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读书两忌 陈先达  
 

读书有“两忌”:一忌读什么,信什么;另一忌是信什么,读什么。如果读什么信什么,就会变成书的奴隶,让自己的头脑变成跑马场,任别人践踏。相反,信什么读什么,就会把自己的头脑封闭起来,变成某个人或某种学说的私人领地,任何新思想都进不去。

在现实生活中,读什么信什么的情况并不少见。这可能产生两种不同的后果,或者是被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俘虏,变成错误学说的信徒。读什么就信什么,即读萨特就爱萨特,读胡塞尔就爱胡塞尔。由于自己没有主见,觉得书中讲的都有道理,观点三日一变。特别是当书中观点彼此矛盾,各有所说时,更是不知所从。

《道德经》中有一句话:少则得,多则惑。我以为借用来说明读什么信什么的后果,倒是适用的。多则惑,讲的正是读什么信什么陷于无所适从,即陷入惑的困境。读书本来是求解惑的,结果书读多了不仅未能解惑,反而愈读愈惑,失去了读书的本意。孟子说的“尽信书不如无书”,用在此处,尺寸刚好。

这当然不是主张不要多读书,不要博学。书应该多读些,知识面应该宽些。可是多读书有个前提,这就是不能采取读什么信什么的态度,而应该以追求真理为目的,即读书在于求真。既不能先入为主,又不能六神无主。要在多读中通过比较分析逐渐形成自己的正确观点。少则得,这个少也是相对的,并不是愈少愈好。少则得,实际上强调的是读书要有自己的见解,从所读的书中获得真正有用的东西,即使是读的不多也是有所得,远胜于那种越读越糊涂的读书方法。

另一忌是信什么,读什么。这表现在专业上就是学什么,就只读什么。我们以哲学为例,如果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不读点中国哲学、西方哲学的书,只是在几本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上打转转,肯定学不好;同样,学西方哲学只读西方哲学,不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著作,也不读中国哲学的著作,成就肯定有限。学中国哲学的亦复如此。更不用说,有门户之见,学中国哲学瞧不起马克思主义哲学,学西方哲学又瞧不起中国哲学,瞧不起马克思主义哲学。而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又视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为另类。每个人只读自己学的,只认自己读的。彼此贵己而贱人,结局如何,不问可知。

这种倾向,在人文与科技关系问题上表现更为突出。在当今西方思潮中所谓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对立问题,从专业角度说,往往会表现为科技知识分子与人文学科知识分子彼此的相互轻视、误解和排斥。本来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是对统一世界认识的不可分离的两个方面,合则两利,离则两伤。现在西方的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这种对立的危害,主张人文文化和科技文化要相互渗透,彼此结合。我们国家重理工轻人文的现象也相当严重。如果理工学生不读人文方面的书,而人文学科的学生对科技方面的书根本不感兴趣,双方都可能变成狭隘意义上的专业人才。

当然,生命有限,书是读不完的。读尽平生未读书,只是豪言而已,没人能做到。但是无论读多读少都要记住以上两忌。

(2007年10月15日《北京日报》 陈先达)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