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从老陈躲吃说起 彭广荣  
 

躲“吃”,这是发生在官场上的现象,为数不多,却令人深思。

邻居老陈是位政府秘书长,因为应酬太多,一年多来他积累了一套躲“吃”的经验:

一曰:“替身术”。时到饭局,对其副手说:“我有急事,你代表我接待”。因为官场的副职多,这个副职忙,那个副职总可以“顶”,再说“一把手”给你面子,让你陪吃何乐而不为。但也有个别情况,这个副职也想躲“吃”,就会安排一个处长当替身。

二曰:“点到术”。即宴会开始了,陈秘书长讲一番表示欢迎的客套话,然后话锋一转:对不起诸位,我还要接待某某来宾(当然来客的身份比在座的职位要高贵)。这样他就可以“躲”起来了。

三曰:“回避术”。有些客人不一定要自己出面接待,可以不见面,电话招呼或者让下属说明自己在外地或在基层赶不回来等原因。

为何躲“吃”?这位秘书长没有唱高调,他直言:身体是自己的!其实,秘书长也有苦衷:领导交代自己陪客,来客中不少是自己的上级、同事、朋友、老乡,“躲”起来总是感到对不起人家。“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躲”,大部分情况下,人家不知道。但也有尴尬的时候,露了馅很难堪。不管是否难堪,这位秘书长认为:吃坏了党风,这是全局大事;吃坏了身体,这是个人大事。

不久前,国务院召开了常务会,下令中央政府从各部门做起,公务接待费用列入财政预算管理,接待情况需向社会公开。按理说,公务接待应当减少,“吃喝风”应该减弱。然而在有些地方,“天高皇帝远”,我行我素,令行不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吃喝风”有增无减,弄得那位秘书长还须躲“吃”。他叹道,难啊!上面来了领导,部门来了实权人物,社会上来了关系户,不接待行吗?左一个检查右一个评比,并没有减少;今天这个会,明天那个会,也没有精减,能不吃不喝吗?上面有规定,下面行不通,那就采取变通方式处理接待费用,一是“下转法”,即由企事业单位承担接待费用,这样无须公开,一年中找几十家实力强的企业单位,帮助消化行政机关的接待费用;二是“调减法”,由几个单位变相承包行政机关全部或部分接待费用,然后给予这些单位优惠政策,调减上缴的费税;三是“挂账法”,一年的吃喝费用先挂起来,到年终调整支出科目。如果把这“三法”综合运用,那业务接待怎能减少,像陈秘书长那样的躲“吃”现象必会依然存在。

在不少人看来,吃是一种权力,一种象征,像陈秘书长那样躲“吃”的当官者不多。其实,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家庭和谐,“躲”也是一种策略。现在问题是国务院的规定何时才能真正落实,下面的“对策”比如那“三法”谁来管?中国还没有个官员为业务接待受处分的,也没有哪个官员为业务接待受表扬的。细想一下,如果像国内村级、国外印度实行“零”招待制度那样,没有公务接待经费;如果能像国内一些地方实行“总量控制,超支自付”政策和国外俄罗斯、日本等国公务接待审批那样严格;如果进一步强化党纪国法手段,约束公务接待和支出费用,公务接待必减无疑,那样,像陈秘书长那样的官员就无须躲“吃”了。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