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福斯特的《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和自然》 王喜满  
 

□王喜满

美国著名的左翼学者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研究马克思的生态学思想的力作《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和自然》的中文版在原著出版六年后与我们见面了。感谢刘仁胜、肖峰和刘庸安等人的辛勤工作,使中国读者能在一个新的视域里理解马克思,研读他的生态学思想,从中获得解决全球性的生态危机、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的社会的启迪。

西方马克思主义普遍认为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导致了他强调培根学派的自然和经济发展决定论,进而得出马克思是主张忽视生态价值的功利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福斯特在书中通过研究马克思的思想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新陈代谢理论是福斯特通过对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历史考究和系统分析,以及对当代各种生态学和马克思关系理论的梳理和鉴别,提出的马克思生态学的独特论断。新陈代谢原本是用在细胞水平和整个有机体的分析以及生物化学的发展当中,表示有关物质变换和能量转化方面的内容的一个专有词汇。福斯特认为“新陈代谢”一词对于马克思来说具有特别的含义。作者通过考察认为马克思自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在三个层次上使用了这一概念:(1)无人类参与的自然界中的新陈代谢;(2)人与自然关系中的新陈代谢;(3)自然和社会关系中的新陈代谢。福斯特认为,正是马克思对“新陈代谢”在不同领域里的运用才使得马克思的生态学具有了整体性和辩证性生态世界观的意义。

福斯特首先考察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自然观的历史来源,认为马克思内化了伊壁鸠鲁关于“自然和自由”的辩证法,也就是在承认自然独立存在的前提下,保持了人类“自由”的转向性。其次,福斯特认为马克思又在唯物主义历史观中以“劳动”的名义彰显了人类与自然之间的新陈代谢。马克思认为劳动过程“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的过程”(《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和自然》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158页)。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马克思在他那个年代就提出了废物再循环利用这样充满生态智慧的见解。然后福斯特总结出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的新陈代谢”理论的基本思想:“问题不是人类中心主义和生态中心主义的对立问题……而是一个两者(人和自然)共同进化的问题”(《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和自然》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13页)。

马克思不仅揭示了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生态弊病及其深刻根源,而且指出了认识世界的目的在于遵循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规律改造世界。他从标本两个方面提出了治疗生态弊病的药方。马克思认为通过废物的再利用、人口的分散化和均匀化、工业和农业的整合、土壤的恢复和改进等等措施可以有限地弥补、减轻代谢断裂,而根本解决代谢断裂问题有待于走向一种联合生产者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与自然之间地物质交换,把它置于他们地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地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地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地人类本性地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交换。”(《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926-927页)马克思称这个社会为共产主义社会。很显然,这个社会在生态上是可持续发展的社会。

通过对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自然观的分析及对马克思的生态学思想的梳理,福斯特认为马克思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要用“新陈代谢”一词将自然—人—社会三者有机的联系在一起,但是马克思的自然实质上就是人—自然—社会新陈代谢中的自然,马克思的人也就是人—自然—社会新陈代谢中的人,马克思的社会也正是人—自然—社会新陈代谢中的社会,而且这个有机体中内含有原发性的基础,即存在的本质是自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福斯特无疑是给我们提供了一条理解马克思思想的新路径。

(《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和自然》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