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散文的腐败  
 

    中国源远流长的游记散文发展至今,濡染了特定时代的官场气,很快也就变成了“官八股”,不但味同嚼蜡,且明目张胆地散发出地道的腐败气息。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在当下车载斗量填坑盈谷般的游记散文里,都有着官本位意识的坦然流露。这类文本呈现给我们的,往往离不开公款消费的背景,离不开与作者的身份相匹配的种种公款接待的规格规模、档次排场。许多明显带有“官员”标志的句式在文字中俯拾即是:不是“参观”,就是“出访”,不是“采风”,就是“视察”,不是这个当陪同,就是那个做跟班。如此画蛇添足般的语言在某些作者那里竟成了必不可少的文字铺垫,成了身份高贵的必要诠释,却不知它们是与文学和审美、与诗意和境界风马牛不相及的散文之敌。在散文中出现该类文字,正如在古装影视剧中出现电线杆、摩托车、手表等“穿帮”镜头一样不伦不类。稍有判断力的读者,读到这样的文字都绝不会产生愉悦感。“去年暮春,我应邀去游江苏泰州。行前,朋友给泰州的周同志打电话说:×先生到泰州,一定让他吃到河豚,你们才算尽了地主之谊。”在时下许多游记散文中,这类交待性语言往往充斥文本,语气语调也都惊人相似。我们看到的,无非是一群风雅中人,一同公款出巡,与历史互摸,与山水调情,满堂欢喜,其乐融融;这是怎样的以无趣充有趣,以低俗充高雅,却赫然成了一些作家反复念叨的谈资。究其实,这类话语是刺目的疤痕,文字的“鸡眼”,是多余的骈拇枝指,它们在散文中的堂皇存在,昭示着官本位思想已经顽固到干扰作家的价值分析和审美判断的地步了。

    出于显示身价、标榜自我的需要,一些作家的文字沉迷于种种迎来送往、前呼后拥、推杯换盏的场景描述。这种“行走”,不是用脚行走,而是乘 (优质越野车)行走,乘机(飞机)行走,且是数人抱团儿同行,“一路上基本上和部队联系,吃住都靠沿途军营来安排。可以说,西路上我们走的是军线”。堂而皇之点明了享受公款招待的性质。作家在提及此事的时候俨然高人一等,彰显庸俗的心境。“1995年7月,××邀我和×××去新疆,支使了××、×××陪吃陪住陪游。……依××原定的计划,在喀什由喀什公安处接待。但一下飞机,有一个女的却找到我们,自我介绍叫××× ,丈夫是南疆军区的××长,是接到××的电话来迎接的,问我们将住在什么宾馆?”……连南疆军区××长的夫人都要抢在公安处前面来热情迎接,作者身价脸面可想而知。作者显然把当今社会盛行的那一套投桃报李心照不宣式的公款招待当成了美谈。……“×××的巡洋舰开出了太原城”,接下来专门交待,这所谓的“巡洋舰”是一辆豪华日本越野车。“×××的巡洋舰便插进铺满冰雪的山间窄道,沿河而行,给迎面缓缓而来的牛车礼貌地让路,向横在路间的扁担和粪筐鸣笛致意。当它开进北枣林村时,正值黄昏落日一派孤城万仞山、背景光芒剌目之际,坐在村口的一排老头不约而同像敬礼似地举手遮眉向我们望来,如山村仪仗队”。作者为了渲染自己乘坐豪华轿车返乡探亲的排场,竟不惜让一群淳朴好奇的乡村老人作背景,充当自己的“仪仗队”,其洋洋自得的语调,既缺乏必要的修养,更体现出对良知的漠视。

    说白了,如此三句话不离官本位的游记散文,实际上就是享受腐败和记录腐败的散文。这样动辄就要摆谱的官样散文,不由叫人想起那首古代无名氏的“梅花诗”:红帽哼兮黑帽呵,风流太守看梅花。梅花低首开言道:小底梅花接老爷。当现代人的旅游多已变质为一种走马观花式的眼球经济时,也便宣告着李白、徐霞客那样在寄情山水啸傲烟霞的万里独行中生成的那种与风物合一、与自然同娱的阔大情怀的失落。因了官僚文人和准官僚文人的参与,当代游记散文在字里行间弥漫着特有的“官”气,对散文的独立精神和审美气质构成致命的杀伤。这亦从别一层面,暴露出了当下中国社会的腐败冰山之一角——众所周知,中国的公款消费以其规模之广,数额之巨,早已升级为全球瞩目的公害。当公款旅游成了以传播真善美为主旨的散文中的美妙谈资时,也便意味着散文的道德底线与审美底线的消失,其所带给读者的阅读感受,除了可笑可鄙,更多的是苦涩和沉重。

    出自“官员散文家”之手的文字,不排除极少数确有可圈可点者,但更多的是浅留于现实的表层搔痒的太平文章。不少作品直白粗疏,少情寡趣,变成了附庸风雅的“领导干部文体”,根本无法进入自由的个体言说状态。这类散文往往缺乏必要的民本思想和反省精神, 有意无意地把散文当成了比架子、比享受、比风雅的舞台,难得见到血气的鼓荡,性情的飞扬。官员散文一旦荒腔走板,必然变成官样文章。但这并不妨碍此类作品仍会受到热烈追捧,不亦奇夫!

    (2006年第4 期《文学自由谈》张宗刚)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