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图像:现代社会“愉快的暴力” 段钢  
 

□段 钢

人类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我们的眼睛十分疲劳!不管你是否需要,各种信息以图像的形式铺天盖地向个体袭来。大都市夜晚灯火辉煌的各种霓虹促销广告;网站提供各类图像吸引消费者去消费;大量用图表、彩色图片来描述的报纸,各种供人消费的电视电影图像诱惑着人们的视觉。我们无法拒绝电影、电视、广告、摄影、形象设计、体育运动的视觉表演、印刷物的插图化、“图配文”等景观,甚至文字也图像化了。各种图像时刻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神经,人们在兴奋、恐惧、沮丧、失控中体验着接受图像的快感。

虚幻的真实与精神需求

在现代社会,图像的作用代替了语言,几乎我们所有文化资源的传承都离不开图像产品的传递,比如,电视在图解我们文化生活的过程中,其复杂、多样、日常与大众的特性,在我们的生活中塑造了一种元文化符号意义,它与其它元符号共同构成了对现代文化的解释系统。正如美国学者苏珊·桑塔格所说,它可以提供大量的娱乐,以便能刺激消费,并麻醉阶级、种族和性别所造成的伤害。图像消费也是一种精神消费,首先,视觉的可看性是一种优势和权力,看得见的就是有力量的。人们更愿意相信他们所见到的图像,而不是听到的信息;图像消费模糊了人们对现实和虚拟的界限,耽于其中的迷幻不能自拔。图像起着生活迷幻剂的作用,能够极大地减轻社会生活的压力。其次,图像消费的背后充斥着炫耀。人们对图像的消费已不仅仅是视觉的消费,而是一种渴望得到别人羡慕、满足于他人或自我评价的精神消费,而不在乎自己是否真的需要;第三,图像消费成为一种身份认证和等级界定,消费什么样的图像昭示着消费者的社会身份和地位,也是一种现代社会阶层区分的标尺。比如,一些艺术收藏品因为其精美的外在图像被拍卖出极高的价值,收藏者未必懂得其艺术价值,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收藏得到别人的追捧。

在图像社会,人们的生活被琳琅满目的图像商品世界所左右,习惯通过消费图像外观等满足自身的需求,而对于视觉以外的满足不再关心。当我们生存的周遭呈现为图像,图像呈现为漂亮的外观,图像就不断挤压人的触觉、听觉、嗅觉等。由于视觉具有的优先性和至上性,使得图像拥有绝对的权力,它排斥其他感觉对它的质疑,垄断了所有话语权,进而人们主动的创造性活动转而成为被动地接受更为直观的外部图像;需要学习才可以掌握的文字被不断批量生产的图像侵占,更多的人可以轻易读懂图像,可以借助图像表达他们的思想,而不需要去学习更多的文字以及逻辑思考。令人忧心的是,如果图像生产成为一种霸权,对观看的主体而言,他们必须在这种以屈从和适应为导向的图像生活体制下生活,最终丢失自身,生活中只剩下对外在图像的崇拜和向往。备受争议的电影《夜宴》以华丽的视觉图像让观众叹为观止。在视觉制造者的操纵下,观众如果缺乏必要的历史知识,也许就会对历史产生极大的曲解:真实历史中的人性可以这样戏说么,真实的传统文化信奉这样的价值标准么?

身体的神话与审美操控

在图像中,身体的观赏和审美价值一直是视觉文化消费的重点。在身体的图像中,一种理想的身体意象被刻画出来,特别是女性的身体外形,成为充斥各个图像媒介的主体。电影、电视、形形色色的广告图像等为许多青年男女生产和供应标准的身体图像。以身体为核心的视觉图像工业更加兴盛,大量生产各种标准的身体图像诱使人们为此消费,身体的外形、身体的审美价值与消费价值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这自然少不了大众传媒的推波助澜。

一方面,身体是图像消费的主题。身体崇拜的背后是一种巨大的原始冲动,身体影像是一个极富感召力的符号。以明星为例,明星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大众媒体的策划下,不断制造着时尚。为什么许多教授或专家形不成明星效果,就是由于缺乏身体的魅力,而明星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成就突出,她们还都是身体的表演者。最近爆出的SKⅡ化妆品事件,就是由于刘嘉玲等明星的身体表演,成千上万的女性被她们美丽的身体图像诱导而趋之若鹜。按照明星的身体标准,许多报刊杂志不遗余力地告诉人们如何使身体变得年轻、美丽、性感等,而关于化妆、减肥、健身、整容等内容占据越来越多的版面,媒体上到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身体符号意象。不可拒绝的是,在媒体的教唆下,身体的图像在引导一种审美和消费的价值。另一方面,在身体图像的背后人们的审美能力被操纵。在视觉文化消费的语境下,人们通过依赖对自己的身体感觉来确立自我意识和自我身份,这是现代人自我认同的核心。自然的身体已经变成社会的身体,对身体的观念变化就是:身体是可塑的,可以改造的,它是与其他外在的社会价值相关的。身体的形体美观要求就是强调身体符合当前社会的时尚标准。这种审美标准是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后在精神上的一种追求,同时也成为容易被操纵的一种视觉审美,不管你是否愿意。在图像化的时代,人的身体从自然走向社会,特别在消费社会里,社会的身体成为各种文化力量争夺的战场,社会的身体就是对自然身体的一种再塑造,也是身体的再生产。

主体的危机与个体超越

在这样一种图像化社会的趋势下,我们面临的是另一种深层的文化危机。那就是,商业化的图像将世界理想化并本质化,思想从行动中分离,直接的经验成为景观,图像掌控着我们生存的视觉世界和现实世界。人要习惯图像社会的生活,必须遵循图像社会制定的游戏规则。人宁愿成为现代大工业下机器不断运转的附属物,因为直观、简单易于复制的图像生产能够带来更大的利润。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阅读图像,许多供成年人观看的动漫应运而生,因为它比文字带来的思考更轻松。人类几千年来养成的不断反省和批判的品质在不知不觉中丧失,视觉的取向超越了思想的力量,图像世界的直观性、简单化不可避免,人们却对此乐此不疲。

如何实现自我救赎?法国学者德波寄希望于通过艺术革命来解决我们面临的危机,他以为只有艺术可以“独自表达日常生活的秘密问题,尽管以一种隐蔽、变形的和部分幻想的方式”。也就是说,要认识图像社会的异化本质,解放人的真实本性和欲望,使人的生存成为真实的存在,需要有意识地发挥人类的创造性和想象力,需要个体善于开展富于创造性和想象力的积极行动,在日常生活中自由地表现自己的个性。我们看到一些年轻人用一些反叛的图像去对抗图像工业流水线上的产品,比如现代绘画,这也是反抗图像社会消极性及图像控制的一种努力。

不容否认的是,好的图像不仅能够增加利润,还能够传承文化,能提升人的文化素质,扩大认识范围和识别能力,传播更多知识。特别是在以象形文字为起源的东方国家,历史上许多写意的绘画对图像的认知就有着更为深入的认识。只要我们把图像社会的生产决定权紧紧抓在手里,图像会成为人类最好的沟通方式,当然这种权力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对利益的追求,它还具有担负文化延续的使命。这就需要我们具备认识图像社会局限的能力,以自身的行动去超越导致自身思想浅薄的图像社会。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