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和谐世界:新思维,大思路  
 

——学者对话录

最近,中央党校教授周为民、张琏瑰、马小军在本报就和谐世界思想进行了讨论。

和谐中国与和谐世界的新理念

周为民:和谐世界的概念提出来已经一年多时间了,这是在中国对外部世界的看法方面、国际战略方面、中国外交的指导思想方面的一个有非常重要意义的理念和思想,是我们中国人的新的“世界观”。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和谐世界的提出和中国在新的发展阶段上所思考的问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进入新世纪以后,中国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又面临很多新的矛盾,新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对中国今后的发展起长远的指导作用的,有重大的战略意义。推动建设和谐世界是构建和谐社会这个战略思想的延伸,它的另一个重大背景是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在不断深入地展开。经济全球化时代带来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很多问题越来越成为人类所共同面对的问题。另外一个方面,在这种全球化过程当中,包括经济发展,例如经济结构的调整,实际上都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所以对于每一个国家来说,一方面要着眼于在这样一种全球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当中来处理本国的经济发展问题,同时又应该有一种非常广泛、深入的国际合作来推进这样一种全球经济结构的调整。其他很多问题都如此,所以需要一种全球制度。

在国际交往当中,也都会面临所谓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和矛盾,在这种局面之下,不应当用一方压倒一方,一方吃掉一方的思维来处理。一定要在充分承认文明的多样性,承认不同的文明、文化的自主性的基础上来协调矛盾,以求共同发展。我们中国人主张“文明和谐论”。

和谐世界的思想,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具有中国文化气质和中国哲学精神的一个关于世界的看法,中国提出推动建设和谐世界表明中国担负起自己的国际责任,这也是有所作为的方面。

和谐世界的思想植根于

中国5000年文化

张琏瑰:中央先提出和谐社会然后提出和谐世界,和谐社会主要是针对国内,和谐世界则是针对中国和世界的关系。这种思想的提出是以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为基础,在新的情况下的一种丰富发展和应用。和谐世界的提出是继承了中国传统的思想,从古代的“和为贵”思想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和平共处”,再到“和平发展”和“和谐社会”,他们的核心部分是有承继关系的,是发展的,这是从思想渊源上来看的。和谐世界在目前形势下提出的,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这种新主张的提出,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的张扬,也是我们国家和平发展的必然主张。这种主张已经超过了对抗和改造,着眼点是建设。这体现了我们的信心和责任。现行国际体系被西方现实主义和强权政治主导了这么多年,那里充满了侵害和对抗。我们要强调合作、共赢、共处,强调和谐。“和”由“禾”和“口”组成,“谐”由“言”和“皆”组成。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各个民族都要好好生存,有饭吃,各个国家都有发言权,要民主。

因此,和谐世界的提出,是对国际体系的重大建设。和谐世界从内容上来讲,既包括人和人之间,国家之间,种族之间的一种和谐,和平共处,也包括人和自然之间。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在恶化,这需要全世界各个种族,各个国家联合起来,共同来对付我们面临的生存危机。这就涉及到可持续发展方面。

马小军:和谐世界这一思想根植于中国自身的文化,根植于自身5000年的文明经验,并勃发出新鲜的时代意涵和力量,是对当代人类文明做出的新贡献。这又一次应验了那句话,即所谓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现代政治学里有一个词“republic”,讲的是欧洲的“市民社会”(citizen society),借用了一个中国的古老词汇,翻译成了“共和”。中国人在西周的时候就在讲共和了,但是词义与从西文翻过来的现代汉语中的共和一词存在很大的歧异。西方人讲的是市民社会的公共、公众、共同,而西周的中国人面对无尽的战争,希冀更多的则是天下共同和谐与共主和平。其中的一个“和”字,包含着许多深刻的意涵。这个字如果翻译成西文,至少包含有summation (总和)、together (一起)、and (和、与)、peace(和平、和睦)、harmony(谐调、融洽)、pacification (和解、平定)等诸多意思,甚至含有compromise(妥协、折中)之意。但是,“和”字在中文里,并不就意味着共同和相似,恰恰意味着不同和差异,即所谓“和而不同”。字义本身的歧异,就体现出了中西文化的差异。中国有完全不同于西方的思维方式和思想体系。

尊重文明的多样性

马小军:在外交场合,中国人总爱讲一句话,叫做“中×两国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其实,你仔细想一想,在当今世界上,中国又与哪一个国家之间存在根本的利害冲突呢?这句外交套话根本就不必一再不停地重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是在不断融入国际社会的过程中,逐渐接受了当今人类文明的一些普世价值的。说白了,当代中国的价值观、意识形态和国家体制与世界各个国家之间的差异,其实是与英、法、日、美等西方国家相互之间存在的政体差异同样,都不过是世界政治文明多样性的一个体现。21世纪的今天,中国在继续融入世界的历史进程中,对于诸如人权、民主、市场经济、正义和公平等一些人类普世价值观来说,早已不再是一个简单接受的问题,而是要在拥有13亿人口、仍然比较落后的中国,把这些事情实实在在地做得更好的问题。当然,中国改革开放毕竟才20多年,社会转型不仅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而且一定会伴生着诸多问题,有时甚至是不无痛苦的。其实,纵观一部西方政治发展史,也同样经历了一个漫长的、痛苦的历史过程,其间甚至充满了革命、战争、复辟,还爆发了世界大战。如果把1945年作为一个分水岭,今天的西方的政治体制与1945年以前已是迥然不同了。现在回观1945年以前的欧洲社会,许多东西是那么的落后、愚昧,今天即使在任何发展中国家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直到50年前,西方国家还在不断解决男女同工同酬、8小时工作制、禁止使用童工、普选权等问题,40年前美国还爆发了大规模的民权运动。事实上,尊重这种历史进程,就是尊重文明多样性本身。

今天,当人们谈到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时已达成共识,即应更加尊重生物多样性,努力建设一个环境友好的人类家园。我们何不将此思路推及国际政治,达成尊重文化多样性的共识,以建立一个国际政治环境友好的世界?不同宗教和不同宗教代表的文明之间的相互宽容,除了历史、文化以及宗教本身的因素之外,通常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也就是各个主权国家不仅要对自己国内的宗教采取宽容的态度,而且应对别国和世界上的其它宗教,采取宽容包容的态度。我们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不同的主权国家在一起相处,也是来自不同种族血统、具有不同历史文化背景、信仰不同宗教的人们在一起相处。从大历史观来看,人类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的观点不就是迄今为止的历史事实吗?当今世界主要宗教不也都是秉持这一观点的吗?当然,从古至今也时常发生家庭不和睦,甚或兄弟阋墙的事情,所以说,国际应该建立一套有效和平维护与管理机制。但根本问题还在于树立起和谐世界的理念。

张琏瑰:建设和谐世界,首先要尊重世界的多样化,文明的多样性。生物界如果只有一个物种,只有一种基因,那么它离最后消亡也就不远了。同样,在人类社会也是需要不同文明共存,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文化共处在一个世界上,有矛盾斗争,也有融和吸收,这样人类社会才五彩缤纷,充满活力,才能繁荣昌盛。和谐,就是指这种矛盾统一状态。

中国文化智慧与现代政治理念的

有机结合

马小军:建设和谐社会-和谐世界思想的提出,恰当地体现了中国文化中的智慧与现代政治理念的有机结合,与当代国际社会的主流和世界发展的历史大趋势相吻合,不仅并行不悖,而且富于建设性。全球化的进程就是当代历史大势中的一个主潮,是推进这种历史进步的强大动力。中国现在提出的建设和谐社会、和谐世界,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这一思想体系的内涵,跟这个主流是合拍的,并且不是简单的跟进,而是饶有中国的思想文化特色。

张琏瑰:纵观建国50多年来我国不同时期、不同的领导集体对世界的认识和提出的处理同世界关系的主张,就可感到很强、很清晰的阶段性。上个世纪50、60年代,新中国建立不久,国家综合实力不强,且又经过朝鲜战争,整个西方世界对我采取孤立、封锁、遏制政策,我们被排斥于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之外。当时国家的生存和安全是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因此,以毛泽东为首的领导集体面对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强调革命和斗争,在处理国家关系时,又强调和平共处。这是中国当时所处的内外环境使然。到了邓小平时期,我们通过改革开放,工作重心转移,国家综合实力有了巨大的发展。更重要的是,自从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表明现行国际体系已接纳我们,我们开始由体系外的一员逐步地转变为体系内的一部分。这时国家生存和安全问题基本解决,国家的任务是发展。因此邓小平提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问题。由于当时国际体系对我们这个新成员仍抱有怀疑和歧视的心态,对我多有不公平待遇,故邓小平又提出要建立更加合理的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问题。从江泽民到胡锦涛,我们经20多年的和平建设,国家综合实力更强,同时,我们作为当今世界体系重要一部分,已意识到我们对世界、对人类负有重大的责任。我们有责任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因此,胡锦涛提出,我们要推动建设和谐世界。这意味着,在处理复杂的国际关系时,更多的是通过合作、协商解决问题,追求双赢和多赢,而不是一胜一负的零和结果。

推动建设和谐世界表明中国担负起

自己的国际责任

马小军:对内提出建设和谐社会,对外倡导建设和谐世界,由此可以联想到,这是在努力追求内政外交的统一与平衡的境界。和谐的中国社会与和谐的国际社会,在这种内政和外交的统一和平衡中,实现科学发展观所要达到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可以摸索许多途径、办法、策略、路线和方针,但是其中贯之于一、提纲挈领的是以人为本。从这种路径思考内政与外交的统一,建设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之间这种相辅相成的关系,是当代中国这盘改革大棋,必然要投下的大子,也是历史发展进程的必然。

中国试图以一个新的,或者是完全不同于传统模式的途径,即用一种非暴力的、非对抗性的方式,去解决世界上的事体和国际问题。同时,中国自身也努力追求其内政与外交的统一和平衡。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的。例如,海峡两岸问题归结起来是中国的内政问题,这一点是没有疑义的,但是,台海问题的解决离不开外交,它是与外交发生着很大联系的一个重大的中国内政问题,关系到中华民族生存的内政问题。在台海问题和中国统一大业问题上,如果从内政角度来看,那么,最近五年中央对于台湾问题思路的调整,重大提法的变化,新政策的提出,其根本的变化即表现于建立包括台湾在内的和谐的中国社会的思想,追求两岸最终的和平的统一这样一个最高的境界;如果从外交角度来看,我们现在在同国际社会,尤其是在与美国磋商、协调、协商有关两岸的政策、战略的时候,也是沿着这样一个思路前行,就是减少对抗性,增强它的可管理性。如果说现在中美关系,或者中美在台海问题上取得了某些默契与共识,其最大的进步就是中美关系可预测了,也可管理了,而不再像以前那样,时常处于不可管理的状态,经常会有突发事件发生,极大地干扰中美关系的正常发展。现在,在一般情况下,除非出现特大的不可预测性事件之外,中美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中有关台海问题的方面,经常地处于可管理和控制的局面中。这也符合中央提出的建立和谐世界的外交政策的新思路,也使台海问题暨中国统一大业的最终解决,朝着最终用和平的方式,以最小的损失和代价求得最大结果的方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极大地增加了和平解决的系数。

超越东西方传统意识形态

周为民:“和谐世界”思想深深植根于中华文化的传统之中,但是在最深层的内涵上它跟西方文化的一些基本精神是完全相通的,所以和谐世界的思想在世界上不需要“翻译”,有文化有智慧的人们都会“听得懂”。

共同建设和谐世界包含着对东西方一些传统意识形态的超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对苏联模式及其意识形态的超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和平的社会主义,和谐世界的理念进一步说明了这一点。同样,对于西方来说,也需要超越冷战思维、强权思维下的那种意识形态,不能简单化地一味靠强力来处理复杂的国际事务,甚至是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和矛盾。当然,强权往往缺乏智慧,但要知道,就算你武功天下第一,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也不是只靠武力就能“摆平”的,那种简单化的单边主义之类其实是一种幼稚,总是一边制造问题,一边自食恶果。不是讲民主吗?“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在国际关系、国际事务中追求不受制约的权力,一样绝对导致种种弊害,损人害己。

张琏瑰:现在世界并不和谐,其原因就在于霸权主义思想横行。所谓霸权主义思想,就是指唯我独尊、唯我独大,一切要以我为标准,并立志“我”化世界,容不得与我不同的东西。和谐世界的提出具有非常的意义,如果被国际所接受的话,大家都承认世界的多样性,承认要和平共处,互相取长补短,这样的世界就和谐了。

当前,国际社会中不同的意识形态之间有矛盾有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在过去不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出于各自的政治需要,反复地强调意识形态的对立性,不可调和性,但是意识形态的矛盾有对立的一面,也有相容的一面。历史发展了这么多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抗了这么多年,最后社会主义把资本主义的好的方面吸收过来,比如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把社会主义的社会福利,社会救济等学过去。现在看来两种社会都在学习对方好的东西。我们现在讲和谐社会是要承认不同意识形态之间有矛盾和斗争,也有相通的一面,对立统一。承认这一点,世界就会更加和谐一点。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之间也真正能够实现和平共处。

周为民:意识形态应该不是问题,比如说中美之间,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中美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意识形态的问题是可以超越的,而且是完全应该超越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包含了对人权、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充分肯定,我们所强调的是不同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条件下,各国应当以合乎国情的方式和道路来争取这些普世价值的实现。在这一点上相互尊重,相互给予“同情的理解”,正是共同建设和谐世界,共同推动文明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和谐世界是反映了

现代文明发展趋势的一种要求

周为民:进一步说,和谐世界是反映了现代文明发展趋势的一种要求,揭示了现代文明应该朝着什么方向发展,这个要求也包括对传统工业文明的一种超越。传统意识形态的对抗、冲突是传统工业文明的内在冲突的一种产物。今天的人类社会本身也面临一种向新型文明的转型,所以提出和谐世界这一思想,实际上反映了现代文明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充分承认多样性,自主性,用协商的、民主的、合作的方式在世界上的和谐相处,这可能是后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社会的一种生存方式。

马小军:例如能源问题,这里既涉及到经济问题,又涉及到政治问题,还涉及到自然资源与环境问题。说内政,它关乎中国发展的根本途径、战略及相关政系的制定,关乎中国要走什么样的经济社会发展道路的问题;说外交,它关乎中国应如何协调国际关系,即如何与国际社会相处的问题,关乎中国的民族国家利益如何与人类整体利益协调-统一的问题。这是一个典型的集合型的大问题。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美国和日本之间,怎样才能建立起建设性的机制,不仅使潜在的能源争端得到解决,而且能实现能源的战略合作态势,以促进国际能源市场的稳定,实现世界能源战略格局的和谐。这就需要双方、多方的沟通合作,需要更多的智慧。最近,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增长最快的能源消费国家,连续在资源市场上携手合作,而且已经取得了某种双赢的结果。再如,中国和越南以及其他东南亚相关国家间,在南中国海富含油气的海域,一直以来都存在历史遗留的领海争端问题。但是最近中国和越南以及菲律宾等国,开始在有争议的海域进行能源的共同开发、共同勘探,在北部湾含油地区也开始进行实质性的共同开发资源的合作。这些例子所表现出来的新气象,都可以成为中美、中日之间实现能源战略合作的参照物,可谓是一条和谐之道。

以和谐之道处理国际事务

周为民:所谓合作,共同开发,实际上都是为实现共同利益提供条件。包括能源、航道等等,这都是共同需要的条件,在这些方面要加强合作,要有一些好的规则和协调机制。有利益矛盾是很自然的,就像市场一样,不同的市场主体之间当然有利益矛盾、利益冲突,但社会不会因此陷入混乱,分崩离析,因为市场机制能把这些利益矛盾和冲突导向交易和合作,这样,矛盾就有了一种良好的运动形式,秩序就由此而来。按和谐世界的思想处理国际事务,也是这个道理。就中国来说,我们坚持对外开放,坚持自由贸易原则,深入地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在世贸组织的框架内遵守承诺,按规则办事、合作、解决争端,这样来昭诚信于天下,这就是推动和谐世界的建设。

马小军:由能源而及外交。中日以及日韩、乃至中日韩三国之间,要想实现在东亚地区的和解与合作,与其长期以来局限于完全缺乏互信的安全领域的空谈,不如从能源和环境这种非常重要的经济领域去着手,吸取欧洲的历史经验,率先建立在重要经济领域合作的机制,然后再循序渐进扎实推进外交、安全、政治方面的和解与合作。要努力摸索和建立一种新的处理国际事务的思路,即把建立和谐世界即作为目的,同时又把和谐之道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或手段。像中美日俄这样的大国,作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成员,它们之间互为利益攸关方,天然地负有维护世界和平、谋求建立和谐世界的责任。大国之间一旦发生冲突、危机,就会搅动整个世界大格局的变化,因此一定要追寻以和谐之道处理国际事务。前车之鉴,历历在目。

以和谐思想统一处理

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战略问题

周为民:要促进世界的和谐,并且使这种理念进一步在国际上发挥作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自己,在国内处理问题要能够实现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就像能源环境等等这些问题,如果总是以粗放的增长方式拼消耗,高污染,这样没有说服力,而且也不能在国际上解决争端,所以,推动和谐世界的建设,首先是建立在国内建设和谐社会的基础上的。在国内,首要任务是落实科学发展观,通过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促使经济增长方式加快转变,实现又好又快的发展。同时按和谐思想处理好执政党与社会各个重要方面的关系。从建设和谐中国到推动建设和谐世界,说明和谐思想是中国统一考虑和处理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指导思想,这就是中国的新思维,大思路。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