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秘密战线上的传奇人物——记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 朱晓萍  
 

□朱晓萍

    他有着三过雪山草地的传奇经历,他曾经打入国民党胡宗南部从事地下活动,他是当年中央清查潘汉年历史问题的执行者,他是周总理临终前召见的最后一人。初夏时节,笔者应约走进了京西一座绿树掩映的青砖小楼,见到了这位被誉为“秘密战线上的传奇人物”,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88岁高龄的罗老,虽然行动有些迟缓,但精神依然矍铄。回忆起以往的难忘经历,神态中流露出无限的深情。

    经历长征

    “苍溪是红色革命的基地,当年有3万多优秀青年参军!”谈起家乡,自然勾起了罗老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忆。他是1932年参加共青团的,入团后一直在苍溪中学从事地下工作。1934年8月,红四方面军八十九师来到四川苍溪,罗青长响应党的号召,和23名同乡一起加入红军的行列(到全国解放,幸存下来的只有3人)。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在苍溪打响了渡江作战的第一枪,16岁的罗青长告别故里,跟随队伍开始长征。长征中,他经历的故事实在太多了,抚今追昔,仿佛历历在目……

    当时因为年纪小,长途跋涉使他疲惫不堪,有时候走着走着就睡着了。一次在草地休息后,他懵里懵懂地跟着队伍出发了,走到半路才发现枪丢了,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正要回身去找,忽然看见大队指导员傅崇碧帮他扛着枪走了过来,用严肃而又和蔼地口气对他说:“罗青长,死人也要守着四块板板么!你这个当兵的怎么敢把家伙丢了!”这件事情令他终身难忘,今天回忆起来,脸上仍然流露出羞涩的表情。

    然而,比之于疲惫,长征中面临更多的是血雨腥风和对生命极限的挑战。

    红军驻扎在大金川时,罗青长担任武工队队长。一次与少先队指挥部熊作方去崇化县,联络一座喇嘛寺的妇女独立连。当他们到达喇嘛寺时,只见残垣断壁、余烬未熄,30多名红军女战士全被敌人枪杀。其中有一个是罗青长认识的达县籍女战士高立生,年仅16岁,临牺牲前紧握手榴弹,怒目圆睁,此情此景让他终生难忘。

    由于张国焘的错误路线,红四方面军3次过雪山草地,每次都有红军战士长眠在那里。一个小战士,生性活泼,平时总爱张着嘴乐。大家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叉口”。过草地时,由于饥寒交迫,他倒下了。临牺牲前,他拉着罗青长的手说:“罗青长,我不行了,你们去把红旗插遍全中国吧!”

    1936年夏,罗青长率武工队执行筹粮任务,返回途中,在丹巴县两河口发现渡河的桥梁被敌人烧毁。桥下是湍急的河流,队伍中会游泳的不过半数,而敌人的追兵就在身后,情况十分危急。这时,他急中生智,命令大家解下绑腿,连成绳索,会游泳的和不会游泳的交叉排开,一起下水,顺流而下,终于在敌人赶到之前回到了部队。

    一直以来,长征都被西方学者视为“比摩西带领信徒穿过红海更大的奇迹”,长征老兵则是“革命的精华,构成了人民共和国奠基的神话人物。”从罗青长和他的战友们身上,这一切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秘密战线上

    1938年11月,作为中央社会部的秘密干部,罗青长被派往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他的公开身份是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机要秘书,暗中,他在西安地下情报系统负责人吴德峥的领导下,从事情报搜集、整理和传递工作。

    当时,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的驻地七贤庄1号,是我党在国统区的窗口,也是国民党特务的心头大患。监视与反监视的斗争在七贤庄激烈展开。特务在七贤庄旁边的小学里堆土成山,上面设立哨亭,随时掌控院内的情况;七贤庄对面的一所中学也设立了隐蔽的监视点,敌人在墙上挖了小洞偷窥。为了严密监视我方行踪,西安警备司令部甚至以登记为名,闯进七贤庄检查。按照国共双方约定,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员、枪支、弹药都要上报。特务一直期望能找到漏洞借机下手。由于罗青长的精心布置,每次检查都是无懈可击,甚至连子弹都一粒不多一粒不少。

    为了保持与中央的联系,七贤庄配有大功率电台。特务从无线电监听中发现异常电波后,几次进门搜查,结果总是无果而返。一天深夜,西安警察局长派侦缉队长带队突击检查,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如今,这个经罗青长巧妙隐蔽的秘密电台,成了革命旧址七贤庄的一个参观点,每天都要接待来自全国的参观者。

    1939年4月,罗青长根据组织安排转入地下活动,以中尉书记官身份作掩护,打入胡宗南部。一次,他得到消息,负责同自己联系的人“动摇了”。他不由一惊:大量秘密文件还放在联系人那里!当时西安全城戒严,顾不上考虑个人安危,他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层层警戒线,从联系人处取回文件,安全转移到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

    1941年罗青长被调回延安,担任中社部一室指导科科长,进入我党情报机关的核心部门,协助李克农等中社部领导负责联系指导全党各情报系统,全面掌握对敌情报斗争。他博闻强记、勤于思考,由他撰写的关于三青团的报告,得到了毛主席的赞赏。同时,他还是有名的活档案,中央前委转战陕北,时任中社部一室主任的罗青长随行,每天向毛泽东、周恩来提供国民党部队的调动情报,对国民党师以上军官了如指掌,对我党各系统情报部门如数家珍,毛泽东称赞说,“我们每天都有得用的情报”。

    建国以后,罗青长参与了侦破蒋帮特务刺杀刘少奇主席的“湘江案”,参加破获国民党特务企图谋害周恩来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

    徐向前元帅曾经评价,罗青长“是我党情报侦察战线上的无名英雄。”

    澄清潘汉年案始末

    1955年潘汉年案件发生。按照周总理的要求,由李克农同志牵头,时任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的罗青长担任组长,与总理办公室秘书许明、公安部12局局长狄飞,组成三人调查小组,调查1939年3月到1948年8月潘汉年和中央来往的电报和有关记录文件。

    三人小组花了三个月时间,按年月排列,认真调查了潘汉年当时与中央的有关文电,整理出一份详细的审查材料。4月29日,李克农根据审查材料向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写了正式报告。报告列出7个疑点,建议中央进一步审查核实,同时也提出了有力的五大反证:

    一是中央一再有关于打入敌伪组织,利用汉奸、叛徒、特务进行情报工作的指示;

    二是潘汉年进行的情报工作都有正式报告;

    三是潘汉年提供了很多决策性情报,得到中央的好评;

    四是组织机密一直未被泄露,直到上海解放;

    五是潘汉年所属的重要关系,当时还正在起着绝密的现实作用。

    然而,当时“左”的风气越来越盛,这份实事求是的报告没有得到中央的重视。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陈云同志建议重新复查潘汉年案,这份报告才成为为潘汉年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重要依据,发挥了积极作用。

    1995年3月,在潘案发生后第四十年,罗老发表了《潘汉年冤案的历史教训》一文,以亲历者的身份,结合当时的政治背景,客观回顾了潘案始末,还历史以真实。在文中,他不只一次地写到:“潘汉年冤案的发生,是我党的历史悲剧。”“潘汉年冤案,是一个历史悲剧,是沉痛的教训。”

    总理嘱托系半生

    从三十年代起,罗青长就在周总理的直接领导下工作。1952年起即担任中央对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长期在周总理的领导下分管对台工作。

    1975年9月4日,周总理病情恶化,仍不顾疾病的折磨坚持批阅文件。当他看到《参考消息》3日转载香港《七十年代》编辑部一篇专稿《访蒋经国旧部蔡省三》时,当即批示,要罗青长和他的秘书钱嘉东找王昆仑、屈武等人对有关蔡省三的材料“进行分析”,“弄清真相”。在批件的最后,总理用颤抖的笔连写下四个“托”字。

    由于病魔的折磨,总理连续几天都处于半昏迷状态。12月20日,他的神智稍微清醒,清晨一醒来就呼唤罗青长的名字,催促身边的工作人员把罗青长找来。等罗青长一进病房,总理就急切地询问台湾的近况以及台湾老朋友的情况,嘱咐罗青长不要忘记那些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由于身体的极度虚弱,总理两次昏迷过去,最终不得不终止谈话。

    罗青长依依不舍地向总理告别,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诀,这也是总理最后一次约中央部门负责人谈话。总理留给他的最后遗墨和最后遗言都与台湾问题有关。总理逝世后,罗青长担任了周恩来治丧办公室副主任,他强忍着悲伤,送总理走完最后一程。1月15日晚8点左右,罗青长和当时的中央组织部部长郭玉峰,总理生前卫士张树迎、高振普一起,登上一架安—2型农用飞机,按照总理的遗愿,将骨灰撒向祖国大地。

    对于总理的嘱托,罗青长一直铭记在心,始终心系台湾。1960年,总理曾托张学良的弟弟张学铭及夫人朱洛筠转送一封亲笔信:“为国珍重,善自养心;前途有望,后会有期。” 罗青长不知道这封信是否转达到张学良手中,又于1992年和1996年两次手书,托人转交张将军。第二次转交,张将军终于看到了。捎信人阎明光带回了张将军手捧字幅沉思的照片。2005年连战、宋楚瑜的大陆之行,更让他兴奋了好几天。他相信,如果总理泉下有知,也一定会感到欣慰。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当年意气风发的红小鬼,如今已是双鬓皆白的耄耋老人。不论是战争年代的出生入死,还是和平建设时期的励精图治,亦或是离休之后的心系国事,他的身上始终保持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作为一名有着7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真诚地祝福伟大的党永葆生机,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