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文学批评不是为文学捧哏 张柠  
 

当代文学批评主要由两部分人构成,一是“表扬家”,为当代文学市场捧哏,见人就夸,从一线主流作家(显示批评本领),夸到打工诗人(表示底层关怀),乃至市文联主席(向权力抛媚眼)。夸奖容易批评难,夸奖的文章很少遭到质疑,因为惟一的读者就是那个被表扬的人,夸大一点文学成就他没意见。批评就不一样,因为被批评者会仔细阅读,寻找可供反击的蛛丝马迹,甚至还会诉诸法律。二是所谓的“学者”,他们几乎没有对当代文学产品进行必要的“话语”甄别,就急忙将刚刚发表在杂志上的作品纳入文学研究的范畴,用后现代、后殖民、新左翼等时髦理论的遮羞布,对大量假冒伪劣产品进行装修,还说它是“审美的批评”,然后发表在核心期刊,名利双收。“表扬家”的文章基本上没有读者,除了少数被表扬的人。所谓“学者”文章也是如此,只有学术管理人员在统计数据的时候才会看一看标题。

这两种人还合伙对真正的批评翻白眼,说它不“美”,没有“学术性”。

文学批评远离当代生活现场,现出一副“投机者”和所谓“学者”的阴阳脸,除了名利诱惑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点明哲保身的小心思,导致批评思维的僵化和视野的狭隘。写什么?如何写?,俨然成了文学研究和批评的铁律,其他人文学科不也在关注这些问题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有自己的研究范畴,人文学科研究的是“人”,特别是其话语建构中的精神信息。

文学批评首先要强调的是“批评”,也就是积极介入当代话语批判运动,继续五四前辈们提倡的“文明批判”和“社会批评”原则。但文学批评的“文学性”(不是“文学”)维度也不能忽视,其中既包含了对个人经验的复杂和多样性的尊重,也包含了对批评语言公众化(清晰明了,没有乖僻)的追求。缺少批判的“文学批评”只能是文学玩票。缺少“文学性”的“文学批评”最终会变成标语口号。

(2007年7月13日《新京报》张柠)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