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美军战略思维中凸显忧患意识 李桂圣  
 

□李桂圣

近年美军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就是面对不确定的“战场”和对手,如何在广阔的、情况复杂的地区采取作战行动。

美军担心,未来的对手不与军事实力和武器装备占优势的美军正面交锋,而采取以己之长击美之短的方针,针对美国承受不了重大伤亡和高度依赖信息网及联盟体系等弱点,采取恐怖行动、核生化打击、信息战、游击战、环境战、离间美国与盟国关系等“非常规手段”,打击美军驻海外部队乃至本土的要害部位。1996年9月,美空军一个中尉用一台家用计算机和普通的调制解调器,通过互联网络悄然掌握了美海军大西洋舰队的指挥权,使美军深感震惊。在未来战争中,利用计算机入侵,可使美军陷入信息灾难。

美军既强调非传统的现实威胁,又重视传统挑战,把战争准备的基点从对付单一威胁转向对付多重威胁,把“非正规作战”作为美军建设的重点。

美军曾作出以下假设:

如果做出下一次巨大技术飞跃的国家不是美国怎么办?如果某个其他国家所取得的突破使其他一切技术进步都变得无关紧要怎么办?如果出现一两个或十来个极聪明的具有革新思想的技术狂人,瘫痪美国的信息系统,破坏美国的政治、经济和金融体系以及动摇美国的政治意志和决心,如用电子方法“炸毁”纽约股票交易所或美国联邦储备体系怎么办?对上述一切美国应作出怎样的反应?

据美国防科学委员会研究报告称,威胁美国民用和国防信息系统的潜在对手很多,主要有:100多个有信息战能力的国家,其中包括50多个以美国为作战对象的国家、跨国或多国公司、信息恐怖分子、计算机犯罪集团。目前,世界有约20个国家能生产精确制导武器。十年之内,这个数目要翻一番。技术发展的进度在加快,很有可能做出重大突破的国家并不是美国。

假设凸显出美军的一个心病:在信息时代,胜利仍然属于具有战略优势而且能克服严重困难的一方,但并不总是掌握尖端技术和先进武器的一方赢得战争。非常危险的是,在当前军事革命中美国忽视了基本作战技能,并正在遗弃那种在低级水平上作战所需要的军事文化。更需关注的是,计算机上的战争博奕或模拟代替了实战演练,难以培养出操练中形成的严明的纪律和士兵的勇敢。美军高层担心这样的军队不会服从纪律,不能结合成有效的作战单位。

2005年《美国国家军事战略》报告称:“各种技术和武器的扩散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未来冲突的特征。”美军认为,信息技术的进步和广泛应用为敌国提供了利用信息网络对美国进行攻击的手段,使敌人更容易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展惊人的技术和能力,用极端的方式,破坏美国的国家系统和防御体系,威胁美国安全。美国害怕“信息恐怖分子”对民用和国防信息系统实施信息攻击,因为这种攻击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

美国有一句格言:“没有一个伟大的敌人,便没有伟大的美国”。不停地寻找敌人,不停地强调威胁,不停地渲染危机,成了美国军事文化、战略思维的核心内容。即使是取得战争胜利以后,也要从战略指导、作战指挥和武器装备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战争回顾,查找薄弱环节、潜在问题、失误原因,一些战后报告侧重于总结教训,力求得出作战受挫的规律。

美军能成为世界一流强军,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始终有一种“威胁降临”的忧患意识,一种渗透到骨髓里的“敌人来了”危机感。强烈的忧患意识刺激着美军在任何情况下都怀有警觉之心,以不进则退、快活慢死的紧迫感不断进取,始终保持绝对军事优势,引领着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潮流。强烈的忧患意识激发出巨大的精神动力,引导美军勇于竞争,置于死地而后生。

无数流血的事实证明了一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没有忧患意识就没有生存的思想基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支军队,如果没有忧患意识,夜郎自大,满不在乎,自我陶醉,必然逃脱不了“大意失荆州”的悲惨命运。充分认清显著的、潜伏的种种困难、险阻、危机,并想方设法去克服它,防范它,是一种理性的深刻,也是一种思想上的超越。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