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和谐的文化哲学意蕴 陶东风  
 

□陶东风

和谐:目标、准则与过程

“和谐”实际上是整个人类社会追求的一种目标,它也是合乎人的本性的。这个概念其实可大可小,大至于天、地、人的和谐,国家和国家之间、民族和民族之间的和谐,不同的文明类型之间的和谐,还有社会生活各部分、各领域的和谐,等等;小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更可以小到人的生活方式、人的内心世界的和谐。就是说,即使是独自一人,也有一个和谐问题。比如你的业余生活和你的职业生活之间的和谐,你的公民身份和私人身份之间的和谐,你的精神需求和物质需求的和谐,等等。所以,应该是整个人的生存状态都追求和谐,和谐原则可以应用在人类社会和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

和谐作为原则虽然比较抽象,但是落实在各个具体的领域,它的含义、它的体现是很具体的。比如我们拿个人来讲,我们的需求之间的不同层次要有一种和谐,一方面我要有一种非常紧张的工作生活,但是另一方面又有很悠闲、高质量的休闲活动。我们应该有那种消遣性、娱乐性的文化消费,但是同时也应该培养一种冥想的、非一次性的文化欣赏和文化趣味。再比如,地方政府在规划自己地方的发展的时候,工业化和环境的和谐问题,经济发展和教育发展的和谐问题,都会体现在财政拨款上,难道还不具体? 所以,具体到各个领域里面,和谐是很具体的,不是抽象的。

因此,和谐应该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目标,同时它也是一个准则,当然也是一个过程。

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很大成就,这是整个世界都承认的,我们也亲身感受得到。但是其中问题也很多,这些问题假如用一个词语来概括,就是“不和谐”或者“不够和谐”,比如: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之间的不和谐,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和人的所谓“幸福指数”的增长之间的不和谐,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增长之间的不和谐。还可以发现其他方面的不和谐,比如说人的各种需求之间的不和谐,物质的欲望和精神的高层次要求之间的不和谐,当然还有人与人之间的不和谐。总之,现在社会暴露出来的很多问题概括起来讲就是缺乏和谐。解决这些问题,正是党中央提出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个初衷。

缺乏和谐的原因之一是在我们的现代化建设过程当中,出现了观念上的不均衡和实践上的不均衡。我们在现代化初期强调的是器物层面的现代化,“四化”包括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不包括政治和文化,目标集中于提高经济发展速度,人对自然的征服。这在现代化的初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一个温饱还没有解决的国家,物质的现代化毕竟是最迫切的。但是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深,停留在这个层面就不行了,社会文化方面和政治方面的现代化滞后所造成的后果会越来越突出,若不解决,最终连经济的现代化也无法搞好。

“和谐”的前提是多样性和差异性

在理念上要认识到世界和人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在实践上尊重和保护这种多样性和差异性。多样性和差异性也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的。一般都把“和谐”的对立面理解为矛盾和对抗,但我觉得和谐的更可怕、更重要的敌人是抹杀差异和多样性。一个无差异的世界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和谐的世界。如果大家都一模一样,那就谈不上和谐,而是单调。单调是人性的天敌,也是文明的天敌,当然也是自然的天敌。和谐的前提是差异,和谐是不同元素之间通过对话、交往所达到的一种和睦共处的状态,而绝对不是差异消除。所以在观念上讲,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世界的多样性本身就是美好的,它就是我们追求的一种价值。

比如说植物。自然界各种各样的植物怎么样才能达到和谐共处呢?关键是要让它保持自己的差异性,让它自然生长。如果出现一种植物,把其他的植物都灭了,或者通过暴力手段只培植一种标准化的植物,别的都不种而且灭绝,那都不是一种和谐状态,而且这个状态肯定是不会长久的,因为它打破了生态平衡。自然界生态的平衡实际上就是多样性的保持。要保护濒临灭绝的物种的道理就在这儿。没有多样性这个世界就存在不下去。人类社会以及人类文明也是一样。片面追求统一在我们原先的计划体制之内的弊端表现得很明显,这是对多样性的破坏,对和谐的破坏。不要以为现在市场经济发展了,这种计划体制带来的不和谐已经不存在了,事实不是这样。现在很多领域还有浓重的计划色彩,计划体制的遗留还很严重。

当然,认为多样性就是放任不管同样是片面的。所谓“看不见的手”可以把一切都安排好的观点也有它的弊端。因此需要有管理,但是这又不是任意的政府干预,而应该是法制化的,就是要制定一个有利于和谐和多样化的规则,在这样一个规则下让大家去自由竞争、自由发展。

制定规则,首要的是公正、公平,简单说就是规则必须适用于每个人,规则之下不能有例外。此外,在公正原则的前提下,要有差异,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比如,文化市场如果完全放任自流的话,某种消费性的、迎合人的感官需要的文化可能就发展得特别快,而一些没有广泛市场、没有很大发行量、没有票房的文化类型就会发展很慢甚至就会消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引入差异原则作为正义原则的补充。仍以文化为例,世界上几乎所有推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在文化上都有政策倾斜,消费性的文化、大众文化的生产企业要缴很多税,但是那些精英文化、高雅文化可以不缴或少缴税,这就是倾斜。还有比如对教育的投资,很多发达国家的政策是企业家投资教育可以少缴税。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是完全让社会、市场放任自流的,都是有干预的,但这个干预不能太细太死,也不能是随意的。社会跟市场一样,有一种自发的增长力,一种多元化的力量,而多元是和谐的前提,要是管得太细太死太随意,就会把这种力量扼杀掉,使和谐失去前提。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