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西方国际政治学:历史与理论》(第二版) 苗红妮  
 

    □苗红妮

    王逸舟教授重新修订的《西方国际政治学:历史与理论》(第二版)(以下简称新版《西方国际政治学》)已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于1998年发行第一版,是当时国内不多见的系统研究西方国际政治理论的学术专著之一,引起中国国际政治学界的强烈反响。最近几年,西方国际政治学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并相继推出一系列研究成果。为了更加准确地反映西方国际政治学的全貌,作者对该书的第一版做出了重大修订:将原来“单列”的十一个国际政治理论流派巧妙地融入现有的九章,其篇章结构显得更加紧凑;明显突出“学科意识”的重要性,对方法论的探索更加细致和准确。

    从理论流派的梳理角度看,新版《西方国际政治学》关注西方国际政治学之主流与非主流之间的辨证关系。作者认为,西方国际政治学的理论大厦有着不均匀的支点。其一,这个理论大厦的两根主要支柱是现实主义学派与自由主义学派。其二,这个理论大厦的第三根“不断粗壮”的支柱是位于理论“光谱”中间偏左的各种思潮――建构主义、批判理论、女性主义、后现代主义、生态政治学等。上述三类理论始终处于分化组合、方兴未艾的衍变之中。作者明确指出,“尽管这些思潮(主要是欧洲大陆学者、英国学派学者的研究创新)与学派产生影响的时间和空间依然有限……然而它们的研究大大拓展了思维的空间,预示着西方国际政治研究更加丰富多元的前景”。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新版《西方国际政治学》不仅是一本纯粹意义上的理论著作,也是一本关于西方国际政治理论不断变迁的思想史著作:既描述了理论产生的社会环境,也探讨了理论演变和转型的途径,甚至也触及了理论变迁与政治实践之间的互动作用。激发读者学习兴趣的是,该书介绍了西方国际政治研究中的一些本源性思考,对西方学界公认的“经典之作”做出了强有力的阐发。本书的第一章介绍了国际政治学的一些思想线索,并且选取早期国际政治研究的10大思想家进行重点解释,以此探究西方国际政治理论“精神历史”的本源。例如,修昔底德的“战争必然论”、康德的“永久和平论”以及黑格尔的“国家学说”,都在本书得到了栩栩如生的反映。而且,本书对国际政治理论流派的梳理,也侧重分析它们在哲学、政治思想等层面上的起源,例如,作者专门介绍了德国批判哲学家哈贝马斯的学习理论对批判理论的思想贡献。

    该书还反映了,西方国际政治学者大多具有追求大理论的学术传统。自从摩根索提出一种综合性国际政治理论、尤其是行为主义得以盛行以后,构建大理论成为西方国际政治主流学者一种孜孜不倦的追求。在美国国际政治学界,主流学者大多认为,只有体系理论才是合格的国际政治理论,即体系理论是大理论的一种主要表现形式。无论是华尔兹对经典现实主义的修正、基欧汉从跨国主义的后退,还是温特在理性主义与反思主义之间的徘徊,都清晰显现出主流学者在创建大理论方面的努力。在英国国际政治学界,怀特总结出国际关系研究的三种理论:现实主义、革命主义与理性主义,并且将理性主义作为沟通其他两种极端理论的桥梁。与此同时,西方国际政治主流理论大多具有极强的“自我更新”能力。一些曾经“倍受冷落”的主流理论,随着形势的变化并且经过学者的修正之后,常常能够再次引起国际政治学界的关注。例如,现实主义呈现出一条错落有致的发展曲线:古典现实主义遭遇行为主义的冲击之后,其理论扩展的趋势有所收敛;但是经过华尔兹的“科学加工”之后,现实主义以一种新的理论形式――结构现实主义――再次让学者们感受到它的学术价值;当面临后冷战时代的考验之时,现实主义重新包装而变成新古典现实主义,依然能够显示自身强大的解释能力。

    当然,新版《西方国际政治学》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缺点。例如,本书对西方国际政治学的最新发展(第四代英国学派的学术贡献、建构主义的内部分化)的总结有待加强;本书缺乏足够的历史透视,而且忽视国际政治研究的“人文气息”;等等。不管怎样,新版《西方国际政治学》反映了作者与众多理论巨人之间的直接对话,是一个指引读者系统而准确地理解西方国际政治学的航标。衷心祝愿新版《西方国际政治学》能够为读者对西方国际政治学的学习提供一些有益的思考线索。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