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回顾:五年和八十年 (七) 龚育之  
 

甲:都做了些,反正是还需要表现更大的主动性就是了。值得提一下的,是以上一次会议的材料为基础,编成了一本《伪科学曝光》,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在书店开了一个发行式性质的研讨会,好几位院士都出席了,成为读书界的一件盛事。

乙:你们那个论坛继续下去了吗?

甲:论坛倒是办下去了。每年开个两三次吧。

乙:没有怎么听说。

甲:规模和会期,都没有第一次那样大和那么长。报刊上宣传得也很少。但是,还是开了。中国科协普及部和宣传部每次都编辑和印发了材料,到现在共出了八本《捍卫科学尊严,破除迷信、反对伪科学》文章汇编。

乙:还集中揭露过哪些迷信和伪科学案例?

甲:还有一些,比如:

某人的“人体科技”。这种科技据说一发功就可以使太阳变成两个,而且有照片为证;据说“从心里一想:‘没有’,肿瘤就没有了。”大师一个人想一想没有了,七十六位妇女的乳房肿瘤就没有了。还有大师的“信息茶”。大师一发功,一念之间,就可以将几大箱茶叶带上信息,分包成小袋,就可以高价出售,喝了延年益寿。苏州以违反物价管理和偷逃税款为理由,予以处罚。在北京又搞这一套,报纸上予以批评,就组织好多人到报社去闹,还告到法院。法院是很清醒的,认为社会批评是报纸的职责,准备据此宣布判决。又组织好多人去包围法院,致使法院无法开庭宣判。

乙:早就有这类事情了啊。

甲:可不是。以这类事情为缘由,论坛还开了一次以“科学和法律”为主题的研讨会,专门讨论在破除迷信、反对伪科学的斗争中,科学界和法律界怎样合作的问题。

乙:还有什么事例吗?

甲:现代神医某人。写了宣扬神秘气功的多部著作的那位走红作家,又出版了一本《发现黄帝内经》,鼓吹某人为“现代神医”。这位神医,诊病神速,十秒钟一个,一把芒硝,可治百病。在陕西非法行医,骗聚了不少人。司马南去查访,遭到一帮人的围攻和殴打。被取缔后,又跑到河南继续非法行医。在我们的会上,好几位中西医生发言,作了分析和揭露。后来,这位神医终于被收审,现在正在等待判决。

乙:前几天报道,已经提起公诉了。但是,同时又有消息说,追综报道这个案子的一位记者,在接到多次警告之后,被一伙人绑架,毒打,劫掠,好容易才逃了出来。

甲:这可是最近的事。论坛上揭露的案件还有《国际气功报》的荒谬宣传。这是“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办的报纸。而这个“联合会”是个非法组织,已被正式取缔。这个报纸净宣传封建迷信,推动举办各种函授班,传授修炼“摄神术、降魔术、迷魂术、定身术、隐形术、身外化身术”等等。还宣称“《国际气功报》每期版面将由气功名家进行特定的气功信息处理,带功于字里行间,让读者在阅读时就能接受功益”,并连篇累牍登载看《国际气功报》治我“眼痛”、治我“感冒”、治我“肩疼”、治我“骨折”等等的“消息”。

以上介绍了十几个事例,都是科学界、新闻界揭露的,都是在这个系列论坛上接触过的。“触目惊心”可见一斑。

一九九七年政协大会期间,何祚庥、郭正谊、我作了一个书面的联合发言,以这些情况为背景,说了我们的忧虑和建议。

这一年,于光远在列席党的十五大期间,曾在书面发言中呼吁:如果我们不对伪科学进行坚决斗争,不进行正确的舆论引导,“十五大所确定的政治路线,将得不到意识形态的支持”。

一九九八年政协常委会期间,何祚庥、甘子钊、叶大年、闵乃本、谷超豪、楚庄、蔡睿贤等七委员,提供了一份题为《猖狂的法轮功》材料,反映当年六月,“法轮功”练功者聚众相继围攻《齐鲁日报》、北京电视台、《中国青年报》、《健康报》的情况,只因为这些传媒报道了有人练功出偏致病的消息。

乙:现在揭露出来的“法轮功”练功者被组织到新闻机构去闹事的例子远不止四起,恐怕有几十起。

甲:那时他们七个人只知道这四起。

接着就是天津事件。天津的刊物《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发表了何祚庥的一篇《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又讲到他所在的研究所一位青年练“法轮功”出偏得了精神病的事例。这个刊物又受到有组织的数千人的连日围攻。

接着,就发生了万人包围中南海的事件。

健身活动,是一回事,人们进行各种自己选择的健身活动,社会不去干涉。鼓吹迷信,修什么“法轮大法”,又是一回事,社会对此不能不闻不问。至于聚集人群妨碍社会秩序,破坏国家稳定,甚至另有政治图谋,那更是不能不管了。

乙:一个月来,对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犯罪活动和歪理邪说的揭露和批判,越来越广泛和深入,远不是当时几位政协委员了解的那样一点了。

甲:这些揭露和批判,大家都熟悉,就不必重复了。但是,因特网上有位署名方舟子的留美博士,对“法轮大法”很早就进行了很用心的评论。他办了一个名称为《新语丝》的专门批判“法轮大法”的网上杂志。同方舟子辩论的“法轮大法”的信徒,把这种大法宣布为“更新更高的跨越时空的科学”,“其境界远远超越了现代人类科学”,“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学”;而据方舟子的分析,这种“超常”科学其实是其创立者李洪志“根据神创论、中国古代神话、民间传说、西方邪教、美国科幻电影等等东抄西凑而拼凑起来的大杂烩”。

方舟子揭露说:李洪志自我吹嘘“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惟控制、隐身等功能。”(《法轮功科学研究会总站·李洪志先生简介》)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据说,此人八岁时与伙伴们捉迷藏,他只要一想“别人看不见我”,谁也就发现不了他(隐身)。和伙伴们在雪地里玩,他跑跳中便会腾空而起。两个伙伴要打架,李想要另一个人别过去,那人就真的过不去(定物)。教室门锁了,窗关了,他想进去,念头一闪,人就进去了,念头又一闪,人就出来了。后来一想,停在玻璃中间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么一想,人就在窗户玻璃里停住了,满身满脑子都是玻璃碴了,太难受了,一想,人又出来了。

方舟子还揭露说:李洪志宣传自己曾经同明代的妖蛇斗法。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说是明朝有个修道的人,被蛇占有了身体,蛇就有了人形。李洪志到贵州去办班传功,那蛇妖来捣乱不已,大师忍无可忍,把它抓到手里,用化功把它的下半身化掉了,上半身跑回去了。一天,“法轮大法”贵州总辅导站长被人请了去,一进洞,只看见一个影坐在那里,眼放绿光,站不起来,表示认错,说,大师是来度人的,自己再也不跟大师捣乱了。这站不起来的,就是那被化了下身的蛇妖。

如果说,这些都是一些古老的迷信,那么,“法轮大法”中的现代神话,就牵涉到科幻电影,那就是所谓外星人通过现代科学灭绝人类的“学说”了。据说,在漫长的岁月中,外星人在发展,在变异。外星人知道人类的身体是最完美的,所以它们相中了人体,想窃取人体。外星人给人类创造了科学。人们从小学到大学,学的全是它们带来的科学。当今人类所使用的一切都是科学造成的。人的思想坚信和依赖科学,人的思维和生存方式完全同化于它们,到时候它们把人的元神一换掉,它们就代替人类了。现在,会操作电脑的人,人人都被外星人给编了号了,身体都被外星人占去一层了。当然,李洪志的学员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学员一旦得了“法轮大法”,李洪志就要把外星人在学员身体中所占有的那一层身体清理掉。现在,上边在清理外星人,外星人跑进来是来逃命的。这几年特别多。可是它们不知道李洪志清理它们也是上边安排的,它们跑到哪里也逃不掉。(一九九八年九月四日、五日在日内瓦讲法)

乙:这位方舟子,也是一位有心人。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