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联合战役指挥协同的特点 刘俊韬 瞿建波  
 

□刘俊韬 瞿建波

纵观海湾战争以来的几场世界局部战争,作战力量合成化程度之高,武器装备投入之多前所未有,充分显示了陆海空天电一体、诸军兵种高度合成的联合战役作战形式,也充分体现了联合战役指挥协同的显著特点。

一是参战要素众多,指挥协同关系复杂。联合战役的特定属性构成了复杂的战役体系要素,包括诸军兵种战役力量体系,全方位战场体系,综合火力打击体系,由C4ISR系统和后勤、装备系统构成的作战保障体系。战役体系要素之间,尤其是各军兵种之间的协同,各战场空间、作战方向之间的协同,各作战系统和支援保障系统之间的协同等,构成了联合战役体系纵横交错的协同关系,极大地增加了战役指挥协同的复杂程度。

二是战场范围广阔,指挥协同难度巨大。联合战役战场空间多维,各战役集团在宽大地幅上同时展开,形成纵深梯次配备的战役布势。作战行动在前方、后方、纵深、翼侧、地面、空中、水面、水下同时进行,要求指挥协同必须前后一体、空地一体、水陆一体、海空一体,在头绪众多、环节交织、关系复杂的情况下,实现全纵深、全方位、全时空连续不间断,任何一个协同关系处理不好,都会对联合战役产生不利影响。

三是作战样式丰富,指挥协同方式多样。高技术条件下的联合战役,诸军兵种战场空间立体交错、作战任务相互有别,作战样式各异、战斗方法多样,既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又相互关联,要求指挥协同做到任务协同、计划协同、随机协同等多种协同方式并存,空地、海空、空空等多种协同手段并用,且要实现空间和时间协同关系的灵活变化。因此只有采取多种方式、多种手段的组织协同动作,才能适应联合作战的需求。

四是战场态势多变,指挥协同强调时效。联合战役火力打击精度空前提高,战役力量机动能力、作战行动立体突防能力空前增强,交战双方均可实施突然、快速和多方向、多地段的快节奏猛烈攻击和“反制”作战行动,使得战场态势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重大变化。进攻与防御作战相互渗透,作战阶段转换迅速,指挥协同的主体和重心变化频率加快,诸军兵种指挥协同的“临界”时间急剧缩短,要求指挥协同组织具有很高的时效性。

五是电磁对抗激烈,指挥协同危机四伏。联合战役中越来越多的高技术武器装备在战争中被广泛运用。现代化侦察系统可以在所有战场空间搜索和发现对方的指挥系统,现代精确制导武器可以对战场全纵深的点状目标进行精确打击,第三代战斗机均可加挂电子干扰器具,专职电子战飞机具有多种干扰能力,可对作战指挥体系进行“软硬兼施”的打击。在对抗激烈的战场环境中,指挥控制和协同通信将十分脆弱,随时面临着被摧毁的危险。

根据联合战役指挥协同的主要特点和新形势下军事斗争准备的要求,针对我军未来可能担负的作战任务,综观目前我军指挥协同现状,存在以下几个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

一是我军现行的指挥协同体制与高技术条件下的实战要求差距较大。高技术条件下诸军兵种联合作战,必须贯彻集中统一指挥的原则,建立能够有效指挥和协调控制诸军兵种行动的指挥协同机制。二是我军诸军兵种一体化的指挥协同保障体系尚未形成。诸军兵种联合作战,离不开一体化、高效率的指挥协同保障系统。必须建立周密完善的联合作战指挥与协同保障体系,采取多种手段,整体筹划和运用诸军兵种保障力量,确保指挥协同的顺畅、高效。

未来联合战役,各军种一般不直接构成隶属关系,只是战役各阶段上的支援和配合关系。必须建立一个有指挥诸军种绝对权力的联合指挥机构,根据战略意图调配、部署参战诸军兵种及其他作战力量,赋予参战诸军兵种相应的作战任务,从全局上组织指挥、协调控制联合战役行动,确保各个战役阶段转换与衔接及参战力量整体效能的发挥。

联合战役中,各军种根据统一的作战企图,从联合战役的全局出发,相对独立自主地遂行各自的战役任务,是联合战役显著特点。因此,在联合战役指挥方式上,必须采取与之相适应的高效灵敏的指挥方式,强调集中指挥与委托指挥相结合,给各军种指挥员,在遂行本军种战役任务时更大的指挥权,以形成一个战役阶段上的指挥协同权威。

目前,我三军通信联络手段各异,设备档次参差不齐,你有我无,我有他无的现象比较突出,无法互通、互用和兼容,特别是地面部队和海军舰艇编队对空识别手段比较落后,不适应未来联合作战的指挥协同需要。必须下大力改善三军指挥通信设备和手段,使其协调通用、同步发展,做到互通、互用和兼容。特别要完善对空识别手段,整合现有作战飞机、舰船和雷达敌我识别系统,有重点地引进与我军装备情况相符合的高技术识别设备,以适应未来联合作战需求。

联合战役为各军兵种提出了全新的课题,在平时训练中能否解决好“联合”的问题,直接关系到战时整体威力的发挥。联合战役训练应以各军兵种基本技术训练为基础,力求与预定作战任务、作战对手情况相结合,在近似预定作战地区的地形、气象、水文条件下,着重围绕诸军种在目的、时间、地点和行动上的整体协调,按照先技术、后战术,先分练、后合练的程序实施,既练机关组织指挥,又练军种间协同与配合,既练作战行动,又练各项作战保障。经过反复的“磨合”训练,达到组织形式、训练内容、指挥协同、各项保障上的真正联合。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