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列宁所说的党的民主集中制是什么 (下) 张慕良  
 

□张慕良

党的民主集中制具有两重属性。作为政治组织体制,它具有各种政治组织体制所具有的共性。作为政治组织体制的具体形式,它具有具体形式所具有的个性。因此,党的民主集中制有两种运行机制,一种体现共性,一种体现个性。

在体现共性的运行机制里,组织制度是为政治制度服务的。当斯大林搞个人专断,把民主制异化成君主制的时候,组织制度(集中制)就注定要成为“助纣为虐”的工具和手段。因为在党的政治组织体制里,组织制度就是为政治制度服务的,民主制可以要它为自己服务,君主制也可以要它为自己服务,它不能选择服务对象,只能被动地接受服务对象的选择。国家的政治组织体制的内在机制也是这样运行的。在国家的政治组织体制里,是君主国和民主国在根据需要、根据国情选择合适的组织制度为自己服务,不是组织制度根据需要选择君主制或民主制为自己服务。在党的政治组织体制的运行机制里,组织制度是手段,政治制度是目的,集中制是手段,民主制是目的。

体现个性的运行机制的运行情况较为复杂。党是由上下级关系构成的权力结构体系。整个党实行民主集中制,就要求党的各级机关既要实行民主制,又要实行集中制。由于上级机关和下级机关所处的地位不同,对它们的要求也不同。对上级机关的要求是,实行集中制要以实行民主制为前提,对下级机关的要求相反,实行民主制要以实行集中制为前提。所谓实行集中制要以实行民主制为前提,是说,要求下级服从上级,首先上级必须实行民主制。而权力机关实行民主制,其一是说,必须选举产生,而且选举必须真正体现选民的意志,不能流于形式。选举制是民主制的基本特征之一。其二是说,要集体决定重大问题,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是民主制的权力运作方式。在权力运作方式上,如果不是权力机关集体决定重大问题,而是个人决定重大问题,或者很少一部分人决定重大问题,民主集中制就会异化成君主集中制或者贵族集中制。其三是说,权力的行使必须体现大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不得以权谋私,决定问题要符合实际,这是民主制的根本属性,如果权力的行使跟民主制的根本属性背道而驰,民主集中制就会异化成特权阶层的集中制或者官僚主义的集中制。实行集中制要以实行民主制为前提,是对上级机关的要求和制约,用我们今天的话说:集中,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至于实行民主制要以实行集中制为前提,是说,下级机关决定问题要以上级机关的决定为指导,同上级机关保持一致。否认下级必须服从上级,否认部分必须服从整体、少数必须服从多数,民主制就成了分散主义和各自为政,成了无政府主义。实行民主制要以实行集中制为前提,是对下级机关的要求和制约,用我们今天的话说:民主,是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这就是民主集中制第二种运行机制的活动轨迹,它是为了防止权力机关异化变质而对上级机关和下级机关分别规定的要求和制约。党的民主集中制执行得好不好,对上级机关来说,就是看它是否实行了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要求下级机关服从自己的时候是否做到了以实行民主制为前提,而对下级机关来说,就是看它是否实行了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在进行民主决策的时候是否做到了以上级机关的决定为指导,同上级机关保持一致。

党的民主集中制有两种运行机制。作为政治组织体制,它的运行机制表现为:集中制是手段,民主制是目的,集中制是为民主制服务的。作为政治组织体制的具体形式,它的运行机制表现为对上级机关和下级机关权力的制约:在民主基础上集中,在集中指导下民主。两种运行机制都是在表现民主和集中的关系,第一种运行机制是直接表现,第二种运行机制是间接地表现,通过上下级的关系来表现。

斯大林现象出现后,人们开始对列宁所说的党的民主集中制重新进行审视。但人们审视的民主集中制不一定是列宁的原创,审视之后,不免会在认识上产生误区。如果对其中的“民主”误读,以为它不是民主制,而是“民主性”,看不到它是一个能对上级机关的权力进行有效制约的手段,就会对它采取轻视态度,弃而不用。如果对其中的“集中制”误读,把它同专横、专制联系起来,以为它是造成斯大林个人专断的元凶,就会对它采取否定态度。诚然,斯大林搞个人专断的时候,集中制成了“助纣为虐”的工具和手段,但它只是被“人”利用,身不由己,而且它只是“助纣(个人专断)”,不是产生“纣”的根源,如果把它作为专注的目标,反而会忽略对根源的探究,不能对症下药。再者,否定了集中制,用什么样的结构形式来代替呢?党的结构形式无非是两种类型,要么是集权型的,要么是分权型的。集中制属于集权型的,它的理念是“部分服从整体,下级服从上级”。分权型的结构形式强调“各自为政”。如果否定集权型的集中制,不要“下级服从上级”,那就是要分权型的“各自为政”了。这里可以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要“纯粹的各自为政”,那就是孟什维克所主张的自治制,另一种选择是要兼有“下级服从上级”的“各自为政”,那就是崩得所主张的联邦制,不过这两种结构形式都已被俄国党按照党内多数的意志否定了。没有了“下级服从上级”,任何政党都难有作为。没有了“下级服从上级”,我们的民主党派中央没有哪一个还能领导自己的党。

斯大林能搞个人专断,不是因为他利用了集中制,而是因为他破坏了民主制,把权力机关集体行使的权力变成了个人的权力。但是,斯大林在个人专断形成之后能够制造巨大的灾难,却是因为利用了集中制,政治制度只有通过组织制度才能发挥自己的威力。破坏民主制,帮助斯大林获得权力,并摆脱对权力的制约。利用集中制,帮助斯大林发挥权力的威力,并给苏联人民带来灾难。斯大林不是在破坏民主集中制,他只是破坏民主制,并不破坏集中制,相反还利用集中制。斯大林是在破坏民主集中制的运行机制,本来应该用民主制的权力运作方式去驾驭集中制,他却用君主制的权力运作方式去驾驭集中制。

集中制仅仅是一种服务手段,谁都可以使用它,民主国可以用它为自己服务,君主国也可以用它为自己服务,在无产阶级政党内,民主制和君主制的权力运作方式都可以用它为自己服务,它不能选择服务对象,只能被动地接受服务对象的选择。无产阶级政党要想趋利避害,就要防止君主制的权力运作方式同集中制相结合。为此,在实行集中制、要求下级服从上级的时候,无产阶级政党首先必须要求上级机关实行民主制。在实行集中制的时候只强调实行集中制的必要性,不强调要以上级机关实行民主制的权力运作方式为前提,无异是为上级机关采用其他权力运作方式开绿灯。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实行集中制是必要的,只是要以实行民主制为前提。这是民主集中制的运行机制,破坏了它,会给人民带来劫难。

至于斯大林能把党政军三大权集于一身,那已经超出民主集中制问题的范围,应该问责党政不分、权力过度集中的政治体制了。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