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记忆中的长征 吴红  
 

□吴 红

讲到长征时,一位叫陈斌的老人从屋里拿出一个发黄的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红军战士的名字,他颤抖的双手沉重地翻阅着,老人说:“我有一个心愿,是想让历史记住在我心中装了几十年的那些牺牲了的首长和战友。他们每个人的后面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陈斌老人记得红四师十一团曾有一个排长,叫田德龙,当时他在战斗中受了重伤,组织决定让他留下来在老乡家养伤,并给了老乡几十块大洋,那时的一块大洋能买几十斤大米呢,但田排长不愿留下来,哭得很伤心,说自己能走。

三天后,战士们发现他们的排长竟然追上了部队,他用手拄着棍子,腿肿得很粗,有的地方已经化脓。首长和战士都为田排长这种坚定的革命意志所感动,就用马将他驮上出发了。1946年,他在集宁战斗中牺牲了。老人擦了擦眼泪说:“我把他记了下来,他是湖北人。”现在陈斌老人已经82岁了,他说:“长征那会儿他只想能活到30岁,因为从十几岁到30岁的时间里,可以为革命做好多事呢……那个时候,不管是干部还是战士,从他们入伍的那天起,他们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党了。”

像这样的老红军有很多很多,其中有一位叫李中权的老将军。他的客厅挂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满门革命赤子,辉煌永留青史。”还有一幅李中权母亲的画像。老将军说:“我们全家9人全部参加长征,我的父亲和母亲是在长征路上去世的。每次回忆起长征来,自己的心里总是很难受。”

1933年李中权在红军第二次进入草地前遇到了久别的母亲。那时正是大敌当前、军情紧迫、母子相见真是又惊又喜。当时母亲没有告诉他父亲已经牺牲,父亲为了掩护红军通信员,戴上红军帽,把敌人引向自己,并在搏斗中杀死两名敌兵,最后身负重伤而牺牲。当时他母亲在长征中自己正身患重病,带着3个孩子长途跋涉,翻山越岭。看着被疾病折磨的母亲,李中权难过极了,组织决定要李中权留下来照顾母亲,母亲断然拒绝:“不行,北上红军一个也不能少,我能走,两年都走过来了,还愁走不到陕北?”看到母亲勉强的笑容,李中权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与母亲见面了。说到这里,李老将军泪如泉涌:“我的母亲凭着惊人的毅力带着弟妹翻过了大雪山,到达大草地边缘时,母亲再也走不动了,在弥留之际她一遍又一遍问,红军已经走到哪里了?”

直到今天,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究竟有多少年轻的生命倒在了长征路上,更没有人确切地知道经历过长征的人们又有多少长眠在激烈的战斗中,即使今天健在的老红军,也已到了生命的暮年。

在记者寻访这些老红军的过程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往往一回忆,老人就会很激动。长征已经成了这些老人全部的生命意义。今年90岁的杨勇德已经有些糊涂了,他总以为自己已经150岁了,但一提起长征,他的精气神全来了,好像他只属于那个时代。

在无数的红军老战士中,还有一位叫李文英的老妈妈,今年已经90岁了,在李文英老人的门上贴着毛主席的两句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横批是“永远跟党”。1935年,文英老妈妈正式踏上长征路,留给老人最痛苦的回忆是有“万年雪山”之称的党岭山。当时已是冬末春初,随着大部队北上的李文英已是第二次翻越大雪山。这次她有了经验,走一步就用手中的木棍在积雪里使劲戳两下,戳不动的表明下面是厚厚的冰层,可以从上面走过,一戳到底的就有可能是冰窟窿,只能绕道而行。白雪在阳光反射下刺得她睁不开眼,每走一步,都要花很大力气。实在走不动了,便和姐妹们用数步子的方法来鼓励自己。开始时说走100步就休息,走一下数一下,走到整整100步的时候,就停下来,喘口气,接着再数着走。走着数着,100步坚持不下去了,就改为走50步。后来又改为30步休息一次,再也不能减少了,她们就互相拖着拽着拉着走,否则就只有永远躺在这里。

“我亲眼看见有的战友太累了,坐下来想休息一会,可是一坐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李文英说起这些,就会用手去擦拭已经流不出泪的眼睛。

有这样一个红军老战士,他叫唐进新,是长征中最为著名的先锋团红四团先遣队成员,他所在的红四团曾多次作为红军先锋团,劈荆斩棘,参加了许多著名的战役。突破乌江天险,抢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唐老感慨地说:“开路先锋不好当啊,长征中最艰险的战斗,我们冲锋在前,最难走的路,我们走在前,最难过的险关,我们先过,最难吃得苦,我们先吃,总而言之,我们是长征中牺牲在前的部队”。老人说:“能活到今天,我知足了,要知道,我们安远县七百多位参加长征的,到吴起镇时只剩下不足一百 人。到陕北时仅见了一人,还残废了。”解放后唐进新当了10年的安远县县长。他在任时安远县从没有公路到拥有200公里二级公路;水库建了6个,基本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从1954年粮食勉强自给,到1966年他卸任时,每年可向国家上交3000万斤公粮。 1966年才过50岁的唐进新就向省里提出了辞呈,成为当时全省年龄最小的离休干部之一。唐老说:“因为我没有文化,又不懂科学,在县长这个位置上时间长了会影响县里的发展。”离休后唐进新没有住在县城而是住在了乡下老家,几十年来一直关心着县里的发展。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