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政治体制中的主导地位  
 

□中央党校第23期一年制中青班

赴新加坡考察团

物色和确定执政团队的

议员候选人遴选制度

人民行动党参加每届国会选举的议员候选人名单,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实际是确定该党进入下届政府的执政团队。国会议员候选人即人民行动党执政团队的主要来源有两类:一是从总统奖学金培养的政府公务员、公职人员或社会上有地位、有影响的人士中,进行物色,做工作请他们加入人民行动党,作为议员候选人。二是从做基层、工会、社区工作的人士中进行物色。

值得注意的是,遴选这两类议员候选人的过程都不是“人才找党”,而是“党找人才”。就是由党做某位成功人士的工作,劝其入党再作为党推出的国会议员候选人参加大选。若物色的人是社会专业人士,须暂时停止其专业工作;如果是国家公务员,则须辞职。在大选前,他们会作为人民行动党某个集选区的名单一员,参加大选。利用人民行动党在集选区的绝对优势将他们“送”入国会,使他们成为国会议员。李光耀指出:“要是完全听其自然,等着积极分子毛遂自荐加入我们的团队,我们根本不可能成功。”选用吴作栋就是很好的例子。吴作栋出任国会议员前,并没有加入人民行动党,也没有协助人民行动党的基层工作,他专注于自己在海皇轮船公司的事业。当时任财政部长的韩瑞生邀请他加入人民行动党时,吴作栋感到十分震惊,他认为自己不适合从政。但最终在韩瑞生的劝说下,吴作栋还是决定加入人民行动党,出来为国家服务。我们在参访大巴窑集选区的议员接待选民会时,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和该选区支部主席杨莉明告诉我们,她在加入人民行动党以前,是取得总统奖学金在大学毕业后长期在政府工作的一名公务员。2005年人民行动党做她的工作而加入该党,并辞去政府工作担任全国职工总会职务。2006年她作为人民行动党推出的国会议员候选人,参加了这个集选区的大选并顺利当选。现在是国会“后排议员”,主要职业仍是工会领袖。

人民行动党明确党的任务和目标就是组织、动员全党赢取每届国会选举的胜利,确保党中央的执政团队全部当选。宪法规定,由取得国会多数议席的政党组阁,当选的人民行动党秘书长就由总统任命为总理,并由他从当选的该党其他80多位国会议员中委任多名议员进入内阁,担任政府要职。由于内阁成员只有22个职位,人民行动党的其他国会议员则作为“后排议员”,其中一些议员也会被总理提名报请总统委任为其他重要公职,如法定机构负责人。

利用政权力量和执政党

优势争取选票

人民行动党通过人民协会的地区网络来掌控所有选区的票源。“人民协会”是新加坡政府管理地方事务的法定机构,辖下2000多个基层组织遍布84个选区。由于新加坡总理和总理公署部长分任人民协会的主席、副主席,他们也分别是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人民协会的地区网络就为人民行动党赢得每次大选的胜利,巩固长期执政地位,奠定了深厚的社会基础。人民行动党执政初期就建立了议员定期回自己的选区接待选民的制度。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又建立了内阁成员定期访问选区的制度。李显龙当副总理时每周均会到宏道桥区接待选民,现在当总理太忙不能经常来,但每周也会委托官员做好接待选民工作。在议员每周一次接待选民的活动中,民众可就日常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向议员提出诉求,能够当场回答和解决的问题就地解决,涉及政府各部门的由议员向这些部门反映,力求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对于那些有悖法律和政策的问题,则由议员向民众做出具体解释,做好说服工作。对于有代表性而现有政策框架内无法解决的问题,则提请国会和政府进行审议,以制定更有效、更能符合民众利益的政策法令。

我们这次在新加坡,分别参访了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在三个集选区接待选民的活动。切身感受到,这一做法的制度化、经常化和深入化,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党如何真实听取民意的问题,对执政党巩固和扩大票源极为有利。人民行动党当选的国会议员还以“选区顾问”的身份,通过影响公民咨询委员会统领所在选区的基层架构。新加坡84个选区各自设立了一个公民咨询委员会,它是选区内最高的基层组织,负责策划和领导选区层次的基层活动。公民咨询委员会的全部成员和各种委任的基层组织领导职务,都由担任其选区顾问的国会议员推荐,报人民协会任命。因此,人民行动党在所有选区的活动,实质上都是着眼于使人民行动党在下届大选中获得最多选票。一位在民众联络所担任领导职务的社区商界人士告诉我们,他也是经选区顾问推荐而获得委任的,他所支持、赞助的社区活动都是按照这位选区顾问的要求进行的。至于上述活动是否对这位身为国会议员的选区顾问参加下次大选有利,他表示这是当然的,但这一切“只能做不能说”。

人民行动党对每一个选区的国会议席都采取“每票必争、每席不让”的原则和策略,以保证其推出的执政团队全部当选,从而巩固其执政地位。我们在访新期间,正值人民行动党11月11日召开每年一次的党员大会,总结2006年大选,并讨论如何强化党的基层力量以赢得下一次大选。李显龙秘书长在这次党大会上提出:“选举会在2011年来临,我们知道,反对党也知道。行动党已养精蓄锐、严阵以待,并且依靠你们在阿裕尼选区(引注:2006年大选时,人民行动党在此选区以12.2%票差险胜反对党)所做的努力,也依靠党的政策和整个阵容的支持。”我们在与总理公署部长林瑞生对话时问他,反对党取得2006年大选中两个单选区的议席,是否人民行动党没有全力争夺而有意让出的?林表示,反对党在国会的议席已由宪法相关规定予以保障(指国会须设立最多3名“非选区议员”,由落选的反对党议员候选人中得票最多者出任;若反对党经由选举取得1个议席,“非选区议员”就减少1名,依此类推),所以人民行动党无须在选举中再“让”,而必须全力争夺全部84个席位。这也是上述党大会确定的下次大选的目标。

人民行动党引导选民的投票意向,以确保其在大选中胜利的最重要最常用的方式,就是运用“城市建设与生活保障基金”控制权。在每次大选中,人民行动党政府都公开表示,如果反对党在某个区选举中获胜,政府很难为该区拨款以改善生活条件。如2001年和2006年大选,在反对党长期占据的波东巴西选区和后港区选区,都发生了人民行动党把公共政策与竞选策略挂钩的情况。2001年大选时,时任人民行动党秘书长的吴作栋亲自出马,公开宣布人民行动党候选人只要能够在选区内的任何投票区赢得半数以上的支持票,政府就会在两三年内先为得票率最高的投票区内的邻里进行翻新。2006年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再次表示:作为获胜政党当然有权在公屋翻新计划中“优先照顾人民行动党的选民利益。”这就意味着,由于反对党在这两个选区获胜,该两区选民要继续面临又一个长达5年的被剥夺“城市建设与生活保障基金”使用权的漫长岁月。

启 示

新加坡国会的选举制度,实质上由执政党通过总理公署制定,并对其是有利的。但人民行动党并不以此而高枕无忧,它始终以5年一次国会选举的历练强迫自己树立忧患意识,警示、教育、敦促党员要与选民保持紧密联系,否则今后有被别人取代的危险。并由此明确党的任务和目标:巩固和发展党的执政地位,以夺取大选胜利为第一要务,建立基层、地区架构,积极为选民谋福利,包括利用其执掌的公共资源。人民行动党处理党政关系的“党无处可见,无处不在”的原则,实际上是其党政“内外合一又内外有别”的形象描述。这种独特的党政关系模式既有西方多党制下执政党的特点,即作为执政党,当仁不让地执掌国家所有重要岗位,同时又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保持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也有不同于西方多党制的显著特点,就是反对党没有组成“影子内阁”。因为新加坡的多党制是“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而不是“多党轮流执政”,在宪制上就没有反对党上台执政的空间,在野党也没有设立“影子内阁”的现实需要。

人民行动党从社会各阶层、各领域、各行各业中物色、吸纳、凝聚已经成功的优秀人才。这种聚集人才方式的好处是:既可实现精英治国,也可借助这些精英已得到民众支持和认可,而扩大党的社会、政治基础,增强党的社会认受性。由于这些精英人才是已成功人士,自身和家庭都有了比较优厚的物质生活基础,加之政府为揽才而给予的高薪,客观上也非常有利于其从政后始终保持廉洁。

这给我们的启示是: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期,深化政治体制改革,正确处理党政关系,必须坚持正确的方向。必须按照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要求,改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健全领导体制,完善各级领导班子工作机制。既要坚持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也要坚持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还应借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物色、吸纳、凝聚人才的成功经验,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按照“为我所有,更要为我所用”的原则,对我国人才发展战略、政策、体制和机制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努力形成“人才得以脱颖而出”的选人用人局面。

总结此次考察情况,考察团认为,新加坡没有实行西方“政党轮替”式的民主,坚持人民行动党“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的政治体制,决非西方政界和舆论不断指责的“专制”或“不民主”;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是整体上符合本国实际情况的现代民主政治的一种成功模式。        (下)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