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自由社会何以可能? 王海明  
 

□王海明

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没有强制而完全自由。那么,究竟怎样的社会才是自由的社会?社会不过是由无数人组成的大集体。所以,自由集体的特征也就是自由社会的特征。然而,怎样的集体才是自由的集体?不难看出,自由的集体乃是这样的集体,在这个集体中,所有的强制都是全体成员一致同意服从的。这样,该集体虽有强制,但每个人对它的服从,便既是在服从他人的意志,同时也是在服从自己的意志,因而也就是自由的。举例说,打扑克、下象棋,都有种种必须服从的强制规则。可是,每个人都不感到不自由。为什么?岂不就是因为,这些强制规则是每个人都同意服从的?社会也是如此。如果一个社会的所有强制都符合该社会全体成员一致同意或认可的行为规范,那么,每个人对该社会强制的服从,同时也是在服从自己的意志,因而也就是自由的。

不过,一个国家的全体成员往往数以亿计,怎样才能取得一致同意或认可?无疑只有实行民主政治,从而通过代议制和多数裁定原则而间接地取得一致同意。这样,代表们所制定的行为规范可能是很多公民不同意的;但代表既然是他们自己选举的,那么,这些他们直接不同意的规范,也就间接地得到了他们的同意。多数代表所确定的规范,可能是少数代表不同意的;但他们既然同意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那么,这些他们直接不同意的规范,也就间接地得到了他们的同意。这种直接或间接得到全社会每个成员同意的行为规范——法和道德——便是所谓的“公共意志”。所以,只要实行民主政治,那么,不管一个社会有多少成员,该社会的法和道德都可以直接或间接得到每个成员的同意而成为“公共意志”;从而每个人对它的服从,也就是在服从既属于别人也属于自己的意志,因而也就都是自由的。

可见,所谓自由社会,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该社会必须是法治而不能是人治。也就是说,统治者必须按照法律和道德进行管理,而不能违背法律和道德而任意管理。第二个条件是,该社会的法律和道德必须由全体成员或其代表制定或认可,从而是公共意志的体现;而不能是个别人物意志的体现。合而言之,一个自由―人道社会的任何强制,都必须符合该社会的法律和道德;该社会的所有法律和道德,都必须直接或间接得到全体成员的同意。这就是自由的法治原则,这就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自由、是否人道的法治标准。

如果一个社会所有的强制都符合其法律和道德,并且所有的法律和道德都是公共意志的体现,那么,该社会就是个自由的、人道的社会吗?还不够。自由的、人道的社会还须具备另一个条件,那就是:人人都必须同样地、平等地享有自由,同样地、平等地服从强制、法和道德。否则,如果一些人必须服从强制、法和道德,另一些人却不必服从强制、法和道德;一些人能够享有自由,另一些人却不能够享有自由,那么,这种社会显然不是个自由社会。所以,霍布豪斯说:“在假定法治保证全社会享有自由时,我们是假定法治是不偏不倚、大公无私的。如果一条法律是对政府的,另一条是对百姓的,一条是对贵族的,另一条是对平民的,一条是对富人的,另一条是对穷人的,那么,法律就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享有自由。就这一点来说,自由意味着平等。”

可见,人人应该平等地享有自由:在自由面前人人平等;人人应该平等地服从强制、法和道德:在强制、法和道德面前人人平等。这就是自由的平等原则,这就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自由、是否人道的平等标准。

一个社会,如果实现了自由的法治标准和平等标准,就是个自由的、人道的社会吗?为了弄清这个问题,让我们假设有这样一个社会,该社会全体成员都愿意象军人一样生活,从而一致同意制定并且完全平等地服从最严格的法律。如是,这个社会确实实现了自由的法治标准和平等标准,但它显然不是个自由的、人道的社会:它的强制的限度过大,而自由的限度过小。所以,自由、人道社会之为自由、人道社会,还含有一个要素:强制和自由的限度。

毫无疑义,若是没有一定的强制,任何社会都不可能维持其存在。不过,强制有两种。一种是坏的、恶的,如杀人越货;另一种则是好的、善的、必要的,如惩罚罪犯。然而,若从自由的价值来看,所谓好的、善的、必要的强制,仅仅是就其结果来说的;若就强制自身性质来说,则同样因其使人失去自由而不能不是恶,只不过是必要的恶罢了。

必要的恶之必要性,无非有二。一是可以防止更大的恶。如阑尾炎手术,割开肚子,是害、是恶。但这种恶是必要的,因为它可以防止更大的恶:死亡。二是可以求得更大的善。如冬泳寒水刺骨,苦不堪言,是害、是恶。但这种恶是必要的,因为它可以求得更大的善:健康长寿。那么,社会必要的强制之必要性,究竟在于防止更大的恶,还是在于求得更大的善,抑或兼而有之?

社会强制这种恶的必要性,只在于防止更大的恶,而不在于求得更大的善。因为自由价值的研究表明:自由是每个人创造性潜能的实现和全社会发展进步的最为根本的必要条件;强制、不自由是每个人创造性潜能的实现和全社会发展进步的根本障碍。因此,长久地看,强制只能防止社会灭亡而保障社会的存在,却不能促进社会发展;只有自由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必要的强制只能防止更大的恶而不能求得更大的善。

这样,在社会能够存在的前提下,社会的强制越多、自由越少,则每个人的创造性潜能的实现便越不充分;社会的发展进步,长久地看,便越慢,因而人们也就越加不幸。反之,社会的强制越少、自由越多,则每个人的创造性潜能的实现便越充分;社会的发展进步,长久地看,便越快,因而人们也就越加幸福。一句话,一个社会的强制,应该保持在这个社会的存在所必需的最低限度;一个社会的自由,应该广泛到这个社会的存在所能容许的最大限度。这就是自由的限度原则,这就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自由、是否人道的自由限度之标准。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