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军队 董志铭 常琦  
 

——1950年代彭德怀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与实践

□董志铭 常 琦

1952年朝鲜战局刚刚稳定下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决定由彭德怀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从此直到1959年8月庐山会议,彭德怀围绕建设什么样的国防和军队、怎样建设国防和军队的基本问题展开了积极的理论探索,主持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从而开创了当代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最初局面。

一、以解决现代化问题为中心,确立军事建设总方针总任务;大力推进国家军事制度正规化改革

坚持以现代化建设为中心,不断提升中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整体水平。这是彭德怀从抗美援朝战争中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之一。鉴于中国自近代以来,在军事技术方面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彭德怀主张实行跨越式发展的战略,加速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进程。为此,他多次在党的会议上呼吁:“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同时国际国内的形势也要求我们,必须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否则就根本谈不到国家的安全,根本不可能保障社会主义建设。”“由于我们面对着高度现代化的帝国主义军队,因此我军必须在国家工业化的基础上,有步骤地用新式的技术装备武装起来……实现军队技术装备的现代化。”朝鲜战争结束后,党中央分析了国际形势,认为“世界局势不能不趋向于和缓,世界的持久和平已经开始有了实现的可能。”彭德怀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大力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由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的战略转变,核心是建设起一支强大的现代化革命军队。针对一些同志盲目地骄傲自满,不虚心学习,不认真研究,不加分析,企图以不适合新情况的老一套工作方式方法来解决新的问题的现象,彭德怀尖锐地批评说:“现代化军队并不简单地等于步兵加上飞机、坦克、大炮。从单一的步兵到各兵种的协同,从落后的装备到近代装备,从分散的作战到集中的现代的正规作战,在军事上说是一个很大的跃进,是带有本质性的转变,并不是简单的量的增加,因此要引起一系列的变革。要建设起现代化的军队,首先就必须掌握现代的军事业务和技术,掌握科学知识。”为了进一步统一全军高级干部的思想,1953年12月至1954年1月,彭德怀主持召开了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全面阐述了新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第一,制定了国家军事建设的总方针和总任务。

第二,规划了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蓝图。

第三,明确了现代化军队建设的长期的、经常的中心工作。彭德怀明确提出:过去我们的技术和装备比较简单,现在已经逐渐在改变;过去我们主要是在战场上练兵,现在则主要是依靠进行正规的军事训练,特别是训练干部。

第四,明确了加强党的领导和政治工作是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根本保证。

第五,明确了加强各级司令机关和后勤组织建设是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环节。

第六,确立了义务兵役制、薪金制和军衔制等军事制度。彭德怀认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现代化离不开正规化,二者是中心与保证和条件的关系。要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现代化,就要同时提高我军的组织、管理和军制的正规化水平。“所谓正规化,就是统一指挥、统一编制、统一制度、统一训练和统一纪律。”彭德怀根据当时的情况和军队建设的长远需要,重点阐明了几项重大军事制度改革措施:军队的编制体制要根据国家的经济条件和作战的对象的变化而改变;改志愿兵役制为义务兵役制;改军官生活的供给制为薪金制;实行军衔制以及军官的退役制;建立颁发勋章和奖章制度。

二、确立国家军事建设要与国家经济建设协调进行的指导思想,开辟当代中国建设现代化国防和军队的道路

没有国家经济的发展,就不可能建设强大的国防和军队;失去了国防和军队的有力保障,国家经济也无法正常发展,两者互为基础和依托。但在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特别是在国家财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还有一个如何处理二者关系的问题。彭德怀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期间,始终坚持从国家发展的战略全局思考和筹划军事建设问题,确立了把军事建设建立在工业发展的基础上,与国家经济建设协调起来的指导思想,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指导原则和方针。

第一,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必须以国际形势的发展和特点为基本依据,必须服从于国家的工业建设,并与之协调发展。要正确处理军事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前提在于对国际形势的发展和特点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只有判断国家能有一个较长的和平发展环境,才能让军事建设让路,服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朝鲜停战实现后不久,党中央毛泽东就作出世界将出现10到15年或者更长时间的和平局势的判断。彭德怀则进一步判断了当时中国军事建设所处的国际国内环境:既不是相当稳定的和平环境,也不是战争即将爆发的临战状态。基于这种判断,他提出,考虑平时军队建设的时候,必须注意有利于国防工业的加强,有利于国家动员潜力的积蓄。他还提出,国家的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水平是国家防御力量的物质基础。没有现代化工业,现代化交通、通讯等设施,就不会有现代化国防,也不会有真正的现代化军队。即使有一支用现代武器装备起来的军队,也不可能在现代战争中充分发挥作用。从这些观点出发,彭德怀指出:“我们一方面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来建设我国现代化的军队,同时必须认识,国防现代化必须与国家工业的水平相适应,我们目前工业基础还很薄弱;同时要照顾到国家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集中力量于重工业建设,在财力上有一定的限度,因此,我们的国防建设,既不能停步不前,也不能急躁冒进。”

第二,国防建设目标和步骤的确定,既要考虑到需要,又要考虑到可能,统筹规划应急准备和平时建设。从1952年到1955年,彭德怀利用各种机会,徒步或乘车,把全中国1万多公里的海岸全部勘察了一遍,发现许多地方没有防御设施或形同虚设。怎样把旧中国没有防御设施的情况,逐渐改变成为一个具有充分防御设施的国家呢?中国的领土面积这样大,海岸线和边防线这样长,要想在海防、边防和内地把防御现代武器的设施都搞起来,在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的。而且“如果解决得不适当,现代化的军事搞得过多过急,同国家经济建设不相适应,反会害多利少”。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彭德怀基于对当时的国际形势及其发展趋势的观察,决定“采取适当步骤和分期完成的办法”:“首先搞一些迫切需要的建设,然后有条件时搞那些比较需要的建设,发现帝国主义完成战争准备确有征候向我国进攻的时候,再适时地集中力量,扩大军事建设。”

第三,裁减数量,加强质量,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建军道路。朝鲜战争的经历使彭德怀深切地体会到,质量因素对战斗力的生成与发展,乃至战争结局,都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和意义。他是最早把全面提高质量建设上升为军队建设根本方针的我军领导人之一。1953年,他在主持修改5年军事建设计划时,就考虑通过军队结构上的优化组合与提高军队构成要素的内在质量来增强部队战斗力的问题。他坚定地执行党中央毛泽东关于压缩军队员额,平时少养兵的指示,提出并坚持军队总员额减到350万,同时要求进一步加强部队的正规训练,培养足够数量的具有一定文化、科学、技术水平和马列主义基础知识以及能掌握军事业务的干部,培养一定数量的技术兵员。经过全军高干会议充分讨论,他又明确确定军队总定额,各种特种兵以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巩固提高为主,减少国外订货,选择重点建设,执行毛泽东关于当时全部国家机构费用最高不超过国家总支出的30%的指示,以便挤出钱来,发展重工业。他认为这是“明确了建设现代化军队应走的正确道路”。1957年1月,他主持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进一步把减少数量,加强质量确定为军队建设的基本方针,指出:在国家更需要发展经济的情况下,今后的军事费用在国家总支出中的比例还要缩小。如果继续维持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将使军队装备技术水平长期得不到改善,战斗力长期得不到提高。所以,我们对军队建设,就采取了裁减数量,加强质量的方针,即减少原有军队的员额,把军费用于重点建设,加速改善军队的技术装备,加强训练,提高战斗力。这就比较完整地概括了“提高部队的质量”的内涵,提出了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所能采取的主要措施。在彭德怀的主持下,我军按照这一方针一再大力压缩员额,从1952年初的626万人,到1958年压缩到只有237万人,质量建设反而搞得很好。全军的总员额主要是陆军大大下降,海军、空军及特种兵的比重有所增加。各军兵种的比例趋于合理,军队在编制体制和作战指挥方面已初步达到了战略合成的要求,整体素质有了明显的提高。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