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回顾:五年和八十年 (六) 龚育之  
 

甲:大都在报纸上分别发表了。科技报纸发得多一些,各大报发了消息。会后,中国科协普及部印送了一本“供领导同志参阅”的大字本的《破除迷信 反对伪科学》,汇集了会上发言的摘要,还印发了一本向下分发的同一书名的小册子,汇集了会上发言的全文和更多的有关的文章和材料。

乙:那里面还有一些案例吧?

甲:有的。比如:

“佛子”某人,称自己是“东北出了个红太阳”,伪造领导人题词招摇撞骗,到处作“带功报告”,宣称“只要我一不教功,中国就要发生灾难”。

“金麒麟下凡”的某人,办了非法刊物《麒麟文化》,宣传有所谓阳性物质和阴性物质,肉体为阳,灵体为阴,人死之后,肉体的阳性物质不灭,慢慢转化为泥土,灵体的阴性物质也不灭,与新的人体相结合,就成为转世投胎的“再生人”;还宣称“二千年前释加牟尼出山传道,众多门派和外道向他皈依,二千年后,宗师再扬大道之盛,亦同样出现类似情况”。他们广招门徒,严密组织,甚至发出“宗师令”“清门令”以“惩治”背叛宗师的信徒。

“预测大师”某人,出版了《周易与预测学》,经新闻出版署认定为宣传封建迷信,通令取缔。取缔归取缔,这本书换个出版社,换个类似的书名,继续大量出版。其中有许多胡言乱语,甚至说什么毛泽东指挥解放战争,就是根据周易八卦。

作家某人,用长篇小说和大部头“理论著作”宣传所谓“生命科学文化”,把一切神鬼仙佛都说成是“科学”,要“为各种迷信平反”。

乙:当时揭露迷信和伪科学,中国科协还是作了一些工作。也发生了一些影响吧?

甲:一九九六年初四百名院士评一九九五年十大科学新闻,列为第一条的是:“‘邱氏鼠药案’终审判决,五位科学家胜诉。国务院办公厅批准销毁邱氏鼠药。近百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呼吁:保护敢于向伪科学作斗争的科技工作者,今后审理科技诉讼案应设立科技法庭。”列为第九条的是:“四十一位科技界的全国政协委员呼吁:调查‘水变油’的投资情况及对经济建设的破坏后果。部分自然、社会科学家倡议捍卫科学尊严、破除愚昧迷信。”

一九九六年六月,中国科协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朱光亚作工作总结报告,高度评价了这项工作。我和何祚庥、郭正谊都是代表,在大会上作了一个联合发言。

乙:你们都讲了些什么?

甲:我们讲了科协已经做的工作,讲了新的一届科协无疑应该进一步做好反对迷信和伪科学的工作。为此,我们提出如下六条建议:

第一条,在新一届科协常委下,设立一个强有力的“保卫和发扬科学精神工作委员会”,广泛联系和组织各方面的力量(包括自然科学界、社会科学界、医药卫生界、工程技术界和新闻界、科普界、魔术界等各界的有志之士),统筹规划和系统开展这方面的活动。

乙:这一条做到了吗?

甲:后来决定还是由促进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联盟委员会来担负这项任务。

第二条,编印一种简报,将“频频发生”、“令人触目惊心”的迷信和伪科学活动的情况,以及揭露这些活动的重要情况,搜集起来,向科学界、向党政领导机关、向新闻界及时通报。(比如,日本麻原彰晃的《身体腾空特异功能修持秘法》,由北方某地的一个体育学院的出版社出版中译本一事;中国鼓吹灵魂转世的“麒麟文化”,在南方某地一个据称是由科学技术委员会主管的刊物上获得版面进行宣传一事;美国研究院评估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防情报局历时二十年耗资二千万的“特异功能遥视实验”,这项“研究”已被认为无价值而取消一事。这些都是我们最近接触到的事情,都应该向有关方面通报。

乙:麻原彰晃,就是叫人用沙林毒气在地铁车站杀人的日本奥姆真理教的教主吗?他的书都在中国出了?

甲:确实出了。他胡吹的那套腾空术、千里眼、顺风耳,都成了“体育”了。

乙:这是邪教的国际传播和国际联系。

甲:台湾被查禁的宋七力邪教(所谓“宇宙大光体”转世,有“显相”、“分身”、“发光”等神秘功能,有天眼通、天耳通、天鼻通、他心通、神足通、宿命通、漏尽通七种神力,其诈骗钱财和作伪手法已被揭穿),在内地也有信徒,还有了分会呢。

乙:你们还提出了哪些建议?

甲:第三条,在《中国科协报》和中国科协所属的有关刊物(如《知识就是力量》、《现代化》、《自然辩证法研究》)上开辟常设的专栏。在推动更多报刊参与此项活动的前提下,在专门创办一个刊物尚不必要或条件尚不成熟的时候,这些报刊的常设专栏,要成为反映和推动这方面活动的坚强阵地。

第四条,支持出版这方面的书籍和丛书。科协所属的出版社在这方面有更多的责任,需要表现更大的主动性。

第五条,组织经常的、系列的学术研讨活动。既不搞大轰大嗡,也不能偃旗息鼓,而是从长计议,细水长流,每隔一两个月或者两三个月,组织一次有准备的学术活动。有的即由中国科协或它的这个工作委员会组织,有的可由某一个研究会组织或由几个学会联合组织,有的就在科协报刊的专栏中发表,有的争取还在别的报刊发表。

第六条,参加这方面的国际交流。准备条件在中国召开这方面的国际讨论会。

最后,我们说,迷信和伪科学泛滥,是一种中国现象,也是一种世界现象;是一种历史现象,也是一种现代现象;是一种在公众中存在的现象,也是一种在科学界存在的现象。因而是一种需要从容地、冷静地、科学地从多种角度加以研究的认识现象和社会现象。熟视无睹不行,简单从事也不行。还是朱光亚主席在去年九月会议的总结中说得好:“捍卫科学尊严、破除迷信愚昧是很重要又很紧迫的任务,必须依靠大家加强责任感来做。也要认识到这件事做起来不会那么容易,而且需要长期不懈地坚持下去。尽管如此,我们坚信,科学终将战胜迷信、愚昧和伪科学,中华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必将不断提高。让我们继续努力奋斗。”

乙:朱光亚同志这段话的确说得好。这几条建议都做到了吗?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