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期待一个全民富足的时代 邓聿文  
 

——读张国云博士的经济散文《财富问号》有感

□邓聿文

几千年形成的文化意识中,常常把财富和罪恶、不仁、剥削、残酷联系在一起,这种虚伪的文化观念极大地束缚了人们获取财富的勇气和胆量。直到1988年后,中国改革总设计师邓小平正式提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继而到十六大召开,中国首次将“财富”问题写入报告中:“放手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和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以造福于人民”,解决了或正在解决以下三个问题:承认财富的合理性,如何合理合法地获取财富,如何正确地使用财富。这也是张国云博士的经济散文《财富问号》一书向人们着力阐述的。

如何正确地看待财富,不仅仅是一个认识问题,也是一个发展问题。重复建设,产能过剩,与传统财富观使大家都以为只有抓钢铁、焦炭、汽车这些实实在在的物质财富才能致富有关。高增长低就业,与我们只盯着第二产业的物质生产有关。高产出低利润,与我们忽视对无形资本的投入有关,不肯花钱搞自有技术、设计及标准,不肯花钱去创品牌、搞营销,不肯花钱去培养人才和提高研发能力,结果多数利润,都被拥有知识产权的外企拿走了。总是粗放型经济,与只看到有形的物质财富值钱,而看不到生态、环境这些无形资产更值钱有关。等等。可见,在当下中国,正确的财富观还未真正解决。《财富问号》提出了这一问题,应该说这是有意义的。

在承认财富合理性的基础上,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引导人们获取财富?《财富问号》提出了必须坚持政府不与民争利的原则,并以上海大桥和刺桐大桥为例,前者政府没有投资一分钱,政府让投资者获取最大利益,大桥至今兴旺发达;相反,福建泉州由民资投资的刺桐大桥,由于政府与民争利,民资尴尬无比。此外,《财富问号》还特别谈到创新的重要性。作者认为,创新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大动力,因而也是创造财富的重要渠道。美国硅谷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在如何加快财富积累问题上,《财富问号》提出了新经济的设想。作者指出,“当今之世,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个人,如果不想被进步抛弃,就必须认真研究新经济对人类命运影响巨大而深远的现象。通常新经济是以工厂产业壮大为基础,但新的产业不等于新经济。只有新兴产业的发展,使经济结构和运行状态发生根本变化,才算是从传统经济过渡到了新经济。”以创意产业为例,作者谈到,创意产业的发展主要朝着两个方向,把文化创意变成产业,把传统的产品通过文化创意来增值。前者是将文化转为商品,后者将商品转为文化。他认为创意产业是一族人类的智慧产业之火,是一眼知识经济财富之泉。它不需要消耗太多的能源和自然资源,不会产生大量的废气和废渣,充分发挥人脑中的创意,辅之以现代的产业形态,就能迸发出巨大的创造力和生产力。这就需要一种自由创造的空气,把科技与艺术、创新与管理、艺术家和工程师、创意精英和能工巧匠形成丰富组合。

读完张国云博士的《财富问号》,你还会发现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财富经历了二十世纪80年代发财靠斗胆,胆子越大越能发财;90年代发财靠斗勇,下海的勇气越大越富裕;二十一世纪发财则靠斗智,知识的能量越大越富强。但作者也指出,不要把财富当成全部,应注意享受高品质的财富。总之,一个纯经济的复杂问题,作者用经济散文的笔法,恰到好处的比喻、寓言、事例、说明、妙语,给阅读者不时地调整阅读口味,刺激读者始终保持阅读的新鲜感和愉悦,不能不说是作家艺术渲染能力和经济学者严谨认真的和谐结合。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