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胡耀邦组建的理论动态组 沈宝祥  
 

□沈宝祥

胡耀邦为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就组建了一个工作班子,称之为理论动态组。从1977年6月4日召开第一次会议起,到1981年9月29日召开理论动态组最后一次会议止,他直接领导和指导这个组的工作前后达四年多时间。我是理论动态组最早的成员之一,而且经历了理论动态组从形成到终结的全过程。现将有关情况作一回忆。

一、理论动态组的形成

胡耀邦到中央党校工作以后,采取整风会议的形式,搞“揭批查”,解决“文革”遗留问题。他立足党校,面向全党全国,将中央党校的复校开学,同全党全国的工作大局相联系。1977年5月,中央党校的整风会议开了一个多月,胡耀邦深感思想理论上的混乱,需要澄清,需要把被颠倒了的是非再颠倒过来,于是,他决定要办一个刊物,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加以澄清。他当时的说法是,把被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这也就是后来说的拨乱反正。办刊物,就需要人手。他对秘书陈维仁说,你给我找几个同志来,我们人不要太多。陈维仁回忆说,《理论动态》创办的时候,没有几个同志,当时也就找了三、四个人。

6月6日上午,我们到耀邦办公室开会。参加者连陈维仁共五个人。这是这个办刊物的班子的第一次会议,也就是理论动态组的第一次会议。

耀邦把这个班子叫做动态组,全名就是理论动态组。当时,这个理论动态组并不是中央党校的一个正式机构。理论动态组的人员是从各单位调来的,组织关系还在各人的原单位,大家都觉得是临时性的。我的思想上也是这样的一种观念。

6月15日,党中央批准了中央党校各个机构负责人的任命。其中有一个校刊室,任命了一个副主任。理论动态组在机构编制上归属于校刊室,任命王聚武为理论动态组组长,实际是由胡耀邦直接领导和指导,筹办《理论动态》。

1977年12月,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提议,为了更好地办《理论动态》,也由于其他方面的需要,中央党校组建一个理论研究室。1978年2月,党中央批准中央党校在校刊室基础上组建理论研究室,吴江任主任。从此以后,理论动态组就成为理论研究室下属的一个机构。

《理论动态》原以中央党校校刊编辑室名义举办,从第52期(1978年3月30日)起,就改用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名义了。

胡耀邦去中组部上班前,考虑到以后同大家的联系的机会少了,就委托吴江协助他办《理论动态》。成立了理论研究室后,理论动态组在组织上成为该室的一个机构,但胡耀邦仍然直接领导和指导这个组的工作。

理论动态组是胡耀邦组建的一个小机构,不管组织上隶属于校刊室,还是理论研究室,都由胡耀邦直接领导和具体指导。参加办《理论动态》的,还有秘书陈维仁,和当时任哲学教研室主任的吴江(后任理论研究室主任,成为理论动态组的领导者)。他们虽不是理论动态组的成员,却起着重要的作用。

二、胡耀邦与理论动态组

“共命运”

理论动态组的工作,主要就是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

同耀邦一起最早酿酝筹办《理论动态》的陈维仁同志说,耀邦之所以要办《理论动态》,宗旨非常明确,刊物首先办给领导干部看,内容是集中把十年动乱中被林彪、“四人帮”一伙搞颠倒了的理论是非、路线是非、政策是非重新颠倒过来,从思想理论上清算极左思潮,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耀邦说,这个刊物,就是要起这个作用,要在思想理论战线上当个“排头兵”。(陈维仁:《旗帜鲜明地同“两个凡是”相对立》)要办这样的一个刊物,稿子从哪里来?这也是耀邦首先考虑的问题。

在第一次召集我们开会时,耀邦说,《理论动态》的文章有的请人写,有的自己写。第二次会议上他又说,“稿子怎么搞?能自己搞当然更好,或主要靠我们自己搞。”当时,人们的思想还相当普遍地处于僵化半僵化状态,心有余悸。撰写《理论动态》需要的拨乱反正文章的作者,很难找到。刊物办起来以后,大部分文章都要自己撰写。撰写文章,这是我们理论动态组成员最主要的工作。

限于我们的理论水平,特别是思想跟不上,当时我们干得相当苦。耀邦在紧张的中央党校复校开学工作的同时,抽出不少精力和时间同我们一起干。他是《理论动态》实际上的主编。

在耀邦的具体指导下,我们理论动态组的几个人都有了进步,刊物的影响也逐步扩大。他当然很高兴。9月10日,耀邦在理论动态组会议上,对两个月来的办刊工作,作了一个总结。他说,“办了两个月了,我们自己要有一个正确的看法。我们的刊物说好得不得了,不要这样看。四百多份,看的人至多四千多人,起了一定的影响,对反对修正主义,揭批‘四人帮’,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我们没有犯原则上的错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要有信心,马克思主义的脚跟站稳了。这么个总的评价,我们自己要有这个信心。”他还说,我们的文风基本上是好的。基本上一条,摆事实,讲道理。

对理论动态组的同志,耀邦除了指导写文章外,很注意从各方面严格要求我们,进行教育培养。

首先是思想认识和精神境界的提高。在1977年10月12日的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耀邦鼓励大家说,我们党校在扭转乾坤中起些作用是很光荣的。我们要在继往开来中,占一个光荣战士的地位。前进中要谨慎,要磨练我们的党性,不要出纰漏,不要搞歪风邪气。在10月25日的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耀邦对我们提出要做思想上的前卫战士的要求。他在去中组部上班之前,对我们说,我们的要求不高,当个思想的前卫,不是后卫。我们要当前卫战士。我们理论动态的参加者,就以这个为标准。我是不是做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思想前卫的战士。用这种精神办好我们的刊物。每天用这个东西来激励自己。他鼓励我们要敢于写。以后,在办刊过程中,他结合形势和工作实际,不断地向我们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使理论动态组同志保持了良好的精神状态。

耀邦的这些话,不是一般的空泛道理,而是基于对拨乱反正重大意义的深刻认识。

其次是要求我们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他向我们提出,要把理论与观察力高度结合起来。熟悉马克思主义观点,观察当前思想理论动态,高度结合起来。第一要不断熟悉马克思主义观点,要经常翻马、列的四卷,毛主席的五卷,放在桌子上经常翻,另一方面,要经常观察当前有什么重大的思想理论动向,要经常注意观察,琢磨体会,还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

三是从各方面为我们提供工作条件。除了过一段时间开一次理论动态组会议外,耀邦还经常将一些文件资料批转给我们,都写了批语,或要求我们研究,或要我们注意,或要我们写文章。

他到一些地方讲话作报告,也尽可能叫我们去听。在中央党校时是这样。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也是这样。我就听过多次,比如,耀邦任中宣部长后对宣传口同志的讲话,到中纪委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听他传达三中全会精神,在诗刊座谈会的讲话,在新闻工作会议的讲话,对驻外使节的讲话,等等。还有,在我们送审的每一个文稿上,耀邦都写批语,这也是他对我们很重要的指导方式。

耀邦为办《理论动态》,真是呕心沥血。在办刊过程中,他同理论动态组同志一起,为“无米下锅”而发愁,为赶写文稿而费心,为《理论动态》影响日增而由衷的高兴。1978年7月15日,是《理论动态》创刊一周年,胡耀邦兴致很高地提议,用我们积攒的稿费会餐。他同理论动态组同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开始时,他说,同你们一起搞二个月。到1977年12月他到中组部上班时,他却说,我还和大家共命运。他再也不说由你们自己搞了。在1977年秋的一天,在他办公室同理论动态组同志闲聊时,他动情地说,我死后,你们要写上一笔,生前办过《理论动态》。他用这样的语言表露了对《理论动态》和理论动态组的深情。

1978年7月22日下午,在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关键时刻,邓小平约胡耀邦谈话。第二天下午,耀邦在他家中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传达。他说,小平问我们的情况。接着他传达小平的话:哦!你们《理论动态》,班子很不错啊!你们的一些同志很看了些书啊,不要搞散了,这是个好班子。看来是,耀邦是按小平的提问,讲了理论动态组的情况,然后才有小平对这个班子评价的话。耀邦对我们说,邓副主席的这个话对我们是个鼓励。

耀邦对理论动态组的直接领导和指导,持续到1981年上半年。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选举耀邦为党中央主席,他无暇顾及也不适宜再直接联系理论动态组了。这年9月29日上午,他把我们召集到中南海勤政殿开会,这是他最后一次直面指导理论动态组的工作,也是向我们告别。

三、理论动态组

也是一个研究机构

耀邦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初衷是把被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换一个说法,就是要重新研究中国社会主义方方面面的问题。尽管当时思想上还不明确,但问题的实质就是如此。耀邦是一个勤于思考的人,他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就在我们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讲,我们也发表一点议论。

他为我们出的题目,都是实际生活中存在的重要问题。我们撰写文章,就是对某一个问题进行研究探讨。当然题目有的比较大些,有的比较小些。

翻阅一下耀邦主持和指导下出刊的《理论动态》(以第311期为界),以及耀邦对理论动态组的历次谈话和大量批语,有思想路线和文风、经济建设、民主法制、文化、党的建设等多方面的内容,几乎涉及到中国社会主义的所有大方面的问题。

耀邦针对“左”的思想和政策,抓住当时突出的问题,以《理论动态》为主要阵地,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并进行新的探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现在回过头来看,理论动态组就是一个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机构。这个研究机构的首席研究员,就是胡耀邦。

耀邦的讲话和报告,是他独立思考和研究的成果。我听过他多次讲话,每次都是他自己拟一个提纲,讲完后,他审阅修改记录稿,然后定稿。他不要秘书代劳,也没有要我们为他起草讲话稿。但有若干次要我们为他推敲修改讲话记录稿,或他自己写的讲话稿。我参加的有: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发言、在剧本创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全国科协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讲话、在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在中央党校第四期轮训班学员结业会上的讲话、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等。

胡耀邦同志当年提出和阐明的一系列理论观点,现在看来,早已是人所共知的常识,甚至觉得很肤浅,但在当年,却使人们耳目一新,很受启发。有些思想和理论观点,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则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