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揭示 庞仁芝  
 

——写在《共产党宣言》发表160年之际

□庞仁芝

1848年2月,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在伦敦用德文版公布于世。160年来的情况仍然如恩格斯在1888年所指出的那样,《宣言》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宣言》的影响之所以如此深远,根本原因在于它第一次科学地揭示了人类社会规律,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我们要落实党的十七大提出的“进一步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要求,必须深入研究《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一、“两个必然”的历史趋势

《宣言》运用唯物史观阐明: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下,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日趋激化,引发了周期性经济危机。经济危机表明,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了自己。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工人即无产者。无产阶级,是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劳动者阶级,处于被奴役、被剥削、被压迫的地位,最富于革命的彻底性,它又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最富有组织性和纪律性,因而能够肩负起资本主义社会掘墓人和社会主义社会建设者的历史使命。由此看来,“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共产党宣言》,本文凡未加注的引用,均引自《共产党宣言》)

《宣言》发表以后,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阐述了“两个必然”这一科学社会主义的核心原理。首先,“两个必然”揭示的是一种客观规律和历史趋势,本身并不回答某个国家的资产阶级何时灭亡。1867年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序言中指出:“问题本身并不在于资本主义生产的自然规律所引起的社会对抗的发展程度的高低。问题在于这些规律本身,在于这些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100页。)其次,“两个必然”的实现是一个长期的自然历史过程,如同以往的一种社会形态代替另一种社会形态。1859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3页)全面把握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需要根据唯物史观来深刻理解“两个必然”与“两个决不会”的统一。这种代替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自然历史过程。

二、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未来新社会的根本标志

“自由人联合体”,是《宣言》第二章的最后一段提出的一个重要思想。恩格斯认为,这样一个联合体对于未来新社会具有标志性意义。1894年,意大利社会党人朱泽培·卡内帕请求恩格斯为《新世纪》周刊题词,用简短的字句来表述未来社会主义新纪元的基本思想。恩格斯回答:“除了《共产党宣言》中的下面这句话,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了:‘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730—731页)这一论述不仅阐明了人的发展对于未来新社会的重要意义,而且阐明了在人的发展问题上全体和个体的关系:没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就没有一切人的自由发展;要实现一切人的自由发展,首先要促进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继《宣言》之后,马克思、恩格斯在《资本论》第1卷和《反杜林论》等著作中进一步阐述了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问题,从而在人的发展问题上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思想。

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作为未来新社会的根本标志,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趋势,要求社会主义社会努力促进人的发展。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进行了坚持不懈的努力。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现代化事业的推进,随着世界经济政治科技的发展,我们党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人是一切发展的关键,没有现代化的人,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现代化。特别是随着理论创新的进行,我们党得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本质要求的深刻认识,提出了以人为本的思想。坚持以人为本,当然首先要坚持以人民为本,但又不能到此为止,应当像《宣言》所阐明的那样,从促进每个人的发展来认识问题。坚持以人为本,还应当把动力之本与目的之本统一起来。过去,我们党虽然没有提出以人为本,但历来认为人民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在明确提出以人为本的今天,我们应在强调动力之本的同时,更多地强调人作为发展目的这个意义上的本。坚持以人为本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前者是后者的思想基础,只有把以人为本作为出发点,才能迈出人的全面发展的坚实步伐;前者还是后者的底线和基石,不尊重人的生命、情感、意志、权益,便谈不上人的全面发展。

三、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

《宣言》指出:“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这一论述极为深刻,与其说点明了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一个现象,不如说揭示了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一个原因,即不停地变革,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等各个方面。这就是说,调整和变革也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以来,资本主义时代为“一球两制”的时代取代,但是,资产阶级的本性不仅没有因此而改变,反而从社会主义的存在和发展中感到资本主义的危机,从而加大了调整和变革的力度,使资本主义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得到了有目共睹的新发展。对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社会主义国家曾在一个很长时期不予承认。资本主义总危机,是斯大林在1928年提出来的一个观点。他在1953年去世前还认为,资本主义总危机进一步加深。在这一理论的影响下,社会主义国家对战后资本主义的深刻变化视而不见,几乎对资本主义的一切采取完全的否定态度。这不仅导致了社会主义国家的长期自我封闭,也使社会主义国家丧失了加快发展的紧迫感。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理论界加强了对当代资本主义的研究。关于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变化的原因,提出了一些比较有见地的观点,但总起来说认识有待深化。笔者认为,深入认识造成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变化的原因,应当坚持《宣言》的基本观点,不仅充分看到阶级斗争所起的作用,而且充分估计资本主义自我调整、勇于正视资本主义自我变革所起的作用。以这样的观点看问题,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呈现出这样一幅图景:以生产力特别是科学技术的发展为基础,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调整与变革,互为因果、循环互动。在这一过程中,资本主义社会将孕育出越来越多的社会主义因素,并最终被社会主义社会所取代。

四、人类认识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深化

人的认识活动只能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进行,条件达到什么程度,认识便达到什么程度,因而任何理论都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认识成果;当历史条件改变时,原有的认识就有可能成为、甚至必然成为不全面或不完全的认识,需要根据新的实践来修正和发展。唯物史观的这一基本精神,通过马克思、恩格斯对待《宣言》的科学态度得到鲜明体现。

《宣言》发表25年后,即1872年,马克思、恩格斯在该书的德文版序言中指出;“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历史在证明《宣言》的一般原理的正确性的同时,也证明了它的历史局限性。对此,马克思、恩格斯毫不隐讳,在为《宣言》写的几个版本的序言中坦率地予以承认或说明。第一,强调原理的运用要从实际出发。1872年序言指出:“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以历史条件为转移,就是从客观存在的实际出发,而不是从已有的原则出发,把一般原理与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第二,指出某些结论已经过时。1872年序言指出了《宣言》已经过时的几个地方:一是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如果是在今天,这一段在许多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写法;二是第三章对社会主义文献所作的批判,在今天看来是不完全的,因为这一批判截止于1847年;三是第四章关于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的论述,虽然在原则上还是正确的,但就其实际运用来说毕竟已经过时,因为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当时所列举的那些党派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由于这些原因,马克思、恩格斯曾设想《宣言》下次再版时能增加一篇导言。第三,对原有的结论作出修改。对于资本主义经济继续发展的可能性,对于资本主义自我调整的可能性,《宣言》估计得不足;而对于无产阶级的成熟程度,对于无产阶级的革命形势,《宣言》又估计得过于乐观,认为资本主义的灭亡指日可待。恩格斯认识到这一点,并在自己的晚年明确指出:“历史表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的程度;历史用经济革命证明了这一点,从1848年起经济革命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在法国、奥地利、匈牙利、波兰以及最近在俄国刚刚真正确立了大工业,而德国简直就成了一个头等工业国,——这一切都是以资本主义为基础的,可见这个基础在1848年还具有很大的扩展能力。……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然袭击来实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512—513页)马克思、恩格斯以对待《宣言》的科学态度,诠释了人类认识演进发展的一般规律和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