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彭湃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周国全  
 

——读《彭湃研究丛书》

□周国全

《彭湃研究丛书》的主编郭德宏同志,赠我一套书,厚厚六大本,3000多页,近300万字。其中包括《彭湃年谱》、《彭湃研究》、《彭湃研究史料》、《彭湃研究论集》4种。像这样广泛地搜集史料,并认真地加以研究,形成这么一个比较完整的系列的人物研究丛书,很少见。这套丛书的编写出版,是对彭湃研究的一个总结,为进一步研究彭湃提供了比较齐全的资料和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我收到这套丛书以后,非常感兴趣,立即集中时间读了起来。彭湃烈士在短暂的一生中,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彭湃在开始从事农民运动的时候,并不顺利。他就检讨自己,认为自己的穿戴和农民格格不入,自己的语言太文雅,农民听不懂。于是,他就换上粗布衣服,戴上竹笠,赤着脚走到农民中间去,并想从自己的佃户入手,通过他们去团结群众。他向佃户分析他们贫穷的根本原因,并把田契交给他们,要他们不要交租。佃户却说:“话是这般说,但自祖宗以来耕田还租是天经地义的事”。彭湃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就又检讨自己,认为用恩赐的办法行不通。他再次改变了方式: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空闲时间“和他们一起厮混”,渐渐地得到农民的信任和爱戴,终于在1922年7月29日,组织起了“六人农会”。

发动农民的活动虽然取得一定的进展,但彭湃认识到,要取得更广大的农民群众的信任,不彻底改变自己的地主身份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既然有那么多土地,和贫困农民之间自然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隔阂。为了真正取得广大农民群众的信任,他决心放弃自己的土地,把自己变成一个无产者。1922年冬季的一天,他在海丰县城龙蛇埔召开的万人农民大会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分析了地主阶级剥削制度的不合理,大声宣布说:“我祖父遗下的产业是剥削而来的,耕者有其田,从此以后,彭家的租谷一升一合归还农民兄弟享受,农友们不要担还给我。”说罢,他将他自己所有的田契、铺约统统拿了出来,一张一张地宣布田契的地点、亩数和佃户的姓名,然后当场烧了起来,从而宣告了自己和地主阶级的彻底决裂。广大农民看了彭湃的壮举,一片欢呼,掌声不断。

在彭湃从事农民运动之前,中国共产党内已有人开始从事农民运动,但从来没有人采取彭湃这样的惊人举动。在彭湃之后,从事农民运动的人很多,也很少有人能像彭湃这样做。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的中国,彭湃能这样做,确实是极其不容易的,是他凭着“十二分坚决”的勇气,冲破重重阻力,战胜巨大压力做出来的。

彭湃的家庭,当时约有三十口人。据他自己说:“我家里的人听说我做农民运动,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刺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此外同族同村的人,都是一样地厌恶我”。就连他那位贫苦出身,后来成为“革命老人”的母亲,当时也不理解,说:“祖宗无积德,就有败家儿。想着祖父艰难困苦经营乃有今日,倘若此做法岂不是要破家荡产吗?”他的朋友也都站在反对的一边。至于那些土豪劣绅,更是用尽种种卑鄙手段对他进行打击、嘲讽和压制,说彭湃因为被撤了教育局长的职,得了精神病,疯了,他说的话是疯话,他做的事是疯子做的事,不能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彭湃仍然能够采取那样的行动,可见是多么样的艰难,需要下多么大的决心。

由于彭湃把自己真正变成了农民中的一分子,取得了广大农民群众的信任,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在海丰掀起了一个蓬蓬勃勃的农民运动。到l 9 2 2年底,农会会员达到2万户,农会管辖下的人口有10万人,约占全县人口的四分之一。1923年元旦,中国第一个县级农会——海丰县总农会宣告成立。不久,彭湃又领导成立了陆丰县总农会,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在海陆丰开展了起来。

彭湃不仅是海陆丰乃至广东全省和中共中央农民运动的领导人,而且参加了南昌起义,创建了海陆丰革命根据地。1928年10月被调到中共中央工作以后,他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和中共江苏省委军委书记,担负起了更重要的领导责任。

由于叛徒白鑫的出卖,彭湃和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张际春等同志在上海召开一次会议时一同被捕。敌人对他用尽“惨不忍睹的各种酷刑,他竟因此晕去九次之多,弄得手足俱折、身无完肤”,但他坚贞不屈,审问官一无所得。

彭湃明明知道自己即将蒙难,还时刻关心着党。就在他壮烈牺牲的当天,1929年8月30日,他还给中共中央写信,汇报在狱中的斗争情况和斗争计划,提出许多维护党的利益的建议。周恩来曾说:“他们入警备司令部后,已知必死,故他们传出书信多是遗嘱之辞。他们嘱咐党中同志不要因为他们被捕而伤痛,要继续努力谋得革命的发展。他们嘱咐党中重要负责同志为党惜身。他们望党内对于反对派的斗争要多从教育上做功夫,以教育全党。”

彭湃从被捕到牺牲,仅仅6天。他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仅33岁的宝贵生命。现在,我们处在和平建设时期,像彭湃那样经受生死考验的机会不多了。但是,我们决不能贪图享受,做那些对不住烈士,对不住人民,给共产党丢人,给党抹黑的事情。彭湃在临刑前高喊:“我是彭湃,我的牺牲是值得的!”这就是共产党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他的牺牲,是为人民利益而死,是为共产主义事业而死,他死的光荣,死的重于泰山。他牺牲将近70年了,广大人民一直在缅怀他,纪念他,他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