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以色列总统佩雷斯 季旭鹏  
 

□季旭鹏

7月15日,84岁的希蒙·佩雷斯 (Shimon Peres)宣誓就任第九任以色列总统。他在就职仪式上表示自己将会致力于推动中东和平进程。

佩雷斯1923年生于波兰,1924年随全家移居巴勒斯坦。作为以色列的政坛元老,佩雷斯在政治道路上的“耐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1959年首次当选议员,并任国防部副部长,此后40多年中,以色列政府高层各位子佩雷斯坐了个遍,是以色列目前政治年龄最长者。几年前,在佩雷斯筹办的一次支持和平活动中,各国政要云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走上讲台,真诚地对白发苍苍的佩雷斯说:“当你开始政治生涯的时候,我还是个毛头小伙……”

在以色列政府高层

各位子上坐了个遍

佩雷斯在其6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曾三次出任总理,在以色列政府高层各位子上,佩雷斯坐了个遍。1946年,他出席了在瑞士召开的第22次世界犹太人复国主义大会,1947年,他应犹太自卫军的一位负责人的要求,专门负责采购武器的事务。1948年任以色列国防部海军事务负责人。在阿以战争时期,他任以国防部驻美国使团团长,同时,他在纽约大学和哈佛大学附属企业管理学校学习,并在哈佛大学政治系毕业。1952年任以色列国防部办公厅副主任,同年底升为主任直至1959年。在此期间,他负责以色列军火工业的发展,并在法国的帮助下,在以色列内盖夫沙漠建立了以色列的第一个核反应堆。1959年任国防部副部长。1965年与本—古里安一起建立以色列工人党,任总书记,同年大选时再次当选为议员。1969年任占领区经济发展和“难民”安置部长。1970年任邮政和运输部长。1974年3月任新闻部长。1974年6月任国防部长。1975年参加埃以部队脱离接触的谈判。1977年4月当选为以色列工党(工人党和另两个工党合并组成)主席。1984年9月任总理。1986年10月副总理兼外长。1988年12月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1992年7月任外交部长。1995年11月4日拉宾遇害后他出任以色列代总理。1995年11月任总理兼国防部长。1997年6月在工党主席的竞争中获胜。1999年6月任以色列第15届议会临时议长。1999年7月任以色列地区合作部长。2001年3月任外交部长,9月任副总理兼外长。2002年10月辞职。2003年2月任以议会临时议长。2003年6月工党主席米茨纳辞职后,佩雷斯出任工党主席,任期至2004年6月。2004年1月,以色列工党决定将佩雷斯的工党主席任期延长至2005年12月。2005年11月30日,佩雷斯宣布退出工党。2006年起,佩雷斯在现总理奥尔默特的内阁中任副总理兼内盖夫和加利利事务部长。2007年6月,在以议会举行的总统选举中当选为以色列第9任总统。

“屡战屡败”

有意思的是,虽然在以色列政坛被誉为“常青树”,但是佩雷斯似乎总也过不了竞选这道“坎”,他三度出任以色列总理,但是都不是靠选举赢得。1977年伊扎克·拉宾辞职,他任代理总理,两个月后大选中败给贝京。1984年至1986年与利库德集团政治家伊扎克·沙米尔预约交换执政时期。1995年拉宾遇刺,出任代总理,次年大选败给年轻他26岁的鹰派人物内塔尼亚胡。2000年竞选总统时,佩雷斯投票前已经获得议会120票中不少于66票的保证,但最后只有57票投给了他,63票支持卡察夫。2007年选举当天早上,以色列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在首页历数佩雷斯上世纪70年代以来输掉的8次选举。多次选举失利,因为面临选择的以色列,往往需要比佩雷斯更加强悍更加坚定的人物。事实上,佩雷斯虽“屡战屡败”,却依然“屡败屡战”,斗志不减。2005年竞选工党主席失利后,他离开了长期相伴的工党,宣布支持老对手沙龙新组建的前进党,成就他个人,也成就以色列政治选择的一次大变动——左右融合,走中间路线。

玫瑰色和平行不通

佩雷斯在国际社会赢得了无争议的尊重,这也是其他以色列政治家所不及的。1994年他因缔结里程碑式的《奥斯陆协议》与前总理拉宾、巴勒斯坦前领导人阿拉法特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博瓦尼和平奖”,1996年与约旦国王侯赛因一起被授予美国费城自由勋章。

佩雷斯为以色列增添了温和色彩,但是暗地里他却不手软。他认为,这样一个国家要生存下去,靠谈判获得玫瑰色和平行不通,巴以之间只能在两败俱伤之后,实现血色和平,痛苦和平。佩雷斯曾经在其著作《新中东》里,用战略眼光勾画了一幅中东在停止暴力冲突之后,如何通过经济合作、资源互补实现长期稳定与繁荣。他对中东历史现状,以色列心态与处境,有着精辟而哲理的描述:“战争并非只是在战术家们认为可以获胜的情况下爆发。” “和平并不是没有战争,而是一种德行,一种心态,一种行善,树立信心,实行公正的意向。”

距离1993年签订的《奥斯陆协议》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大部分以色列人已经确信,拉宾与佩雷斯推行的和平路线走不通。实际上,佩雷斯并没有坚守温和底线。尽管他在公开场合从不承认《奥斯陆协议》“已经死亡”,但支持沙龙使用暗杀等高压手段,粉碎“恐怖主义基础设施”。他支持以色列修建隔离墙,驳斥外界对以色列反恐政策的批评。

以色列需要佩雷斯重建信心

2006年以来,以色列社会气势低迷。前总理沙龙中风倒下,对以色列人心里沉重一击。去年夏天以黎冲突,打得不明不白,遭掳走的以军士兵至今下落不明。奥尔默特政府风雨飘摇,来自伊朗的威胁愈发响亮,哈马斯全面占据加沙……

一份以色列报纸使用“人民选择佩雷斯”的标题讲述他当选一刻。以色列选择总统的标准,除了声望,便是道德。前总统魏茨曼因经济问题下台,卡察夫原本被视为最低调最无争议的人物,没想到曝出性丑闻。“如果要找个乏味的人,别指望在政客堆里找,即便最乏味的政客,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以色列人这样表达对卡察夫的不满。

这个时候,以色列需要佩雷斯这样国际知名、名声清白的人物来修复名誉,重建信心。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