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回顾:五年和八十年 (九) 龚育之  
 

乙:还是恩格斯早已指出的:神媒和信神媒的人“毫不在乎成百件信以为真的事实已经暴露出是骗局,除非把那些信以为真的奇迹一件一件地揭穿”。

甲:而这是做不到的,因为一个无穷集合是不可能一一穷举的。所以,要真正解决问题,势必还要用理论的考察,而不能只靠经验的实验。

乙:而恰恰是“亲身体验”,成了许多相信神秘功能的人常说的又一个理由,并且往往被认为是不可辩驳的理由。特别在治病效果的体验方面。

甲:这里先有一个轻信传言的“耳听”和轻信“托儿”的“眼见”的问题,这其实是“他人所说的亲身体验”,并不是自己的“亲身体验”。

乙:“法轮大法”组织编印过大量的根据练功者“亲身体验”写成的疗效报告。现在揭露出来,这些“亲身体验”,很多是练功者不得不这样说的,其实他们并没有亲身体验到这种效果,但是,他们不能不这样说呀,不这样说就会被认为修炼得心不诚呀,“功就长不上去”呀。

甲:撇开这种情况不论,即使确实是自己亲身体验,也还要作分析。比如说,有些病本来可以自行痊愈,被说成是神功治愈的,其实不过是自愈。有些心因性的疾病,本来可以由于接受心理暗示而治愈或者自觉治愈,接受正规医生的心理暗示可以得到这样的效果,接受神秘大师的心理暗示(大师们称之为功法)也可以得到这样的效果,并不能因此而证明这种功法的神秘性质。有些病,实际上在同时接受多种治疗,包括与神秘功法同时的某些身体和精神活动,如果有效或自觉有效,那是多因条件下得一结果,究竟是哪一因导致这一果,逻辑上并不能肯定,没有理由归功于神秘功法这一因。

乙:早上到野外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活动活动身体,平心静气调理调理精神,持之以恒,对身心都会有好处,与什么“法轮大法”或者别的神秘功法并不相干。

甲:所以,由于人的生理心理过程的复杂性,测定疗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能主要靠患者的自诉,而要有一套科学的随机选样的双盲对比的实验和统计。各种关于神秘功法的疗效的宣传,都没有这种科学的实验和统计,而是一堆真真假假、弄虚作假的患者自诉。这不能认为是被科学地确定了的事实。

人们有病希望治愈,而现有的医学对有些疾病还无能为力或者收效不显,于是就希望从别的方面得到治疗。这是许多神秘功法有人愿意相信、愿意接受的原因。

乙:姑妄试之,无效也无妨,万一有效,岂不甚好?

甲:这是许多人的心理。只要是患者及其亲属的自愿选择,这种行为方式可以理解。但是,“无效也无妨”不是没有条件的。有三种情况要注意:一是有些神秘功法,对患者身体进行摧残(如某些巫神驱鬼,对患者毒打,甚至活活打死的都有),那是要严厉禁止的;二是有些病,医生医院本来可以有效治疗,却因为神秘功法的蓄意排斥,以致耽误治疗,导致疾病加重甚至死亡;三是要防止练功出偏,导致精神疾病。

乙:还有就是,“病急乱投医”, 那怕是投不成熟的、非常规的某种“医”,多少也得是一种“医”。如果是公然投“神”、投“鬼”,搞迷信活动,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或者科学大家来说,那影响一定是很不好的,治疗效果也一定是没有的。

甲:马克思主义者,对于生老病死,要有彻底唯物主义的态度,达观、坦然的态度。

乙:这样的态度,恐怕反而对身体会有些好处。

甲:“突破现有科学”。这是宣传和相信神秘事物的人们常用的又一个理由,成为这类现象泛滥的又一个认识根源。

乙:是啊。他们常常说:“现有科学还不能解释的自然奥秘多得很。科学历史上被事实推翻的理论多得很。为什么不能创新、突破,来一场科学革命?”不要把科学当成迷信,不要迷信现有的科学。

甲:这个说法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在现在人们宣扬、人们争论的这些神秘事物的问题上,首要的,关键的,并不是现有科学能不能解释,能不能突破,而是所宣扬的神秘现象,到底是不是用科学方法确认的实验事实或观察事实。只有对科学地确认的事实,才发生现有科学能不能解释、要不要突破的问题。如果不过是表演,并没有经过科学的实验,或者虽然也说是“实验”,却没有经过科学的讨论和检验,不能确认其为科学的事实,那就根本用不着去讨论现有科学能不能解释和突破。

乙:这样的讨论,正好造成一个假象,似乎事实本身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了。

甲:这里涉及科学创新、科学突破、科学革命的规律性的问题。我们承认科学历史上不乏被突破了的理论,但是这些理论不是被别的什么东西,恰恰是被科学地确认的新的实验事实和观察事实所突破的,没有这样的事实,靠什么神奇表演和放言狂论,是推翻不了科学的理论的。

乙:我们承认现有科学绝对没有穷尽真理,科学之所以为科学,就在于它不断地在新的实验事实和新的理论创造的推动下向前发展。

甲:这是彻底的科学态度,科学精神。这是以科学精神对待科学成果本身。这就不发生对科学的迷信问题。不应该在反对对科学的迷信的口号下,把科学和迷信混为一谈,否定科学,宣扬迷信。我们必须承认,现有科学已经成熟到这样的程度,只有尊重科学的基础,遵循科学的方法,才能不断发现新的真理,离开科学的基础和方法,各种修炼和狂言,只能走到错误和荒谬的道路上去。

乙:这里还涉及科学发展中新旧理论之间的关系,涉及科学理论嬗变的规律性问题。

甲:科学历史告诉我们,新的科学理论,既是概括新确认的科学事实的结果,也是把新确认的科学事实同原来已经确认的科学事实统一起来加以概括的结果,它不能无视原来已经确认的科学事实(除非它科学地证明了原来对事实的确认并不科学),也不能摒弃原来的理论中为科学事实所检验了的科学内容。新旧科学理论嬗变,不是全盘否定,而是把原有理论的科学内容包括到新的理论之中。现任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在他的文章中,以牛顿力学和相对论为例说明:具体真理在一定的适用条件和范围内是不能违反的,但在变化了的新条件和新范围内,则可以突破和创新。新理论可以扩展真理,创新精神是科学精神的组成部分;扩展了的理论必须包含原有理论体现的客观规律,在继承中发展真理,也是科学精神的组成部分。总之,这里有许多关于科学哲学的基本理论问题,都需要通过细致的科学的研究,讲出更多的给人知识、解人疑惑的道理。

顺便说一下,西方科学哲学有许多值得我们吸取和借鉴的有用成果,同时科学哲学的一些学派的相对主义倾向(否定科学作为客观真理的反映),还有文化相对主义的倾向(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科学是一种文化,迷信也是一种文化,科学有科学的是非,迷信有迷信的是非),其消极影响,在讨论科学与迷信、科学与伪科学的区别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了。我们需要发展真正科学的科学哲学。

乙:这些都属于哲学认识论的研究。

甲:还有社会学研究。把迷信愚昧和伪科学活动,当作一种社会现象进行科学社会学、文化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的研究,从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背景分析和讨论这类现象泛滥的社会根源,也是十分重要和饶有趣味的。

还需要作历史的研究,包括古代历史中的迷信和反迷信,近代历史中的迷信和五四以来的反迷信,新中国建立以来各个时期的迷信和反迷信;尤其需要对当前社会生活中的迷信和反迷信、伪科学和反对伪科学,它们起伏和消长的趋势,迷信和伪科学活动的方式和特点,它们滋生和蔓延的多方面的社会原因,与对外开放和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关系,与“一手比较硬、一手比较软”的关系等等,进行科学的研究。

还需要对迷信愚昧和伪科学危害人民和社会的情况行调查,对迷信愚昧和伪科学著作出版和流传的情况进行调查,对新闻媒体和广告宣传中传播迷信愚昧和伪科学的情况进行调查,对社会公众在科学和迷信、科学和伪科学问题上的认识和心态进行调查,并且进行对策研究,以便在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科学健康文明生活方式建设的系统工程中,贡献我们的建议。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