遭到孤立。日本有影响的团体和美国官员都担心,一年一次的参拜正毫无必要地使日本与东亚各国的关系紧张。文章指出,不像去年为了回应批评只穿普通官服参拜靖国神社那样,今年小泉出现在靖国神社时,身穿黑色燕尾礼服,并“以其自己的名字和官衔进行了参拜”。当天是日本在二战被击败61周年纪念日,也是亚洲殖民地获得解放的日子。

    新加坡《联合早报》今天发表社论指出,小泉再次以冒犯邻国人民感情、损害本国形象的行动,上演了一场谢幕之前的丑剧。文章指出,靖国神社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敏感性,早已没有任何疑问。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不仅象征着日本军国主义的亡魂,而且也代表着战争受害国人民的历史伤痛。在亚洲各国人民眼中,日本政府任何头面人物的正式和高调参拜,都无异于对军国主义的怀念和认同,也无异于对受害国的蔑视和挑衅。在小泉之前,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曾在1985年故意选择日本战败日,以官方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结果引起了亚洲邻国的强烈抗议和谴责,使日本外交陷入孤立处境。有此前车之鉴,此后的历任首相都知所收敛。在过去若干年里,日本与邻国之间的关系之所以基本能够维持大局,原因之一就是日本过去几届领导人都意识到,参拜神社必定会带来破坏性后果。

    文章说,小泉当然也知道这一后果,但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且还甘愿使日本外交自食其果。不顾邻国的强烈反对,不计日本外交目标遭受挫败的代价,执政六年,参拜六次,甚至还作出了破釜沉舟和破罐子破摔的行动,过去,小泉每次参拜前后,都以“信仰自由”和“私人身份”为自己辩护。但这一次,他再也不屑于掩饰首相身份,再也不顾忌敏感的日期,这就足以说明,过去的种种借口和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欺人之谈。

    文章强调,自2001年担任首相以来,小泉在日本侵略历史问题上的言行,使东亚地区的大国关系一直变得僵持而艰难,给区域政治、经济和其他领域的合作增添了很多障碍。日本是东亚地区十分重要的一员,在本区域有着巨大的利益,其领导人实在没有必要在历史问题上作出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小泉即将任期届满,希望其继任者以此为鉴,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历史,以现实的态度看待自己的利益,以积极的态度修补和改善与亚洲邻国的关系。只有如此,日本政治家才会受到周边国家的尊重,日本在本地区和国际上的政治地位才有可能得到提升。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