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需要甄别的民意 张林华  
 

    □张林华

    前不久,案发三年、万众瞩目的女教师黄静裸死案,以“证据不足”为由,由湖南省湘潭市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姜俊武无罪,虽然社会一片哗然,但似乎尘埃落定了。

    称姜俊武为九死一生或死里逃生丝毫不为过。因为在以网络世界为主要代表的公众民意中,姜不知道已经被以“强奸杀人犯”的罪名诅咒宣判过多少回死刑了,尽管他一直坚称自己无辜。

    坦率地说,我并未深究案件细节(也无此条件),也不认同嫌犯一定无罪。我所关心的,或者说感兴趣的是:人民法院的判决,并没有简单顺应所谓“民意”判决,而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运用了“疑罪从无维护人权”的原则,坚持了专业主义立场!在我们这样的社会氛围里,“违背民意”是实在需要勇气,需要智慧的,很值得追究。因为这样的宣判,太出乎数以万计网民的意料了,法院也因此大大地得罪全国公众了。本来,法院完全可以宣判姜死罪的,理由也是现成的,比如司法鉴定结论,比如被告人曾经的供词,特别是以“顺从民意”的名义,更是再堂皇不过的理由。舆论如潮,众口一词,是极易迫人就范的,大可不必冒犯全国民意。虽然这样做,有制造冤案的微小可能,但在得罪对象的数量权衡上,以一人对万众,分量轻重是显而易见的!

    由此想到:民意,其实大有认真考量甄别的必要!

    首先,民意的可靠性就需要鉴别。黄静案发后,网络上反响强烈,万众一词认定嫌犯罪责难逃,不容置疑。但不要忘却,民意产生的依据或前提,只是最初相关的报道,而恰恰是这样的报道,多多少少影响和左右了民意。媒体有关年轻漂亮女教师裸死床上,死前又有特殊性行为的渲染,嫌犯又是有一定家庭背景的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着墨;民众传统的同情蒙冤的弱者、鞭挞枉法的权贵的心态与倾向,终于造就了一边倒的同情与喊杀声,而不去理性深究:在自己寄于同情心之前,先要搞清谁是弱者?弱者是否真的蒙冤了?在自己义愤声讨之前,首先搞清所谓权贵是否枉法?特别是,是否仰仗权贵之权枉法?更重要的还需明确:枉法不是权贵的专利,蒙冤也不只垂青弱者的。强弱之间,本无绝对界限,此一时的强者,很可能成为彼一时的弱者。并不十分复杂的黄静案的判决之所以一拖三年、悬而难决,正是网络掀起的一边倒的民意声浪,构成了对司法依法公正独立判决的巨大压力所致。

    其次,民意的参考性也需要分析。如上所述,民意既然很容易很可能被误导、被左右,那么,民意的参考价值就很值得怀疑了!这在逻辑思维科学中,是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因为依据不可靠不充分的前提条件,是无法作出准确的令人信服的结论来的。尽管民意要求伸张正义的初衷是正确的,同情弱者的出发点也是无可厚非的。民意有权力有责任通过网络等形式表达对一个公众事件的关注和期待,但应注意不能因为所知片面、从众心理、缺乏冷静和理性等因素而轻易下结论,从而有可能无意间担当在网络上制造冤案的罪名。不管嫌犯事实上有无作案,只要没有无懈可击的证据证明他作案,就要依据“疑罪从无”原则宣判他无罪,这在表面上看有失公正,却完全符合现代司法精神和潮流,也从更高层次上维护了人类的公序良俗。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球星辛普森谋杀前妻,证据确凿,民愤极大。美国最高法院却以警察局“采集证据的程序不合法”为由宣告辛普森无罪,举国震动,抗议不绝。若干年后,民众才渐渐领悟到了自己当初的肤浅!

    事实上,以为只要是民意就必须顺从的习惯思维和言行,是很肤浅又自私的,因而也是很有害的!

    在多数情况下,民意代表正义和良知,所以,顺民意而行是一种理性;在特殊情形下,民意本身也可能被误导和利用,所以不机械地、一味地顺从民意也是一种理性!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