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坚持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 陈舟  
 

□陈 舟

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再次强调:中国将始终不渝地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不搞军备竞赛,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他明确要求把科学发展观作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指导方针,加快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提高军队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胡锦涛同志的报告,对我们在新形势下坚持防御性国防政策、开创国防和军队建设新局面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第一,从政治和战略高度理解国防政策的防御性。

坚定不移地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军队性质和宗旨的应有之义,符合国家的发展战略和外交政策,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世界发展潮流,符合中国爱好和平的文化传统和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的特点。这也是根据中国饱受列强侵略、掠夺和欺凌的历史遭遇作出的必然抉择。因此,坚持国防政策的防御性是我们的政治优势,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国家和军队软实力的重要标志。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战略上的防御、自卫和后发制人。从长远看,这将极大地增强我们维护国家利益的正义性和合法性,增加我们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可信性。

第二,确立以综合安全为核心的科学安全观。

面对安全威胁的综合化、多样化和复杂化,国家安全战略的主要任务就是科学谋划和维护国家的综合安全,统筹兼顾发展与安全、内部安全与外部安全、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国土安全与海外利益安全,以及政治安全、经济安全、军事安全和社会安全。确立以综合安全为核心的科学安全观,综合发展与综合运用国家安全手段,是中国国防在新形势下有效维护国家利益的基础。作为国家安全和发展坚强后盾的国防,要努力实现维护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的统一。中国同外部世界的联系从不紧密到紧密,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和遇到的外部阻力同步上升,国内安全更多地影响到国际,国际安全也更深刻地影响着国内。国防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从国际国内安全因素的交互作用中思考和解决国家安全问题,实现巩固内部安全与防范外来威胁的统一。以军事、政治安全为核心的传统安全威胁依然存在,经济安全、信息安全、能源安全、海上战略通道安全、公共生态安全、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非国家行为体对国际安全的影响使国家行为体的惟一地位受到冲击。国防要从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因素的相互交织中把握发展方向,确立军队新的使命和任务,在维护传统安全的同时重视非传统安全。而随着“走出去”步伐的加快,海外利益保护问题又日益凸显。国防要从经济全球化发展和保障国家经济安全的高度,切实提高海外利益的保护能力,在确保国土安全的同时保护海外利益安全。

第三,注重维护国家利益的正义性与合法性。

以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安全利益为目标的国防活动,具有无庸置疑的正义性。但在国家发展利益增多的今天,我们也要特别重视维护国家发展利益的正义性与合法性。首先,坚定不移地以和平发展拓展国家利益。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和国家利益的发展,不是来自对外侵略扩张和霸权战争,而是和平发展和竞争的自然结果。中国的和平发展,就是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来发展自己,又通过自己的发展来促进世界和平,就是把发展的基点放在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上,这就确保了国家利益发展内在的正义性。其次,坚定不移地以合作共赢的方式维护国家利益。中国利益的发展与各国共同利益的发展紧密相联,因而维护国家利益的方式必然从封闭转到开放、从零和转到共赢、从被动转到主动。只有继续坚持新安全观,谋求包括国际军事安全合作在内的合作共赢,才能共同应对突出影响国家发展利益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有理有利地保障国家海外利益持续发展下去。最后,坚定不移地遵循联合国宪章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军队进行维护国家利益的境外军事行动,不仅要“师出有名”,还要“依法行动”,严格遵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不干涉他国内部事务、不对他国使用威胁或武力以及国际合作等原则,遵守国家签订的国际条约或国家间的双边条约和协定,这样才能既实现维护国家利益的战略目标又展现我军和平文明的良好国际形象。

第四,坚持量力而行、积极参与的对外军事关系原则。

综合权衡基本国情、综合国力和国际力量对比的现实,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是国家必须长期坚持的战略方针。韬光养晦不是消极退让,也不是伪装隐藏,而是坚持不扛旗、不当头,不锋芒毕露、不引火烧身,力避成为国际矛盾的焦点,专心致志地发展自己。有所作为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是立足于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努力减少外部干扰和阻挠,妥善运用国际影响力,在国际事务中积极发挥建设性作用。依据这一方针,我们在处理对外军事关系中要从国情、军情出发,坚持量力而行、积极参与的原则。军队建设“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的主要矛盾,决定了我们参与国际军事合作也要坚持不扛旗、不当头,有所为有所不为;维护拓展的国家利益要区分对待、量力而行、稳步推进。涉及国家根本利益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必须旗帜鲜明、有所作为。我们不参加军事集团,但可以选择多种多样的方式开展军事合作。只有积极参与,才能有所作为、保持主动;只有广泛合作,才能缓解压力、减少对抗。国家利益发展要求我们巩固陆权,加强海权和空权,发展制电磁权、制信息权和制天权。如何不因发展而被人看成威胁,又不因怕被看成威胁而自缚手脚,这是国防发展需要处理好的问题。我们只有着眼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加强合作,谋求共赢,才可能以有效和持久的方法形成中国特色的制权。

第五,提高遏制危机和战争的战略能力。

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和国家利益全局,要求军事战略必须实现遏制战争与打赢战争、威慑与实战的统一。通过包括战略威慑在内的各种方式遏制、延缓战争,最大限度地保持战略稳定,符合国家的根本利益。打赢战争是遏制战争的前提,但遏制战争的难度更大、情况更复杂,需要有更高的谋略水平和更大的战略耐性。遏制战争,首先就要积极遏制和应对危机。现代战争的一个特点,就是尽管战争本身的进程加快、时间缩短,但战前往往都有一个明显的危机爆发和升级阶段。为实现遏制战争、维护和平的目的,军事战略必须前移战略指导重心,积极预防和化解危机,坚决慑止危机的爆发和升级。遏制危机和战争的战略能力主要包括:一是战略预见能力。既要能前瞻性地预测危机和战争,又要能对其短期的突变作出预警。建立灵敏完善的危机预警系统,及时分析评估安全威胁的变化,制定各种防范和处置计划,是预防和化解危机的前提。二是决策反应能力。应对危机在本质上就是一种决策情势,即决策者在面临危机可能爆发或升级的关键时刻必须迅速作出决策和反应。战略指导需尽快定下处置决心和采取应对行动,综合运用各种手段遏制危机,必要时应采取军事手段。三是威慑实战能力。遏制的基本手段就是战略威慑。建设核常兼备的战略威慑体系,扎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灵活运用威慑方式,发挥综合国力和人民战争的整体效能,具有坚强的战略意志和决心,是威慑成功的基本条件。如果战争不可避免,就要敢于以局部有限性作战直接达成政治目的,以战促谈、以战促和,确保重要战略机遇期的稳定延续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最终实现。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