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科索沃模式”:地缘政治的新游戏 侯艾君  
 

□侯艾君

科索沃的独立进程,无疑是发生在巴尔干半岛上的重大国际政治事件。科索沃进程,是南斯拉夫解体后塞尔维亚的再解体,是1999年的塞尔维亚战争的继续或某种终结。俄罗斯当代思想家季诺维耶夫曾指出,塞尔维亚战争是西方对反抗西化、全球化的塞尔维亚人的警察式镇压,作为对其他民族的惩戒;另一个目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希望在欧洲大陆拥有基地,配备先进武器装备,瞄准阿拉伯世界和前苏联国家,甚至借以控制整个欧洲。显然,身在东南欧的塞尔维亚,作为斯拉夫人的一支(南斯拉夫人),不仅仅是一个人种或民族现象,而且还是一个地缘政治现象,而西方对其存在感到不自在。

1999年塞尔维亚战争的结果,通过科索沃独立进程加以最终确认和巩固,也进一步使西方的行动合法化。欧洲大国英、法、德与美国的一致立场表明,西方要按照自己的意志安排国际政治秩序。但1999年的塞尔维亚战争同时也震慑了欧洲、打击了欧元,今日的科索沃独立同样会带来诸多不可预知的后果。近年来欧洲各国日益明显地感到伊斯兰因素在增长,西方允许作为伊斯兰世界的一部分的科索沃独立,似乎可以安抚某些日益成熟起来的穆斯林的怨愤之情,以解决欧洲内部问题;支持政治上活跃的科索沃,防止“大塞尔维亚主义”卷土重来,威胁自己的利益,对外则可以打击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空间——如前所述,塞尔维亚是一个斯拉夫的地缘政治现象。

由于科索沃独立,塞尔维亚被迫吞下苦果,并将因而蒙受巨大损失:人口、领土和民族发展空间,甚至在西方的直接间接打压下继续沉沦。西方主导下的“科索沃独立”,也开了一个危险的恶例,为各式各样的分离势力发出一个不祥的信号。如同几年前曾在短期内所向披靡、又最终戛然止步的“颜色革命”一样,“科索沃进程”、“科索沃模式”有可能成为一种国际政治中的新型演化模式,输出到世界上的其他地区,被广泛复制,无疑会在许多地区造成潜在或现实的分裂和动荡。据说,现在世界上有200个地区想要步其后尘。西方的做法向国际社会既宣示了实力,也宣示了“实力原则”:只要西方主要国家同意,就有能力随心所欲地制造一些新“国家”出来,或将某些地位未定、待定的地区变成国家(哪怕只是一些“微型国家”、“袖珍国家”)。西方在民族自决和分裂主义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已经再次表露无遗。

哪些国家将因“科索沃模式”而“很受伤”?看看那些在第一时间里明确表示反对科索沃独立的国家:西班牙、塞浦路斯、希腊、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国,其中既有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有西方国家(西班牙有巴斯克人的独立运动;希腊与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分歧存在许多年,在英国,北爱尔兰人的分离运动从未停止过,英国在不允许其独立的立场上并未退缩;甚至加拿大也有魁北克问题),而所有这些国家中都存在民族问题或属于多民族国家,倡导分裂无疑也损害他们的国家利益。还有一些国家则是“沉默的大多数”,表示默认或腹诽。

更应该关注的,是俄罗斯。从传统上说,俄罗斯在塞尔维亚就有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塞尔维亚始终是泛斯拉夫主义运动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曾是俄罗斯帝国向西、向西南推进的一个平台。1914年前后塞尔维亚发生的事件曾使俄罗斯人感同身受,由于今日科索沃独立事件,将会上演新版的《斯拉夫女人的告别》:塞尔维亚的反抗将与俄罗斯对西方的回击联合起来。科索沃事件使1991年以后蒙受屈辱的俄罗斯的民族感情继续受到伤害——从那时起,西方国家已经一再地教会了俄罗斯:西方的做法,向来是遵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弱肉强食的丛林原则,因此,俄罗斯也必须按照丛林的原则行事。科索沃事件,进一步向俄罗斯表明西方的不可信任。在这个经济社会已经快速复兴的国家里,对西方强硬的呼声将继续高涨,反美、反西方的情绪在不断发酵。近年来,俄罗斯本已屡屡展示强硬姿态,给西方颜色,而在科索沃问题上,俄罗斯也有自己的牌打:她可以直接间接地援助塞尔维亚,在科索沃挑起动乱;可以策动南奥塞梯、阿布哈兹独立,威胁亲西方的格鲁吉亚,等等。紧随科索沃之后,夹在乌克兰和摩尔多瓦之间的德涅斯特河地区已经表示要独立,要求国际社会予以承认(该共和国的亲俄倾向非常明显,并希望先获得独立,然后加入俄罗斯),这种“如法炮制”的做法,多半就是反映了俄罗斯的意志,是俄罗斯回应科索沃事件的一个初步的步骤,俄罗斯回应西方挑战的后续手段将更多、更丰富,对抗可能继续升级,付出代价的,显然将不止是俄罗斯。

但是,科索沃呢?她也不可能建立起与邻族的良好关系,将长期面临来自其他邻族的敌视,甚至与邻族之间的武装冲突,并有可能成为西方―俄罗斯冲突、伊斯兰―东正教冲突的前沿,不得安宁,甚至连维持生存都极为困难。而在无力独立生存的情况下,一个逻辑比较合理的前景,就会是:科索沃作为一个省并入阿尔巴尼亚(或许,西方大国也是这样设计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巴尼亚将面临国内的民族危机(成为少数民族的塞族人也可要求自己的独立),而且,扶植阿尔巴尼亚必将导致“大阿尔巴尼亚主义”复活、以及伊斯兰激进主义抬头,在与邻族敌对加剧的情况下,“科索沃化”也极有可能就意味着“巴勒斯坦化”,巴尔干及其周边局势将进一步复杂,而一些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就会积极介入,科索沃将成为一个新的“病灶”,甚至成为新的恐怖主义重灾区。这种前景对于欧洲自身来说也不是很美妙。如果局势如此发展,美国主导下的北约将长期驻军科索沃及其周边地区,美国将是这场游戏的最大赢家,从中获得政治和战略利益,而欧洲国家将成为人质,他们只能对美国更加驯顺,被纳入美国的战略轨道。

前车可鉴。“塔利班”、车臣分裂派、甚至“基地”组织等,都曾在不同程度上早已承担了类似的角色,而如阿富汗等,其最终命运至今仍在未知之数,想来,科索沃也难于摆脱这样的前景。而类似结局就将进一步证明,也许,西方大国的政治安排,从来就不是一个建设性的因素,而只是在制造更多的动乱和动荡,牺牲、损害多数国家和民族的安宁和幸福,只服务于一己的私利。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