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这些车影响不好 朱铁志  
 

□朱铁志

每天驾车蜗行在北京拥堵的道路上,总能遇到一些违章车辆。开始还愤愤不平,时间一长就近乎麻木了。我师傅曾经以他三十多年的驾驶经验对我说:“上路不遇见违章的,那就不算上路了;遇到违章的就生气,那就不算会开车。”我知道自己脾气急、修养差,所以每天一系上安全带,就告诫自己“稍安毋躁、心平气和”。经过多年的修炼,社会车辆违章基本让我见怪不怪了,但无论如何不能让我接受的,是每天都能看到肆意违章的特权军车!

君不见,很多挂着军牌的车辆挤占公交车道、非机动车道,有的从左侧强行超车,有的从右侧非机动车道超车,有的在等红绿灯时占用右转弯专用线,有的干脆开到所有车的前面;许多特权军车在不准左转的地方强行左转,在不准掉头的地方强行掉头,在不准下行的单行线上径直下行,在不准停车的地方随意停靠;至于超速行车、乱按喇叭、野蛮并线,更是司空见惯了。

有一次我按部就班地行驶在自己的车道上,忽然一个黑影风驰电掣地插到前面,只听“嘎”地一声,我的车和“黑影”同时停在那里,两车的距离不过三两公分而已。正在惊恐之间,“黑影”上极其敏捷地跳下一个中校,张口就质问:“你他妈的怎么开车的!”我自知不是中校的对手,赶紧向他请教:“你说我他妈的怎么开车的!”说话间围上一群愤怒的群众,纷纷指责中校不该违章又骂人,这才让我转危为安,否则我真担心自己要遭受军拳伺候了。

转身坐回车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小到大,人民军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都是异常高大的。不论是在烽火狼烟的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人民军队都为祖国和人民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做出了可歌可泣的卓越贡献。每当人民的生命财产遇到威胁的时候,总是人民子弟兵不顾个人安危,第一个挺身而出!每当我们孤苦无告时候,只要看到解放军的身影,立刻就像吃了定心丸!人民子弟兵从来都是人民最忠实的儿子,“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如一人”,这是我军光荣历史的真实写照。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感情、这样的认识,所以我格外不能接受特权军车的腐败行为!我之所以使用“腐败行为”这个分量很重的词,而不是一般地说“违章行为”,是因为我明确地看到一些军车并非难以避免地偶尔违章,而是依仗某种令百姓厌恶的特权公然蔑视交通法规、蔑视人民警察的存在,这样的行为不是“腐败”,是什么?

学了那么多年哲学,我当然知道“个别”和“一般”的关系,当然清楚“一个指头”和“十个指头”的不同。但我想非常明确地指出:现在军车违章的情形相当普遍,远不是“个别”和“一个指头”能够概括的。每天行进在路上的朋友,相信都不难为我的判断做出有力的佐证。

人民军队担负着保家卫国的光荣使命,在执行特殊任务的情况下,军车优先不仅完全必要,而且非常正确,人民群众是能够理解和支持的。但在一般情况下,普通百姓也是上班,军人也是上班,军车就没有理由享受特殊待遇。2004年5月1日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等“特权车”在执行非紧急任务时,不得使用警报器、标识灯具,不享有相应的道路优先通行权。军车除执行军事任务外,在日常通行中也不再具备特权。去年9月1日,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四部联合召开驻京部队军车运行管理专项整治动员大会,会议传达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从严治军,加强军队正规化建设和管理”的指示,要求从现在起到年底,突出抓好首都驻军和高级领导机关军车管理和运行秩序的整治,形成遵章守纪、文明行车的良好风尚,为全军和武警部队做出榜样,坚决维护人民军队的崇高形象和声誉。现在时近年底,情况有所好转,但总体看依然不尽如人意。笔者认为,此事关系到人民军队的形象,关系到军民关系,不可等闲视之。

早在红军时期,我军就与人民群众形成了鱼水不分的良好关系。前不久,笔者到井冈山学习考察,耳闻目睹红军的动人事迹,常常感动得热泪盈眶。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前身“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中,竟然非常明确地规定“不拿群众一个红薯”、“上门板”等非常具体的条款。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从毛委员、朱总司令到普通红军将士,没有一个人挤占人民群众任何一点利益。正是这种严明的纪律和从不与民争利的做法,使红军真正成为一支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的铁军。

“兵民是胜利之本”、“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论断,今天重温依然让我们热血沸腾。要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的历史条件下始终保持人民军队和百姓的血肉联系,继续谱写“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的动人新曲,必须从纠正军车违章乃至军车腐败等点滴“小事”做起。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维护人民军队的良好形象,才能维系军队和人民的鱼水深情。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