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和平法令》难以求得和平 闻一  
 

□闻一

和平、土地、面包是十月革命的三大口号。其中尤以“和平”这个口号最为突出、最为重要。关于这个“和平”的含义,1917年10月26日(11月8日)的《和平法令》归结为一句话,这就是“缔结公正的民主的和约”。

所谓“公正的民主的和约”有三重意思。一是,没有兼并,无论是侵占别国领土,还是强制归并别的民族都是不能允许的;二是,没有赔款,就是不承认“地主资本家政府”所攫取的特权;三是,废除秘密外交,即废除一切秘密条约和不进行秘密谈判,这是不赔款的道德和法律基础。这时,列宁所期望的是“所有卷入战争或被迫参战的民族”都参加谈判并签订这样的和约。列宁尤其寄希望于“人类三个最先进的民族”——英法德。列宁寄希望于他们的是俄国革命事业的最后胜利:它们“定会从各方面奋力采取果敢的行动,帮助我们把和平事业以及使被剥削劳动群众摆脱一切奴役和一切剥削的事业有成效地进行到底。”

这时,列宁对条约的签订充满了信心,并且他在关于和平问题的报告中宣布,“我们应当帮助各国人民干预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列宁的依据是:“我们不是处在非洲的荒漠,而是处在欧洲,这里的一切可以很快地让人们都知道。工人运动定会占上风,定会铺平走向和平与社会主义的道路。”

在《和平法令》中所表述的列宁的签订和约的思想、他的和平观是以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惟一的基础的,所要解决的惟一问题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列宁的主要思路就是:签订了和约,就会有布尔什维克所需要的和平。因此,《和平法令》中所陈述的和平是有局限性的,它所指的是俄国境外的“停战”,而不是俄国国土上的和平。还有一点,是更重要的,列宁通过签订这样的和约,取得这样的和平,以便对各“地主资本家政府”施加压力,促使那里的工人阶级成为支持和帮助俄国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基地,最终使“世界革命”至少先在欧洲获胜。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和平法令》与其和平的本意相反,它又是一个指向“世界革命”的“帮助各国人民干预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法令。

于是,《和平法令》的实施首先面对的便是所有参战的国家,无论是协约国,还是同盟国都不例外。这种处境事实上使苏维埃政权一下子就陷入了困境,一方面,如果俄国不能结束战争,取得和平,苏维埃政权将面临垮台的危机,而另一方面,所有的参战国不可能听从苏维埃政权的一纸《和平法令》就乖乖地放弃他们已经攫取的一切特权,放弃殖民地,他们的反抗同样有使苏维埃政权垮台的不祥前景。或者说,在只有俄国存在布尔什维克政权的情况下,《和平法令》的实施本身就是一场俄国对抗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力量的极其悬殊的战争。而对列宁来讲,他把这场较量的砝码全部放在了以欧洲为主的“世界革命”的身上。但事实上只有德国表示愿意与布尔什维克政权就停战事宜进行谈判。

关于为什么只有德国响应了俄国媾和的呼吁?过去的一系列史书上都只是说,德国面临困境无法两线作战,在国内工人运动的强大压力下,不得不走上与俄国停战谈判的道路。连列宁自己也说过这样的话:“既然在德国这样纪律严明的国家都可能发生这样的现象,开始说疲乏,说要停止战争,那我们就丝毫用不着害怕公开讲出这一点,因为这无论对于我们,对于一切交战国,甚至对于非交战国来说,都是千真万确的实情。”显然,这就是列宁制订的与所有交战国媾和方针的出发点。但是,实际情况,并不是德国要停止战争,而是想利用《和平法令》提出的机会,进一步蚕食和吞并俄国,并且事实上德国军队在向俄国步步逼近。关于这一点,托洛茨基看得很清楚。他在1917年11月15日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全俄农民代表大会和彼得格勒苏维埃的联席会议上说得很明白,德国的统治者不是因为对俄国人民深刻同情,而来进行谈判的,“德国是想卡住革命俄国的脖子”。面对这样一个响应和谈的德国,已经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俄国无疑是碰上了一个潜藏着无限危机的凶恶对手。这一点,托洛茨基在视察了前线的情况后,给列宁的报告中有这样的话:“俄国的战壕中空无一人,实际上没有任何人在抵抗德国人。”

《和平法令》的与所有交战国“签订公正的民主的和约”的方针遭到了严重挑战。布尔什维克政权事实上也没有,也不可能停止战争。不过,这次不是在境外的帝国主义掠夺战争,而是在国土上的为保卫布尔什维克政权而战。苏维埃俄国面对的最大的实际威胁是德国,对这个德国,列宁的认识是:“对付罗曼诺夫和拉斯普廷这群可怜的发狂的奸党是轻而易举的,而同德国戴王冠的和不戴王冠的帝国主义者有组织的强大集团进行斗争就无比困难了。”因此,列宁看到了战争的威胁与和平的难求。他在《人民委员会关于同德国和谈等问题的决议》中提出:“宣传和鼓动革命战争的必要性”。而在具体的策略上,列宁不得不从签订全面的和约到单独媾和。列宁在《政论家札记》中列出了一个十分清晰的公式——“‘赢得时间’=单独媾和(全欧洲革命以前)”。

从这里可以看出,列宁同意与德国单独媾和的全部原因就是赢得时间,等待欧洲革命的爆发。列宁实际上并不愿意与德国单独进行谈判,而当德国响应,俄国不得不与之谈判时,列宁就采取了拖延的政策,在谈判中尽量拖延,只管谈,但就是不签约。这就是托洛茨基在第二阶段谈判中所采取的基本方针:“我们不签和约,我们停止战争,而且要复员军队”。苏联官方史学家简化的这个“不战不和”的方针被说成是托洛茨基在布列斯特和谈中对列宁的背叛。这不是事实,从当年的历史事实看,这种“不战不和,复员军队”的方针是得到列宁赞同的。1918年1月11日,列宁在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解释了这种策略的意义:“托洛茨基同志提出的做法——停止战争,不签订和约和复员军队——不过是国际性的政治示威。”。

关于这种“拖延”策略,1918年1月,列宁在《谈谈不幸的和约问题的历史》中明确说过:“我们为了故意拖延谈判,已经用尽了一切可能的和不可能的方法。”在一切可能的方法中,频繁更换俄国谈判代表团团长就是一种具体的拖延方法。托洛茨基的被撤换团长显然与列宁的重大决策有关,一是为了拖延和谈,而更重要的是,为了加速组建布尔什维克自己的军队,调任托洛茨基为陆海军人民委员兼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在列宁时期,列宁总是授予托洛茨基以重任,并将他派到危急的地方去。而托洛茨基也始终执行着列宁的指示,并保持着与列宁在大方向上的一致。托洛茨基离开布列斯特事实上是被列宁召回的。这决不像《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所说的那样:“虽然列宁和斯大林代表党中央坚决主张签订和约,但是托洛茨基作为驻布列斯特的苏维埃代表团首席代表,却叛卖性地违背了布尔什维克党的直接指示。他声明苏维埃共和国拒绝在德国提出的条件下签订和约,而同时他又通知德方,说苏维埃共和国将不进行战争,并在继续复员军队。”至于斯大林这时是如何与列宁在一起坚决主张签订和约的,这本党史没有详说,至今为止的档案材料也没有出现有利于这一结论的证据。

而当已经拖延不下去,苏维埃政权不得不在接受“兼并性和约”和“马上进行革命战争”之间做出选择时,列宁瞬时转向了接收兼并性和约。为什么?史书上大都说,这是苏维埃政权为了能喘口气,以便重整力量。但是,列宁本人并没有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列宁说,布尔什维克政权面临生死存亡,要生,要能保住政权,要能保住脑袋,就必须立即、刻不容缓地签订这个屈辱的和约。列宁的话是这样说的:“如果德国革命在最近三四个月内爆发并且获得胜利,那么,立刻进行革命战争的策略,也许不至于断送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如果德国的革命在最近几个月内不会到来,那么,在继续进行战争的情况下,事件的发展必然是:最严重的失败将迫使俄国缔结更加不利的单独和约,并且缔结这个和约的将不是社会主义政府,而是某个其它的政府(诸如资产阶级拉达和切尔诺夫派的联合政府,或者其它类似的政府)。因为被战争弄得疲惫不堪的农民军队受到最初的几次挫折后,甚至过不了几个月,只要过几个星期,大概就会把社会主义的工人政府推翻。”

在这个生死关头,列宁做出了转向的决策。这时,对于列宁来说,保住布尔什维克掌权的政府高于一切,布尔什维克政权就是社会主义。为了这个最高利益,民族自决可以免谈、屈辱条件可以接受、土地可以放弃、巨额赔款可以照付。因此,列宁大声疾呼:“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吧,谁要反对立刻签订即使是极端苛刻的和约,谁就是在断送苏维埃政权。”

于是,布列斯特和谈与和约就必然成为列宁的最佳选择和使布尔什维克政权免于垮台的惟一出路。这时的列宁成了“护国派”,所以他宣称,“我们是国家的拥护者”,“我们布尔什维克现在都成了护国派了。”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