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科学统筹经济和国防建设 姜鲁鸣  
 

□姜鲁鸣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是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的一个重大战略思想。这一思想的核心是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

    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

    实现富国与强军的统一,核心是科学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富国强军是指在国家总体发展目标中,同时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国防建设的目标。在全球化的今天,富国强军有了全球比较的相对意义:一方面必须建立起领先于当代的物质技术力量,另一方面必须建立领先于当代的军事力量,同时达到上述两个目标,才是富国强军的统一。根据国内外的实践,富国与强军相统一的核心内容可以概括为战略目标、资源配置相统一和运行机制三个方面的统一。

    第一,两个建设相统一。一个国家要想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既要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又要有强大的国防实力,二者之间具有内在的统一性。从根本上说,经济是国防的物质技术基础,只有国民经济发展了,才能为国防现代化提供必要的物质技术基础。另一方面,国防现代化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强国防建设是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的基本保证。如果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这两大战略任务出现了战略失衡,必然危及到国家经济社会的长远和可持续发展。

    第二,两个进程应同步。国家战略是一个整体,经济发展战略与国家安全战略之间的协调运行,是现代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客观要求。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作为国家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必须与国家经济建设协调发展,保持同步。面对我军发展现实水平与新军事变革先行国家存在的差距,面对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神圣使命,面对改革开放中国家战略利益的不断拓展,我们必须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反之,如果不去积极应对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机遇和挑战,努力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军队建设双重历史任务,我们在军事力量的发展上就有可能错过整整一个时代,就会给国家安全造成极大隐患。

    第三,两种资源相匹配。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资源配置比例必须符合国家战略目标的要求,这既是国家资源分配的重大战略选择,也是国家发展道路的重大战略选择。近年来,国家一直关心和重视国防和军队建设,国防投入不足的情况有了显著改观。但由于历史积累、世界新军事变革推进速度加快等原因,现有的投入水平距离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要求、保障国家安全和维护祖国统一的需要还有一定的缺口。目前我国的军人人均军费为1.5万美元左右,而美国为35万美元,英国、法国和德国都在20万美元左右。因此,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增加国防投入,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是为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提供安全保障的唯一正确选择。

    构建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的新模式

    胡锦涛同志指出,必须坚持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把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深深融入经济社会发展体系之中。这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必须做好的一篇大文章。要做好这篇大文章,最重要的是构建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的新模式,走“融入式”发展道路。

    所谓“融入式”发展,是相对于“封闭式”而言的发展模式,主要含义是依据平战结合、军民兼容的原则,将国防建设融合到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总体进程中,统筹安排,共同建设。“融入发展”模式已成为当今世界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主流模式,其根源在于信息化战争条件下的对抗,集中表现为以国家整体实力为基础的体系对抗。现代信息化战争已经发展到可以将综合国力整合成某一点上的战争能力,因而必然表现为更高层次上的国家与国家的全力对抗,客观上要求以国家整体实力支撑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而且,现代战争和军事活动对资源需求量呈现出量大、时间急、技术含量高、结构复杂等特点,单靠独立的国防经济部门已经难以支撑现代军事活动,必须紧紧依托国民经济体系。只有以整个民用经济技术为依托进行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才能保证本国以最充分的资源、最先进的技术力量建设现代国防和现代军队。

    “融入式”发展是解决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诸多矛盾的基本途径。首先,“融入式”发展是解决国防投入不足问题的重要手段。在今后一个时期,经费相对匮乏与国防和军队建设需求旺盛的矛盾将长期存在。只有切实转变国防建设发展模式,最大限度地依托国民经济体系进行国防和军队建设,才能在既定国防投入下获得最大的国防产出,使既定的国防投入能够更有效地满足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需求。其次,“融入式”发展是提高国防费效益的有效方式。“融入式”发展可以优化费用结构,提高经费使用效益。比如,依托国民教育体系为国防部门培养大批的军事人才,可以大大缓解军事教育经费不足的矛盾;将军队保障体系融合到社会保障体系,建立军队社会化的生活服务体系、干部住房医疗保障体系、家属就业保障体系等,可以减轻军费开支的社会性负担。再次,“融入式”发展是解决国防经济体制诸多矛盾的根本举措。我国国防科技工业从总体上呈现出一种与民用经济体系相隔离的状态,科技工业基础和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关键领域和关键技术长期受制于人,产出高新武器装备的能力相对薄弱。建立依托整个社会的“军工大协作”体系,可以打破现有的军工行业垄断,使民用企业进入军工行业,实现从独立、封闭型发展模式向寓军于民、开放型发展模式转变。通过“融入式”发展,在国防建设与国民经济建设之间建立一个张弛有度、富有弹性的平战转换机制,进一步提高国防系统分享经济建设成果的能力,将经济发展的优势及时转化为国防发展优势,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就能把国防经济潜力迅速、有效地转化为国防经济实力。

    实现“融入式”发展,关键在于建立一种稳定和长效的机制,推进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全方位的融合,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道路。当前,最重要的是做好“七个纳入”:将国防和军队建设规划纳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将军队信息化建设纳入国家信息化建设体系;将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纳入国家科技创新体系;将军事斗争准备需求和战场建设纳入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体系;将军事人才基础教育培养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将军队生活服务保障纳入社会服务保障体系;将国防动员纳入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只有实现了这些融入,才能实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良性互动。

    对我军来说,尤为重要和迫切的是将军队现代化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体系。一方面,应从国家发展与安全的顶层设计上,将军队建设纳入国家发展的总体规划体系,武器装备发展纳入国家科技开发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体系,将军队人力资源建设和人事政策制度纳入国家人事、劳动、教育体系,将军事法制建设纳入国家法制建设体系,将战场建设纳入经济社会发展体系,实现国家发展战略、国家安全战略、军事战略、军队发展战略的相互协调,科学构建满足国家安全需要的军事防卫能力体系。另一方面,应当拓展建设思路,充分利用民用资源。比如,通过军民两用技术和两用产品的研制和开发,促使民用高科技成果转为军用;借助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技术的发展,推进军队的信息化建设;依托国民经济体系,逐步取消军队办社会的负担,逐步建立军队社会化的生活服务体系、物资储备体系、干部住房医疗保障体系、家属就业保障体系和子女教育保障体系。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