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社区和谐共生指标体系及其应用 上海市杨浦区“和谐社区发展研究”课题组  
 

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决定》中明确要求“推进社区建设,完善基层服务和管理网络。全面开展城市社区建设,积极推进农村社区建设,健全新型社区管理和服务体制,把社区建设成为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文明祥和的社会生活共同体。”和谐社区因此成为社区建设的主要目标。建立社区和谐共生指标体系的基本目的正是试图为社区和谐建设提供一个反应、预测和评价社区发展状况的科学手段。

一、理论框架

构建社区和谐共生指标体系,采用的是社会共生的理论视角。从社会共生论看社区,社区就是以综合资源为纽带而形成的社会共生系统。根据资源构成类型,把社区共生现象析分为四个层面的共生形态:(一)作为居住场所的社区共生态。其基础在于居民个人或家庭在所居住社区所拥有的可利用的公共资源。(二)作为社会共同体的社区共生态。其基础在于居民个人或家庭和所居住社区的其他居民共同拥有的公共空间资源,凭借着公共空间,人们之间产生种种社会交往,以及社会交往所产生的效果。(三)作为政治共同体的社区共生态。其基础在于居民个人或家庭对所居住社区的公共事务所拥有的权利,人们通过各种形式的社区参与,从而获得对公共事务的社会影响力。(四)作为精神共同体的社区共生态。其基础在于居民对所居住社区拥有的符号性资源,它表现为居民对社区的身份认同和心理归属,以及由此所形成的社区信任关系。

二、测量方法

社区和谐共生指标体系共有9个一级指标构成,具体测量方法如下:

1、社区总体评价:社区总体评价由单一调查指标构成。要求调查对象对所在社区给出一个总体评价,分值范围为1~10分。调查对象的评分即为社区总体评价得分。

2、社区综合满意度:这是对社区提供的各种公共资源的满意度的一个综合。我们选择了社区的治安、公共道德状况等15个方面,调查居民的满意程度。测量采用四度量表:满意、比较满意、不太满意、很不满意。对15个方面的满意度得分进行加总平均,即得到社区综合满意度得分。

3、邻里互动指标:由本楼组的邻居认识情况和邻里之间和睦关系的评价两项指标构成。每百名调查对象中至少认识1户邻居并保持和睦关系的人数为邻里互动指标得分。

4、邻里互助指标:邻里互助指标考察的是邻里之间建立互助关系的可能性程度。包括:当邻居需要帮助时,是否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帮助?假如自己家发生意外时,是否相信邻居会来帮助自己?每百名调查对象中很乐于帮助邻居并且相信邻居也会帮助自己的人数为邻里互助指标得分。

5、社区参与指标:社区参与指标考察的是社区居民对社区公共事务的参与情况。列出了居委会或楼组长工作等13项社区公共事务的参与项目。每百名调查对象中至少参与2项社区活动或社区事物的人数为社区参与指标得分。

6、社区意识指标:社区意识指标考察的是社区居民对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基本认识和态度。主要调查项目包括:(1)政府部门在执行社区建设计划前应先听取社区居民的意见等9项问题,要求调查对象表示其看法:赞同、比较赞同、不太赞同、不赞同、说不清。根据对五角场社区居民的问卷调查数据,该量表的信度系数Alpha=0.7466,属于可接受的范围。对该量表各项调查项目得分予以总加平均,得到社区意识指标得分。

7、党在社区指标:考察的是党员在社区的影响力和形象展示状况,每百名调查对象中至少认识1名本楼组党员居民并认为大多数党员在社区中表现良好的居民人数,即为该指标的得分。

8、社区社会资本:在测量上采用了一般通行的对社区中社会资本的测量方法。询问调查对象是否赞同:其所在社区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值得信任的。设置五度量表:赞同、比较赞同、不太赞同、不赞同、说不清。该问题上的得分即为该指标的得分。

9、社区归属感:包括以下调查项目:(1)如果我要搬走,我会感到很伤心;(2)我和邻居有很多共同点;(3)如果我要离开家里几分钟,我会敢于让邻居帮忙照看一会儿家;(4)我和小区中很多人是好朋友;(5)我喜欢这个小区;(6)邻居对我信任并且尊重我;(7)小区内的人很乐意相互帮助。要求调查对象根据和实际的相符情况表示:非常同意、比较同意、不太同意、很不同意。根据对五角场社区居民的问卷调查数据,该量表的信度系数Alha=0.8755,信度比较高。对该量表各调查项目得分予以总加平均,得到社区归属感的得分。

三、社区和谐指标体系的

调查及结果分析

在上海市杨浦区五角场街道党工委的支持下,我们在五角场地区对这套社区和谐共生指标体系进行了实际应用,并对调查结果进行了分析,并最终确认了该指标体系的适用性。

在抽中的1000户中,一共发放问卷696份,发放成功率大约为70%。在成功发放的696份问卷中,回收有效问卷567份,有效回收率为82%。

从样本结构看,在接受调查的问卷填写人中,男性占51.0%,女性占49.0%;40岁以下占25.4%,40—60岁占51.4%,60岁以上占23.2%;在职职工占45.2%,离退休人员占39.7%,其他人员占15.1%。从这些结果可以合理地判断,该样本具有相当的代表性,调查结果,可作如下分析:

(一)总体情况

调查结果显示,五角场街道的社区和谐共生综合指数为59.7。9项评价指标得分情况为:(1)社区总体评价指数为61.9;(2)社区综合满意度指数为57.9;(3)邻里互动指数为73.5;(4)邻里互助指数为44.8;(5)社区参与指数为59.1;(6)社区意识指数为60.3;(7)党在社区指数为50.1;(8)社区社会资本指数为71.8;(9)社区归属感指数为57.8。

由于这是第一次的测评,而且也没有其他街道资料可供比较,所以很难判断这个分数是高还是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于五角场街道的社区建设来说,无论是各评价指标的得分还是综合指数的得分都还有比较大的上升空间。

(二)结构分析

从指标体系测量结果的雷达图上,可以比较直观地发现,社区发展在不同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是有差异的。

作为居住场所,居民对社区的总体评价略高于社区综合满意度。大多数五角场社区居民对社区提供的和个人及家庭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共资源是基本满意的。满意程度最高的是对所在居委会的工作状况,近85%的居民表示满意。五角场社区居民对五角场的购物、交通、治安等也都相当满意,满意率都接近80%。而满意程度较低的主要集中在休闲娱乐、文化体育等方面,不满意率都在五成左右。

当我们考察作为社会共同体的社区时,可以看到一个非常鲜明的反差,即较高的邻里互动指数和非常低的邻里互助指数。一方面,七成以上的居民至少认识1位邻居并且和邻居关系保持比较和睦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居民很乐于帮助邻居并且相信邻居也会帮助自己。在现代化进程中,尽管大多数人仍然能够保持和睦的邻里关系,但这种和睦关系不仅已经不能自然地带来彼此间的互助关系,而且甚至不能保证人们继续拥有对邻里之间互助行为的相互期待。显然,邻里作为一种社会支持,其作用正在不断下降。从这个意义上说,社区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正在于重建基于邻里的社会支持体系。

社区作为政治共同体,在最近几年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从宏观角度看,上海的社区建设经历了两次转变:一是从重视物质需求的阶段转变为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并重的阶段,二是从重视两个文明建设转变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三者并重的阶段。我们的指标体系也强调了社区建设的这一内容。从调查结果看,多数社区居民已有了一定的社区意识也有了一定的社区参与度,但显然还远不够。调查数据显示,仍然有三成的社区居民从来不参与任何社区活动和社区事务,而具有强烈社区意识的居民(社区意识指标得分超过80)更只有不到5%。其中造成社区意识降低的主要因素是参与的无力感,许多社区居民认为“由于许多条件还不成熟,居民管不了那些社区公共事务。”我们知道,有序的公民参与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石,而且近人们日常生活的社区自治是培育公民精神的最佳实践领域之一。因此社区发展应当从体制和机制入手,方便人们参与到社区公共事务中来,并由此提高参与的效能感,从而促进社区居民的社区参与行为,提高社区居民的社区意识。这对于国家政治发展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同时,更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是,调查显示党在社区指数上,分值比较低。在所有的社区居民中,只有一半人认识至少1名本楼组党员,并认为大多数党员社区表现良好。这意味着余下有一半居民要么一个社区党员也不认识,要么对社区党员的表现并不认可。这个结果显示,基层党组织还没有充分发掘出党员群体在社区中的影响力和示范性。但是无论如何,对于党领导社会这个重要任务来说,党员群体所具有的潜在力量是实现这个任务的重要资源。

最后,作为精神共同体的社会共生态,我们也看到一些变化迹象。一方面社区的社会资本仍然有较高的水平,80%的调查对象认为“我们社区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值得信任的”;但另一方面,社区居民对社区的归属感却比较低。虽然80%左右的人“很高兴住在这个小区”,并且感受到周围人对自己的尊重,但是只有不到50%的人能在自己的小区中建立起自己的朋友圈,而50%的人不会为离开现住的小区而感到伤心。

(三)比较分析

比较分析是任何指标体系必须具有的一项功能,能否有效地区分不同评价对象的存在差异,直接关系到指标体系的优劣。我们虽然只在一个街道进行了调查,但仍然可以通过次级单位的区分来考察该指标体系的差异区分状况。

通过从五角场地区抽选的 10个居委会在各项评价指标以及综合指标的得分情况显示,除了社区总体评价指数、社区综合满意度指数和社区意识指数以外,其他各项指标都能够比较显著地反映出不同小区的差异。在小区这个层面上,邻里互动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51.5,91.7],邻里互助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34.8,59.7],社区参与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42.4,85.1],党在社区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17.9,79.8],社区社会资本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56.1,90.4],社区归属感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49.3,68.0]。最后,综合指数的实测值区域范围为[44.0,71.0],而对于社区总体评价指数和社区综合满意度指数来说,由于五角场地区居民同处一个地区,可利用的公共资源大致上是相同的,因此这两项指标在各个居委会之间的分值差异较小是十分自然的,也反映了基本事实。

课题组成员:胡守钧、徐松亮、张海英、孙栋成、徐珂、缪宇音、郭尚鑫、易幸麟、高建枢、赵山如、朱慰琦 课题撰写人:徐珂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