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回顾:五年和八十年 (八) 龚育之  
 

甲:总之,按李洪志的说法,只有相信“法轮大法”,才能从地球毁灭的灾难中、从外星人及其科学的控制下拯救人类。这与健身活动有什么相干呢?李洪志也说,“法轮大法”的目的不是健身治病,而是要“往高层次上带人”。什么样的高层次?就是迷信新神的高层次!

心所谓危

乙:在那次政协大会联合书面发言的最后,你们写了这样一句话作结:“心所谓危,不得不言,愿闻明教”。 心所谓危,危在哪里?

甲:首先是危在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受到损害。练“法轮功”误病致死或入魔自杀的事例,现在揭露出来的已经有几百起了,延误治病的那就多得无法统计了。这是最明显的危险。揭露“法轮大法”的危害,大都从这里开始。

乙:还有更深层次上的危害。

甲:从更深层次上来说,又有两危:一是危在思想基础,二是危在社会安定。迷信、伪科学、反科学盛行,神秘主义盛行,会从思想上侵蚀和危及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思想上的迷信和神秘主义,又容易导致会道门、邪教、黑社会一类组织,从而容易从政治上扰乱和危及我们社会的稳定。

迷信、伪科学、反科学盛行,原因是多方面的,历史的、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心理的,不一而足。二十年来,我们经历了伟大的历史转折,在改革开放中推进现代化,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我们为此而深受鼓舞。这是一方面,主导的方面。另一方面,由于各方面变化的深刻性,也出现了使我们感到心忧的问题。一些消极的东西死灰复燃,并且花样翻新。

乙:我们的工作中也有弱点。

甲:一个重要弱点,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阵地在有些方面削弱了。由于这种削弱,在一些人看来,什么唯物论、什么无神论,都无所谓了,共产党用不着管什么迷信不迷信的事了。

然而,马克思主义同科学精神是共命运的。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精神同迷信是相对立的。迷信泛滥,科学精神受损害,马克思主义必定也受损害;科学精神发扬,马克思主义的创造力和吸引力增强,迷信不说销声匿迹,至少不可能有猖狂之势。

乙:马克思主义同科学精神,用得上《红楼梦》里的一句话,叫做“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甲: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精神同迷信和神秘主义,则是你进我退,此长彼消。不能认为迷信泛滥是小事,私事,无所谓。对于迷信和神秘主义,熟视无睹,不以为意,或者无能为力,决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光荣,而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耻辱。高举科学的旗帜,反对迷信,反对反科学、反理性的神秘主义,一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我们决不可以抛弃这个传统,更不可以做迷信和神秘主义的信徒、吹鼓手或保护伞。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工作者在保卫科学精神,反对迷信活动中,不应该落在后面,而应该走在前面。

乙:可怕的是许多领导干部和知识文化界的人也身陷其中。

甲:现在的情况是党政干部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在政治和理论的信念上发生了动摇,精神上出现了空虚。他们不信或者不大相信马克思主义了,而是去信迷信了。他们遇事不是去依靠群众、依靠组织、依靠科学、依靠自己,而是去依靠算命先生、神秘大师。由此看来,科学与迷信的斗争,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的过程。在当前形势下,尤其对于党政干部中存在的迷信思想和活动,不能等闲视之,因为这个群体是担负着从政治上引导人民和社会的责任的群体。

乙:报纸上揭露过一位市长,把算命先生当作自己的“顾问”,用人、决策、施政、出行,都求算命先生指点,直到贪污案发坐进监狱,还在纳闷,为什么他所供养的算命先生没有算出他这一次要“栽”。

甲:报纸上还揭露过一个镇政府,好端端的一座办公大楼不进去住,宁可花钱另外租房子住,只因为那座大楼据说“风水不好”。

乙:最近报上报道,那个镇的领导已经改正错误,搬回那座大楼去办公了。

甲:改了就好。同时,知识文化界是从精神文化上影响社会的群体,对于这个群体中的宣传迷信思想的活动,也不能等闲视之。但知识界这个群体中一部分人的问题,归根到底,主要也还是在于这一部分人中的党员的问题。所以,还是那句老话: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在党的干部。

乙:所以,这次解决“法轮功”问题,中共中央首先作出共产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功”的决定。

甲:共产党人必须坚持科学的唯物论和无神论。我们抓住这个问题不放,首先在党员中加强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教育,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涉及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根本思想基础问题,涉及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问题。

理论研究

乙:在反对迷信的斗争中,是否还需要加强理论和历史的研究。

甲:确实要加强。这里有哲学认识论的问题,也有社会调查和社会学研究的问题。比如,眼见为实,这是宣传和相信神秘事物的人们最常用的一个理由。他们“亲眼见到”了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神秘“事实”,所以不得不相信它。对此,就需要从认识论上作一番分析。

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个格言教人们不要轻信“耳听”,是一个有益的生活格言。

甲:而科学精神、科学方法,还进一步教人们,也不要轻信“眼见”。“眼见”并不一定为“实”,还要用脑子,凭借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作分析,才能认清事实。请问,是太阳围绕地球转,还是地球围绕太阳转?多少年,多少人,天天亲眼看见太阳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眼见为实”,那答案就是太阳围绕地球转。大家知道,科学告诉我们:事实是地球围绕太阳转。

更切近些说,魔术表演,不都是我们“眼见”的吗?魔术的魅力,就在于它把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表演出来给大家看。但是,魔术师们并不自称有什么神秘的功能或者有什么科学上的突破。他们只是把魔术手法、魔术道具当作职业秘密,秘而不宣。有的人自称有神秘功能,如以色列的盖勒,自称能够用意念折断钥匙,在世界上轰动一时,结果终于被别的魔术师揭穿。通常人们包括很精细的人们也不容易看穿魔术师的手法,这是很好的说明“眼见”并不“为实”的例子。

从认识论上说,这里涉及科学检验的标准问题,涉及“眼见”这种感性认识,同经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制作改造功夫的理性认识的关系问题,涉及表演、科学演示和科学实验的关系问题。人们相信“眼见”的神秘“事实”,可是他们眼见的只不过是神秘大师的表演,而表演是不能确认科学事实的。

乙:现在的问题是,神秘大师们热衷于表演。而看了表演的许多人,又热衷于向别人去宣传他所见到的表演喋喋,还要不休地说什么他看得如何真切,如何看不出破绽。不信,你就去看看,我可是亲眼所见。不信,你就是不承认“事实”。

甲:所有这种热情和信念,都是基于他们看到的表演。而表演,属于魔术,娱乐,茶余酒后谈助的范围,它的特点是不向观众如实地交代操作的全部条件和过程,不接受研究者对其条件和过程的检查和验证。应当让人们懂得,只有按科学方法设计的,向科学共同体交代清楚其全部条件和过程的,科学共同体可以加以检查和验证的科学实验,才能确认在科学研究上有意义的事实。

乙:科学演示呢?

甲:科学演示不同于非科学的表演,科学演示在科学教学和科学普及宣传中是常用的方法,但它也不是确认尚未研究清楚的科学事实的方法,只是把科学实验所确认的事实演示给学习者的方法。演示要成为科学的演示,也是以向观看演示的学习者交代清楚其全部条件和过程并接受实验验证为条件的。表演,自称为科学其实是不科学的、经不起检验的演示,提供不了值得研究的科学事实。

朱光亚在听了头一次论坛的两整天的会议后。作了一个很好的总结讲话,结合他接触过的“水变油”和 “特异功能”表演两件事例,阐明了自然科学中的真伪是非“只能由科学实验来检验”,而科学实验“虽然在不同学科领域可以有不同的规范要求,但都不能由表演、演示来代替”。

乙:是呀。一到提出严格的科学测试、科学实验的条件,这些热衷于表演的大师们便不肯来接受实验检验了。

最近《南方周末》上发表一位“特异现象存在性检验筹备小组”成员的文章。作者说,他是主张严格按照科学标准去检验的。他得出的结论是:“经过两年的检验,证明所有被检验的‘耳朵识字’都是假的。经过两年的检验,结果是所有的‘气功大师’都不敢来检验!”

他们只公布一些他们自己做的、缺乏科学的严格性的、他人重复不出来的“科学实验”。

甲:经验主义。这里更涉及一个经验论的思维方式的问题。许多人不大容易从原则上接受“眼见”的表演没有确认科学事实的意义这样一个理性的普遍判断,但是,如果向他们指出了某一次表演的障眼手法何在,他们可以接受这一次表演没有科学意义这样一个经验的个别判断。我认为,不断地具体地揭穿某些表演的障眼手法何在,是值得做的事情,在通常情况下,在多数人那里,这有助于帮助人们克服在这方面的盲目和轻信。但是,单是这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经验论的思维方式不克服,人们看清了这一次以至于第九十九次表演的障眼手法,却仍然愿意去相信那第一百次他未能看清其障眼手法的表演给他提供的神秘“事实”。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