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俄罗斯加强独联体的向心力 仲学俭  
 

□仲学俭

独联体国家元首理事会会议、欧亚经济共同体峰会、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峰会10月5—6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会议通过了独联体下一步发展构想等重要文件,决定在确保安全、发展经济两大方面加快改革步伐。

根据峰会达成的协议:俄罗斯将以俄国内价格向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提供武器装备;当某个成员国遭到入侵或面临入侵威胁,并提出援助要求时,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可在征得各成员国元首的一致同意下向这个国家提供军事技术援助。新的发展构想还指出,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原则与规范,建立并完善自由贸易区是独联体现阶段的主要经济目标,各成员国应创造条件,消除关税及进口壁垒,积极推动地区贸易自由化。各成员国要为关税同盟建立法律基础,并研究制订以建立共同能源市场、开发统一运输空间、有效利用中亚水资源为目标的专项计划。

独联体向心力存在阻力

经济和安全都是独联体历届峰会的主题。无论是安全还是经济方面,俄罗斯的国家战略对独联体改革的影响不言而喻。目前,独联体仍然是俄罗斯外交的优先方向。在新的国际和地区形势下,俄罗斯希望独联体在地缘政治和军事战略上继续充当俄罗斯的安全屏障和缓冲地带,以抵御北约、欧盟东扩;同时,俄希望通过控制独联体国家能源资源及其输送渠道,在国际能源争夺中占据更有利地位,为俄实现经济振兴增添筹码。

但是,目前来看,增强独联体向心力的阻力仍然存在。其一,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和摩尔多瓦组成了“古阿姆”,该地区联盟的成员有与独联体渐行渐远的趋势。美国对该联盟不仅给予了政治上的支持,也在经济上提供了巨资。“古阿姆”成员国表示了希望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愿望。

其二,独联体国家之间存在裂痕。俄罗斯与乌克兰在乌加入北约、建立统一经济区、黑海舰队、贸易不平衡等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在多个重大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在本次峰会上,对于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改革,满腹怨气的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却不买账,拒绝在独联体下一步发展构想等文件上签字。萨卡什维利指责俄罗斯对格鲁吉亚进行贸易、交通和签证封锁,妨碍公民自由流动。

其三,独联体国家间在经济水平、发展模式、对外政策和民族文化等方面存在差异,这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彼此合作。因此,独联体成员国真正超越分歧、实现联合并在一些议题上形成统一的意愿和行动,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俄对独联体国家关系的处理

面对独联体国家间的貌合神离,美国等西方国家大力推动北约欧盟双东扩,力图分裂独联体,策动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建立“亲西方政权”,以进一步挤压俄战略空间的这一局面。俄罗斯一面对西方国家采取针锋相对的强硬手段,一面以务实立场处理与独联体国家关系,在与独联体国家进行的贸易往来中开始越来越多地引入市场经济原则。俄希望以市场经济原则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同时也规范独联体内部的经贸往来,以此达到独联体经济一体化的目的。对于已经习惯于以“暗补”形式得到俄经济优惠的一些独联体国家来说,俄罗斯引入市场经济原则的新举措,虽然使其切身利益受到很大的损失,但由于这些国家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供给与市场开放,那么独联体一体化仍然是成员国的现实需要。

去年和今年年初,俄罗斯在天然气供应价格问题上与乌克兰、摩尔多瓦、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等国出现纷争,一时间引发世人的普遍关注。俄罗斯宣布今后还要根据“市场规则”进一步提价。随后,俄又以不符合卫生标准为由,停止从格鲁吉亚进口葡萄酒,使格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去年9月发生格鲁吉亚扣押俄军人事件后,俄又对格进行严厉的经济制裁,中止了与格的陆海空交通运输及邮政联系。俄的目的,显然是要警告乌、格等国改弦更张,让它们知道实行“亲美抗俄”政策将付出重大代价。而在去年8月乌克兰“亲俄派”掌控政府后,俄又表示暂不提高供应乌的天然气价格。对于乌目前的政治危机,俄采取务实态度,呼吁各方达成共识和妥协,甚至表示“愿意进行调解”。另外,俄罗斯加强对“亲俄”国家的支持。独联体地区许多国家在安全、经济等方面都离不开俄,这正是俄借以整合独联体的重要杠杆。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发生政权更迭后,没有倒向西方,俄立即提供各种援助,使俄吉关系保持密切。乌兹别克斯坦平息武装骚乱后,受到西方谴责和制裁,俄则加以支持,使乌由“亲美”转向“亲俄”。俄与白俄罗斯今年年初虽因天然气提价而发生争斗,但最后达成妥协,提价幅度并不很大,使两国关系依然保持密切。

控制中亚能源加强向心力

出于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需要,“古阿姆”成员国也在努力同独联体区域外的国家深化经济合作,以降低对俄的能源与市场依赖程度。5月11―12日,波兰发起召开的欧亚6国(包括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能源峰会”,重点商讨了里海石油输送管道的建设问题,企图寻找俄罗斯以外的能源供应国。面对这种挑战,俄罗斯利用传统优势,在能源领域抢先与中亚国家开展合作,把西方拒之门外。今年5月,普京用7天时间访问中亚,同哈萨克斯坦总统和土库曼斯坦总统举行会谈,就环里海天然气管道建设问题达成协议,决定更新和扩建原有的天然气管道,同时铺设一条新的天然气管道,这些管道全都途经俄罗斯,然后出口到欧洲。这无疑是对波兰反俄“能源峰会”的迎头痛击,也使欧美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线计划基本上化为泡影。与此同时,俄罗斯也作出一定的补偿,不仅同意在核能发电方面帮助哈萨克斯坦,而且在里海划分问题上表态支持土库曼斯坦。通过此次中亚“能源峰会”,俄罗斯不仅继续控制中亚能源的流向,而且有效加强了独联体的向心力。

“维和部队”恢复俄影响力

与此同时,俄还采取措施加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共同体,大力开展成员国之间的合作。9月28日,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国防部长理事会会议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举行,各成员国代表就加强军事合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并决定建立一支用于境外派遣的“维和部队”。这一举措进一步彰显了俄罗斯恢复国家影响力、形成对抗美国的合力的意图。今年以来,美国开始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美军进入被视为前苏联势力范围的东欧地区使得俄罗斯感受到了切实的威胁。在6日举行的集安条约组织首脑会议上最终通过了建立“维和部队”的决定。这也反映了俄方强烈反对北约东扩的姿态。据西方媒体预计维和部队的派遣目的地将是积极谋求加入北约的亲西方的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等国。由此可见俄罗斯的最大目标还是以向亲西方国家中的亲俄势力的实际控制区派遣维和部队的名义派出驻军,从而对亲俄派进行支援,同要求俄方撤军的美欧势力展开争夺。

在此轮峰会上,独联体下一步发展构想等重要文件虽然获得通过,但受各成员国利益差异以及该地区整个政治、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独联体组织涣散和效率低下等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解决。独联体改革的前景如何,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区各国共同落实新发展构想的决心与能力。更重要的是在独联体背后的是俄罗斯与西方的战略博弈。俄罗斯目前推行的在市场原则基础上实现独联体国家经济一体化的新举措,能否实现推动独联体经济一体化的初衷,还有待时间的检验。分析人士认为,独联体成员国之间关系复杂,水资源、领土纠纷以及“葡萄酒”、“天然气”等争端持续不断。如何发挥政治智慧,化解苏联地区由来已久的冲突与矛盾,将是决定独联体前途的关键。实际上,世界上各个地区的一体化发展,都必然要涉及到部分国家权力的让渡。而独联体各国虽然都承认联合是共同利益之所在,但又都担心一体化影响自身的独立,不愿承担更多的义务,大大牵制了独联体一体化的进程。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