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国家健康:一种新的国家治理模式研究 杨多贵 李士  
 

□杨多贵 李士

    世纪50年代以来,在国际学术界,关于国家发展状况、发展模式、治理结构和运行状态等方面的研究逐渐形成四大代表性方向:

    一是“国家财富”的研究,即以世界银行(WB)等为代表,从国家财富内涵、增长、生产、分配等角度,对国家的财富状况进行研究和评估,其定量表达的代表性指数有国民生产总值(GDP)、国家财富指数(NWI)等。

    二是“国家力量”的研究,即以世界经济论坛(WEF)和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等为代表,从国家竞争力、综合国力等角度,对国家生存能力、发展能力和竞争能力进行研究和评估,其定量表达的代表性综合指数有综合国力(ANS)和国家竞争力指数(GCI)等。

    三是“人文发展”的研究,即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等为代表,从人类健康、教育水平、生活质量等方面,对一个国家的人文发展状况进行研究和评估,其定量表达的代表性综合指数有人类发展指数(HDI)和国民幸福指数(GHI)等。

    四是“可持续发展”的研究,即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WSDC)等为代表,从国家资源、环境与生态的承载力和可持续性,以及与人口、经济、社会的关系等角度,对一个国家的资源环境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进行研究和评估,其定量表达的代表性综合指数有环境可持续指数(ESI)和生态足迹指数(EFI)等。

    虽然上述四大研究方向分别从不同的维度对国家发展状况、发展模式和治理结构等予以剖析和诠释,但是对于如何应对国家危机、摆脱发展困境、走出发展陷阱、创新发展模式、保持国家健康、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等方面,还没有勾画出清晰的“路线图”,并予以科学的诠释和回答。

    近年来,中国科协发展研究中心牵头组织有关部门的科技工作者,在充分吸取和借鉴上述四大代表性研究方向成果的基础上,以“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理论”为指导,全面分析当今世界各国发展面临的挑战和危机,总结中国发展的成功经验和存在问题,尝试回答中国为什么能够持续发展?“中国发展模式”是什么?并逐渐形成了“国家健康”这一新的研究方向。

    该研究方向认为国家是一个具有典型生命周期特征的、复杂的生命组织系统,国家健康是对国家良好运行状态的综合表达。通过对“国家健康”概念的理论解析,建立了“国家生命周期”模型、“国家健康组成模型”、“国家健康综合指数”模型、“国家健康投入-产出”模型、“国家健康盈余—透支”模型等,初步构建了国家健康研究的理论与方法体系。

    从复杂系统的角度看,国家是在特定的时空边界之内,由其“自然-人口—经济—社会”(NPES)组成的具有自主行为特征的复杂生命组织系统。国家与生物个体相似,也具有典型的生命周期特征,有他的幼年、青年、老年和暮年。但是,两者又存在着许多本质上的不同。使用“国家生命周期”概念,只是描述国家生命阶段性特征的一个隐喻。例如,对于生物个体来说,其预期寿命有一个特定的时间范围,而对国家来说,不存在死亡的不可避免性,其生命时间跨度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扩展性。“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国家可以通过自我变革和创新。保持国家机体健康,超越国家生命周期陷阱。同时,国家在其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具有显著的生理、心理、行为等标志性特征。一个国家在中青年时期,其生命活力旺盛,机体免疫力强,一般具有较强的抵抗来自外部的打击能力和处理来自内部的危机能力;如果国家处于老年时期,遭遇同样强度的打击和危机,就有可能使国家崩溃和解体。识别一个国家处于生命周期的哪一个阶段,“历史年龄”不是必然依据和唯一参考系,要综合把握其“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和“行为年龄”。当然,国家作为一个复杂的生命组织系统,亦存在“健康”问题。广义上说,健康概念表达一个复杂组织系统的良好运行状态,由此,我们亦可把“国家健康”理解为“国家运行的一种良好状态”,即国家是一个具有自主生命特征、复杂的组织系统,各组成部分能够各司其职、各尽其能,相互协调统一,具有良好适应自身发展和处理外界环境变化的能力。

    通过对国家的组织、结构、功能、以及行为特征的理论分析,综合应用系统科学、复杂性科学、组织行为科学、生命科学等,我们把国家这一具有生命特征的复杂组织系统,简约和解析为代谢(Metabolism System)、免疫(Immunity System)、神经(Nervous System)和行为(Behavior System)四个子系统:

(1)代谢系统是支撑国家生命活动的基础和动力,主要表现在一个国家的人口健康和发展、资源利用和消耗、以及“三废”排放和综合利用等方面。

(2)免疫系统是维护国家运行有序、协调、安全的屏障,主要表现在一个国家自然资源禀赋的丰度和持续性,经济抗风险能力,社会和谐有序等方面。

(3)神经系统是实现国家自我调控,保障国家良好运行的调节中枢,主要表现在一个国家能够敏捷地感知内外环境的变化,进行科学决策并付诸于实施的能力。

(4)行为系统是反映国家心理动机、行为活动的内在特征和外在表现的综合表达系统,主要表现在一个国家的进取精神、创新行为、以及承担和平发展、消除贫困和可持续发展的国家责任等方面。

    其中,代谢、免疫、神经三大系统侧重对国家“生理特征”的描述和刻画,而行为系统侧重对国家“心理行为特征”的描述和刻画。从相对狭义的角度来看,国家健康就是建立在代谢、免疫、神经和行为四个系统自身运行良好,以及相互之间整体自洽、平衡、协调、和谐基础之上的一种相对完好的状态。

    通过综合应用历史背景分析法、数据挖掘法、德尔菲方法、神经网络算法、系统免疫算法,以及社会计算等方法,建立国家健康指标临界阈值体系、确定指标体系权重、优选计量方法,综合计算得出评估结果。

    综合考虑评估数据的权威性和可得性、评估样本国家的典型性和代表性,在全球选择45个样本国家,其中,人均GDP(PPP美元)介于1000~10000美元的有16个国家,10000~20000美元的有7个国家,20000~30000美元的有12个国家,30000~40000美元的有10个国家。45个样本国家的GDP(PPP美元)占全球89.5%,人口占76.6%,国土面积占64.2%,因此,这45个样本国家的国家健康状况评估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可反映出全球国家健康状况的全貌和特征。在国家健康评估中,所选用的直接和间接数据均来自世界银行(WB)、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等国际组织公开发布的统计数据,以及以世界经济论坛(WEF)、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等为权威研究机构公开发布的研究和调查数据。

    同时,我们对评估结果进行了科学性检验,包括将45个样本国家的国家健康指数(NHI)与相对应的国家财富指数(NWI)、国家竞争力指数(HDI)、环境可持续指数(ESI)作Pearson相关性检验;将国家健康指数(NHI)与相对应的国家财富指数(NWI)、国家竞争力指数(HDI)、人类发展指数(HDI)、国民幸福指数(GHI)、环境可持续指数(ESI)作进一步的交叉回归检验。检验结果表明:国家健康评估结果完全符合统计学方面的要求,从而保证了国家健康评价结果的合理性和科学性;同时,也进一步印证了国家健康评估为综合衡量一个国家发展状况、发展模式和治理结构等提供了新视角、新维度和新方法,体现了国家健康评估的独特价值。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