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平斯克及其犹太自我解放思想 高龙彬  
 

□高龙彬

列奥·平斯克是一名俄国犹太医生,也是“热爱圣山运动”的领袖和《自我解放》的作者,是世界犹太复国主义最重要的理论家和政治活动家,同时也是俄国近代最具代表性的思想家。

1821年12月24日,平斯克出生于俄属波兰的托马舒夫。1843年,平斯克考入莫斯科大学研习医学。在1848年横扫莫斯科的霍乱流行病和克里米亚战争后期毁灭俄国军队的斑疹伤寒流行病期间,平斯克展示了他高超精湛的医术和自我牺牲精神。1860年以后,平斯克积极投入到俄国犹太人的出版事业当中去。188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俄国反犹狂潮再次泛起,这让平斯克发生了严重的信仰危机,由此导致了平斯克思想的根本转变。这使他明白,“他毕生致力于宣传文化同化是徒劳的”。他清醒地认识到,“在现实的条件下,任何一个犹太民族融入其他民族的梦想都是幻想。”1882年9月,平斯克在回俄国的途中在柏林用德文匿名出版了《自我解放》。

《自我解放》是平斯克对沙皇政府和俄国种族主义者大规模屠杀犹太人的直接回应。平斯克之所以用德文写这本小册子,是因为他希望西方犹太人赞同他的想法,并且他设想在这些国家里建立他的运动中心。同时,这也是为了避开俄国的报刊检查。

在平斯克的视野中,犹太民族在丧失了其他国家都拥有的国家特征后,没有再次形成一个国家,各民族也就从来不需要与一个犹太国家打交道。这就使犹太人在受到排挤和迫害时失去了依靠和对受保护权利的诉求。这是反犹主义在不同的国家都会发生的重要原因。平斯克坦言:“只要犹太人没有自己的民族家园,反犹太主义就永远不会消失。”

在犹太人无根性的背景下,整个犹太民族要对个体犹太人的过错负责,造成了反犹主义流传至今的恶果。平斯克指出,犹太人作为上帝的选民,不幸地被选定来承担民族的所有罪恶。无论民族间本质和目标有多大差异,但是在反对犹太人时能够成为挚友。平斯克从犹太恐惧症是人类种族特有的邪恶遗传形式的角度分析指出:“反犹主义是基于人类思想的一种遗传精神失常”。

平斯克讲到,在文明社会里,求生存的斗争采取了和平竞争的方式,在这个范围内在某种程度上每一个国家都在本国人和外国人之间作了区分,在不能给与两者空间的地方,给与本国人优先权,这种歧视甚至用在反对本国人看作平等的尊敬的外国人身上。平斯克指出,犹太人在他们的所在国里既不是本土人,也不是外国人;既不被看作是朋友,也不是敌人。犹太人唯一知道的就是无家可归,在异国犹太人不是一个客人,更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客人,他更像一个乞丐。在他国里,外国人没有必要成为或似乎成为一个爱国者,他们认为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可以天经地义的追求个人利益,而这却成了迫害犹太人的一个借口。各个国家通行的法律并不适合于犹太人,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是外来人。

这些反犹主义活动和犹太人的悲惨境遇,催生了犹太人的自爱和自尊,促使了犹太人的“民族尊严”意识的觉醒。平斯克疾呼“民族尊严!我们在哪里获得?仅仅是分布在地球表面的犹太人”。没有一个监护人保护我们并把我们集合起来,我们最好的境况是按照俄国的风俗“像被与马群关在一起的受到额外恩惠的山羊一样”生活。

《自我解放》发表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平斯克1883年参加了热爱圣山运动,参与组织了“比路”运动。那时的平斯克毕竟已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鉴于身体状况不佳和运动的内部斗争,平斯克曾经提出辞去主席职务,但是由于委员会成员的强烈要求,平斯克坚持工作,直到1891年12月21日在敖德萨去世。1934年平斯克被移葬在耶路撒冷的斯科普斯山。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