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必也正名乎!” 李虎群  
 

——读张帆著《“行政”史话》

□李虎群

近代以来,随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制度在中国的逐步建立,西方教育模式逐渐替代了中国的私塾和太学传统,西方的学科分类和设置也使传统中国经史子集诸学不得不寻求重新定位。百余年来,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几乎就是两条路:一是西学的不断译介;二是以西学重新整理国故。西方学术术语日渐成为学术话语的核心范畴,汉语正面临着自佛教东来之后的第二次重大革新。但不比佛经翻译的从容、主动和旷日持久,西学东渐自始便呈现出焦灼、被动和迫不及待。时至今日,学界实际上已经充斥了生吞活剥莫名其妙的“洋话”,作为天下之公器的学术在相当程度上沦为某些人的“自言自语”。

置身于这样一种中西古今纵横交错的学术格局,是现代学人的宿命;而作为中国学人,脱离盲目追随西学的心态,接续和创造自己民族的文化学术传统,则责无旁贷、更迫在眉睫。

所幸地是,近年来,一些学科已相继开始自我反省和自我调整;张帆博士的新著《“行政”史话》正是有感于“在中国,行政学虽已走过百年,学界却始终没有摆脱疲于模仿和忙于追赶西方研究的状态,以至于无暇回首、细细体会该学科这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得’与‘失’”(见该书第252页),而对行政学做出的深刻反省。作者独具慧眼之处,在于全书以对行政学的核心概念“行政”一词的考据和梳理为中心,纵贯中国三千年,横跨欧、亚两大陆,资料详实,考证细腻,揭示了行政学的学科历史、学科定位和学科内容。该书共分七章,先后分析了“行政”一词的传统用法、现代含义、由日本传入中国的途径、“行政学”和“行政管理学”中的“行政”概念、以及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以来的有关“行政”的争论,次第深入,层次井然。

《“行政”史话》一书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仅通过“行政”的正名折射出行政学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更通过上世纪末MPA(Master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的引入和翻译以及“公共管理”一级学科的设置,所引发的关于“公共管理学”与“行政学”、“行政管理学”、“公共行政学”的争论,明确表达出作者对于“名”下之“实”的关注以及对于时下我国“公共管理热”的冷思考。作者洞察出这一学术争论背后所存在的现实国情:行政管理主体的多元化既是公共部门(主要指政府部门)的管理难孚众望之后人民的诉求,也是公民社会逐渐成熟后自然发展的结果;但一味强调和欢庆“公共管理社会化”,却会隐没甚至规避“公共管理”最主要的责任主体——政府——的责任和改革。作者大胆地指出,“对于转型期的中国政府而言,最大的问题不是‘管得太多’,而是‘不知道如何去管’,转变政府职能,其核心应当是提高政府的管理能力,而不是一味地或盲目地‘放权’或‘还权’于社会。”(见该书第232页)正是在此意义上,作者认为目前的“公共管理学”不应也不会取代“公共行政学”:“新时代对‘管理’主体与‘管理’方式的需求,将激发‘行政’的新潜力。本人深信,在这个什么都鼓吹‘终结’的年代,‘行政’的历史还将继续。”(见该书第265页)

张帆博士《“行政”史话》一书的贡献当不止于行政学界,它更传达了这样一个消息:建构于现代大学体制之上的中国人文社会诸学科到了该认真“正名”、自我反省的时候了!在理论层面上,要厘清各个学科的核心范畴在中西学术发展史上的来龙去脉,使学科不致沦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在实践层面上,要保持各个学科的核心范畴对于历史现实的真切洞察,使学科不致沦为概念游戏空中楼阁。身为华夏子孙,我们更应镕古铸今,使汉语思想不再是鹦鹉学舌、而是能溯洄从之,接续五千年历史文化长河的血脉,吐露深沉鲜活的新声!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