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孙子的机变思想 任力  
 

□任力

    活机变是军事谋略思想的核心和灵魂,在孙子作战理论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孙子对谋略和战法运用的第一要求。孙子机变思想由三部分组成,即应变思想、权变思想和“奇正相生”的思想。

    孙子的应变思想。孙子机变思想的第一个层次是应变,即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战法,也就是孙子所谓的“九地之变”、“五火之变”等。战争是一条变色龙,作为指挥员,在不同的战争中会面临不同的敌情、我情和战场态势。孙子认为,指挥员要能够根据敌我及战场情况的变化,灵活机动地采取不同的谋略和战法,同时也是经过优化选择的谋略和战法,做到“战胜不复,应形于无穷”。

    针对战争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可变因素,孙子从作战指导的一般规律出发,提出了一系列应对变化的谋略战法和处置措施。针对不同的敌情特点,孙子提出:“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针对敌我兵力数量对比的各种变化,孙子提出:“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针对进攻作战不同阶段部队所处的地理环境和士兵的心理变化,孙子提出“‘散地’则无战,‘轻地’则无止,‘争地’则无攻,‘交地’则无绝,‘衢地’则交合,‘重地’则掠,‘圮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则战”。结合不同的地形特点和敌我态势,孙子提出在山地、河流、沼泽、平原四种不同地形行军和作战的原则和方法,以及在“通”、“挂”、“支”、“隘”、“险”、“远”六种地形条件下的应敌之策。应该指出的是,这些原则和战法并非简单的应对措施,而是一系列的优选策略,其根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在各种情况下,尽量使己方处于有利和主动的地位,而敌方处于不利和被动的地位,以获取最大的利益。同时,此类原则和战法也具有较强的规范性和可操作性。

    孙子的权变思想。孙子机变思想的第二个层次是权变,即打破常规,运用超常战法,也就是孙子所谓的“九变之利”、“九变之术”。孙子应变思想提出的一系列作战原则和方法,是对以往战争实践的概括和总结,反映了一般的作战指导规律。这些东西往往为敌我双方的指挥员所熟知和遵行,有的已成为军事将领们行军作战的金科玉律。在这种双方游戏规则和策略基本相同情况下,指挥员要想在谋略运用上棋高一着,战胜对手,就必须打破常规和思维定式,寻求超越一般作战指导原则的制胜之道。孙子认为:“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将领只知道别人也都知道的战争常规,或者他采用了别人也都能用的寻常战法取得了一次胜利,都称不上高手中的高手。“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者,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一个指挥员如果只是墨守成规,知常不知变,也称不上一个真正懂得用兵之道的指挥员。“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涂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战场上没有固定不变的原则和战法,高明的指挥员应具备敏锐的战场洞察力和大胆想象力,通晓各种谋略的变化,敢于突破和超越固有法则和常规,在准确判断敌情和战场情况的基础上,运用超常规战法,打击对手的弱点和“软肋”,达成“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的作战效果。孙子认为,这样的指挥员才算真正掌握了用兵的精髓要义,可称得上是用兵如神。

    权变的真谛是打破常规,它超越了应变的层次,也达到了指挥艺术的更高境界,为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在作战中如何实施权变的问题,孙子并没有给出现成的答案,他认为这是“不可先传”的“兵家之胜”,要靠指挥员自己在复杂多变的战争实践和战场环境中去领悟和把握。

    孙子的“奇正相生”思想。机变的第三个层次是“奇正相生”,即常规战法与非常规战法的配合和转换,也就是孙子所谓的“奇正之变”,我们也可称之为变中求变。在敌我双方的对抗中,成功运用非常规战法的前提,是敌方对我方的意图和行动没有防备,这样才能“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但如果我方的“奇计”、“怪招”早被对手识破,那么也就完全失去了“出奇”的意义,而且后果也很危险。因此,孙子说:“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也就是说,真正精妙的“奇计”、“怪招”是与常法和正招相互配合、交替使用的,这样才能使你的招数复杂多变,花样翻新,无穷无尽,使对手眼花缭乱,难辨真伪,防不胜防。在“正”与“奇”,即常规战法与非常规战法的配合和转换问题上,孙子提出了“以正合,以奇胜”和“奇正相生”的思想。前者是指一方面采用常规战法来吸引对手的注意力,牵制对手的主要兵力,另一方面采用非常规战法以对手意想不到的方式夺取胜利;后者是指非常规战法与常规战法在运用过程中灵活转换,达到“如环之无端”“不可胜穷”的程度,使对手对我方意图和行动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有效的防范。《李卫公问对》对孙子“奇正相生”的思想做了深刻的诠释:“吾之正,使敌视以为奇;吾之奇,使敌视以为正。”“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故正亦胜,奇亦胜。”可见,奇正的配合和变化又超越了单纯的权变“出奇”,是更高层次的机变,能够更有效地隐蔽作战企图,降低作战风险,达成作战目的。

    综上所述,孙子机变思想的三个层次有着不同的内涵和内在的递进关系:第一个层次是应变,即应对不同敌情、我情和战场情况的战法变化,它具有一定的规定性和程式化的特性,其变化并没有超出常规战法的范围;第二个层次是权变,即超越常规、求新出奇的战法变化,它没有一定之规,没有固定的套路,是无法之法,其变化已超出了常规战法的规范和局限;第三个层次是“奇正相生”的变中求变,即常规与非常规、“正”与“奇”巧妙配合和能动转换的战法变化,这种变化的内容更加丰富,形式更加多样,空间也更为广阔,所以孙子说:“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同时此种变化更是超越了常规战法与非常规战法的简单分类,在更高的层次上实现了二者的融合和统一,也标志着指挥艺术和战法谋略所达到的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

    从谋略和战法运用的角度看,孙子机变思想的三个层次虽然有着内容和程度上的差别,但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有机的系统和整体,具备了基本的共性。首先,它们是军事谋略的核心和灵魂,是谋略运用的第一要求。可以说没有机变就没有谋略;离开了机变,谋略的运用也无从谈起。其次,它们的客观依据是相同的,那就是敌情、我情、战场情况和作战目的(任务),谋略与战法无论如何千变万化,也不能离开这些基本依据去随意挥洒,否则必吃大亏。所以孙子说:将领必须做到“知彼知己”“知天知地”。再次,它们的目标指向是获取利益或有利的作战态势,用孙子的话说就是“因利而制权”,“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为获取利益,用兵可以“不厌诈伪”,所谓“变诈之兵”正符合战争的利益取向。因此机变所追求的效果就是“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就是“避实而击虚”,使代价和损失降至最低,使利益最大化。所以孙子说:“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