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听原保共领导人谈苏东剧变原因有感 谢春涛  
 

□谢春涛

有机会赴俄罗斯、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考察,了解到不少过去不太清楚的情况。其中,对于保加利亚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利洛夫(曾任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保加利亚社会党主席)介绍的他们近年来对苏东剧变原因的思考,更是深有感触。

一、马克思主义必须跟上实践和时代的发展

关于过去在对待马克思主义问题上的教训,利洛夫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思想最伟大的成就,没有人如此深刻地分析资本主义。但马克思主义必须发展,遗憾的是,19世纪蓬勃发展的马克思主义,20世纪却在苏东停止了发展。本来理论应先行于体制和政策,但我们的理论却远远地落在了实践的后面。理论没有回应进入后工业时代的问题,也没有预见世界发展的趋势。

这里,利洛夫提出了不能将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中国共产党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过惨痛的教训。毛泽东在批评王明“左”倾教条主义时,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任务。邓小平在分析建国后一些失误的基础上,指出必须根据新的实践发展马克思主义。近年来,江泽民又强调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品质,胡锦涛要求用不断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实践。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不同时期取得的重要成就,都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当代化,在许多方面得到创造性的运用和发展密切相关。

从理论上说,马克思主义不能教条化,必须跟上实践和时代的发展,似乎在我们党内已经成为共识,但事实上,在这方面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人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把马克思等人的一些具体论断作为评判我们当今理论与实践的标准,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分析和评论也往往停留在一百多年前的具体说法上。这样做,不但会束缚人们的思想,使大家不敢探讨新的问题,更严重的是有可能使我们的社会大众,特别是年轻人产生对马克思主义的逆反心理。因此,我们一定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宣传要使人真正明白马克思主义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二、社会主义要有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

关于社会主义的发展,利洛夫谈到,过去苏东国家的领导人对社会主义缺乏全面和历史的眼光。他说,社会主义革命不是像马克思当年设想的那样,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发生,而是首先在落后的国家取得了胜利。这就面临着一系列因为没有经过发达的资本主义阶段所带来的问题,如需要发展经济,建立新的文化等。苏联在发展经济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他们并没有想到战胜资本主义需要很长时间,过早地宣布社会主义已经建成,共产主义快要实现,这就超越了历史。

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中国也是在比较落后的经济和文化基础上建立的社会主义,没有经过一个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阶段,同样面临着许多由此而带来的问题,如经济文化落后,封建残余思想较多等。我们过去在这方面也有过沉痛的教训,忽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提出的一些任务和政策超越了阶段。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中央逐步认清了中国的基本国情,科学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和确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路线、纲领和方针、政策,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已经提出了二十多年,在不同时期也进行过宣传教育,但是,目前还存在的一些现象似乎说明,我们的社会中,包括党内,还有一些人并没有真正理解和接受这一理论。有的人对社会主义的理解还在相当程度上停留在过去,不太认同我们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有人由于我们在经济水平和社会保障等方面不如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就认定社会主义比不上资本主义。因此,有必要在对社会大众,特别是年轻人进行教育时,把马克思等人理想中的社会主义与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分开,对于现实中存在的问题,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的某些不足,作出包括历史、经济、社会、人口、环境等方面原因的合理的解释和说明。切忌不顾国内现实和国外实际的简单化说教,那样必然会导致适得其反的效果。

三、必须融入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

关于苏东国家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失误,利洛夫认为有三个方面:一是经济体制是命令、计划式的,缺乏市场经济,根深蒂固的观念是把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二是没有充分发展私人经济,私人经济有很大发展潜力,但我们用政治手段将其消除。三是与世界经济隔开,没有参与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竞争。我们用全部的资源进行工业化建设,但历史讽刺的是,当苏联领导人宣布钢、铁、水泥和拖拉机等工业品的产量超过美国时,美、英等国已开始进入后工业时期、信息化时代,社会主义国家被拉下了一大步。

利洛夫所谈的苏东国家在经济方面的前两个失误,在过去很长时间内被认为是苏联模式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我们在五十年代中期建立的也正是这样的经济体制。至于与世界经济隔开的情况,我国由于客观和主观等多方面的原因,在六七十年代也出现过较长的时间,以致错失了利用新技术革命兴起追赶发达国家的宝贵机遇。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小平等领导人认识到了长期封闭所造成的问题,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就开始了引进外国技术和资金的尝试。进入八十年代后,进一步打开了对外开放的大门。在“三资”企业逐步发展和农村改革导致的乡镇企业兴起的基础上,又认识到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和用市场手段调节经济的重要性。经过长时间的探索,党的十四大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十五大确立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各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标志,我国经济全面和深入地参与了经济全球化竞争。对苏东国家三个经济方面失误的突破或纠正,是我国改革开放最重要的内容,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区别于苏联模式社会主义,取得很大成功的重要原因所在。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完善这些基本的经济制度。

四、应有比资本主义更多更切实的民主自由

高度的民主和自由,本来是社会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但利洛夫认为,苏东国家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缺陷。他以保加利亚为例,说在社会主义时期,国家给人民提供了很好的福利,免费的教育、医疗,对老人、小孩也照顾得很好,做到了资本主义没有做到的事情,至今还有很多人怀恋。但是政治体制没有保障人们言论、出版、结社等方面的自由,民主也没有资本主义多,这是人民不满的一个重要方面。

应该说,保加利亚这方面的问题,在苏东国家中并不是最突出的,斯大林时期苏联的情况要严重得多。不但理论中宣称、《宪法》上规定的人民的诸多民主和自由权利无法兑现,就连公民的人身权利有时也得不到应有的保障,很多人无辜被抓、甚至被杀。苏东国家的一些主要领导人终身任职,党和人民无法对其进行监督和制约。这一切,背离了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的基本要求,伤害了人民群众对党和社会主义的感情,甚至在相当程度上摧毁了社会主义政权存在的道义基础,其对于苏东剧变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在“文化大革命”及其以前的一段时间,我国在民主法制方面也出现了不少严重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提出了民主要制度化、法制化的要求,党的十五大进一步作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战略决策。三十年来,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进程不断加快,人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民主和自由权利。但无庸讳言,民主法制建设的现状,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来要求,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期望,还有不小的差距。买官卖官等腐败案件高发,涉法上访等现象大量出现,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在这方面的问题和不足。因此,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意识日益增强的形势下,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我们必须在保持社会稳定的前提下,用符合中国国情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方式,以更大的步伐,在更深的程度上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利洛夫对苏东剧变原因所作的四个方面的分析,并不一定准确和全面,但他毕竟是历史的见证者,是当年保加利亚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他对苏东过去存在的问题无疑有着较深的感受,他的分析值得我们作进一步的思考。令人欣慰和庆幸的是,他所谈的当年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问题,我们党早已认识到并进行了大力的改革和纠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汲取这些经验教训的产物。他的这些分析和论述,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增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觉性和坚定性,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推进到更加宽广的境界。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