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开发生猪期货品种转移市场风险 高伟  
 

□高 伟

为抑制生猪价格过快上涨,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调控措施,生猪保险是其中一项。政府推行生猪保险的出发点是好的,是有利于农民的好事,可以增加生猪供给,稳定市场预期。可是,生猪保险是为生猪养殖户在从事生猪养殖过程中,对遭受自然灾害和意外事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保障的一种保险。生猪保险保护的是生猪养殖者的利益,分散的是生猪养殖户的自然风险和意外事故风险。而生猪价格上涨,受损的是猪肉消费者,生猪养殖户是受益者。生猪价格上涨,养殖户认为有利可图,即便政府不推行生猪保险,养殖户也会增加生猪存栏量。随着生猪和猪肉供给增加,当猪肉供给超过了老百姓的消费能力,生猪价格就会下跌。随着生猪价格下跌,当养殖户认为无利可图时,即便国家推行生猪保险,养殖户也会减少生猪存栏量。

下面我做一个简单的分析。今年8月1日,保监会出台了《关于建立生猪保险体系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紧急通知》,《通知》规定:能繁母猪保险的保险金额定为每头1000元,保费为每头60元。其中,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负担48元,保户自负12元。《通知》还规定:能繁母猪保险的保险责任应包括洪水、台风、暴雨、雷击等自然灾害,蓝耳病、猪瘟、猪链球菌、口蹄疫等重大病害及泥石流、山体滑坡、火灾、建筑物倒塌等意外事故。这两条规定意味着保险公司保的是能繁母猪的自然风险和意外伤害,保的是母猪的成本,这对分散母猪的自然风险是有效的,可是对母猪的市场风险没有太大作用。假如养殖户养猪过多,生猪价格大跌,母猪不值钱了,但是只要这头母猪健健康康的,保险公司就不会承担什么责任。对养殖户来说,这头母猪活着还不如得蓝耳病死亡了。因为如果这只母猪得蓝耳病死亡了,保险公司就得赔偿养殖户1000元,养殖户还省了饲养。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生猪保险并不能有效地分散生猪养殖的市场风险,而生猪养殖的市场风险是比较严重的,这是因为,生猪价格波动具有周期性特点,进而带动生猪养殖周期性波动。由于市场供需信息传导不畅,养殖者只能根据局部地区生猪市场价格的变动安排生产,造成了市场整体供求的不均衡。生猪的生长周期约为10个月,从种猪补栏到生猪出栏也需要6 个月,这种“时滞”进一步加大生猪供需的不均衡。一般情况下,生猪当期的价格波动会对其后一年甚至两年的生产造成影响。当市场供大于求时,养殖户可能会亏损,甚至有可能是严重亏损。

引起本轮生猪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长期以来生猪肉价格偏低,国内养猪产业出现萎缩,生猪供不应求。调查显示,2005年底,河北许多地区生猪收购价跌到了每市斤2.5元,与2004年同期生猪价格5元相比,下跌了50%; 2005年底四川资阳地区生猪价格是每市斤2.7元左右,与2004年同期相比低了1.2元。为了减少损失,很多农民养猪户只能忍痛“割肉”。到2006年6月下旬全国重点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存栏量比2005年同期下降了13.6%。两年前的猪肉价格大跌,迫使养殖户减少生猪存栏量,生猪供给减少是导致本轮猪肉价格上涨的最主要原因。今年养猪饲养成本提高,蓝耳病等发生率提高,使生猪供需缺口加大,对猪肉价格上涨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分析猪肉价格上涨的原因,要抓住问题的关键,不能主次不分。

生猪价格上涨,确实让养殖户得到了实惠。现在我担心的是在政府各种调控措施的作用下,养殖户的养猪积极性大大提高,这不仅会拉升母猪、猪崽的市场价格,还会拉升猪饲料的价格,增加生猪养殖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以排除几个月后生猪供大于求的可能性。而一旦生猪供大于求,生猪价格必然下跌,受损的还是农民。猪贱伤农,生猪价格大跌对养殖户的伤害要比蓝耳病严重得多。所以我认为,促进生猪价格合理波动,采取生猪保险等调控措施是必要的,但不是充分的,还应发展生猪期货品种,因为市场经济条件下,期货是转移农业生产的市场风险的不二之选。

生猪期货的好处是很多的,有了生猪期货交易,广大养殖户不仅可以根据期货价格波动,及时了解生猪的未来价格走势,并根据市场信息进行农业生产和销售决策,合理调整养殖规模和饲养周期,还可以通过期货市场“先卖后养”规避风险,减少生猪养殖的盲目性,减缓现货价格的不合理波动。发展生猪期货,可以引导饲养、加工、贸易企业通过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机制和套期保值锁定远期价格,有效规避现货价格风险。有了生猪期货,就可以为政府调节生猪市场提供一个比较有效的价格信号,提高宏观调控的效果。生猪期货上市后,还将有助于形成全国性的生猪价格,通过高效率的期货机制迅速传导到全球各地,增强我国在国际生猪贸易中的“话语权”。 另外,生猪期货合约是标准化合约,其用于交易的商品在质量、规格、数量等均进行明确规定,并对不同等级商品明确规定价格升贴水,“优质优价”可引导养殖户加快生猪品种改良和科技养殖的进程,从而促进我国生猪养殖业规模化、标准化和统一市场的形成。

目前,我国已经具备发展生猪期货的经济基础,首先,我国对生猪期货交易的需求十分旺盛。近年来,我国畜牧业生产水平获得很大提高,正向现代产业转变,生猪作为我国最主要的家畜产品,其市场体系已基本形成,价格波动频繁,养殖、加工、贸易相关企业及参与者规避风险的需求日益强烈,国家也迫切需要通过健全生猪期现两个市场机制,引导整个产业链条的生产与消费。

其次,我国生猪现货规模巨大,猪肉年产量近5000万吨,产量居世界第一,出口贸易居世界第三,生猪的养殖与消费范围广泛,质量标准与检验检疫法规体系健全,品级易于划分,开展生猪期货的现货基础比较好。生猪产业链条比较长,附加值比较高,双汇、金锣、雨润等大型屠宰加工企业都是响当当的名牌,有可能成为比较稳定的生猪期货市场主体。

再次,我国猪肉市场的竞争比较充分,垄断程度低,除非出现价格异常波动,政府一般不会干预生猪价格,生猪短期价格波动比较频繁,从1996年至今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国生猪市场价格只有1999~2003年间是在平稳中度过的,其余时间都在剧烈波动,波动幅度一般在-15%~+15%之间,高时达到45%甚至更高,这为发展生猪期货提供了可能。

当然,发展生猪期货也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生猪不是传统的储藏商品,不容易运送到指定交割库注册成仓单后再进行交割,设计生猪期货合约有一定难度,所以笔者建议首先开发冻白条肉等期货产品,因为冻白条肉易于标准化和运输。另外,我国生猪的养殖还比较分散,规模养殖占比较低,所以有必要出台一些优惠措施,逐步引导生猪养殖户走上新的合作和联合,建立起能够真正代表生猪养殖户利益的中介组织,提高生猪产业的组织化程度,引导和带动农民参与生猪期货交易。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